第一七四章(下) 名哨者意甲秃鹰

    你有可能不知道贝克汉姆,但你一定听说过科里纳。这位眼若冷隼的意大利秃爷开创了裁判明星化的先河,首次让一名黑衣法官在赛场上的眼球度超过了一众巨星。大腕加上超级威慑力,别说按照常规套路咋咋呼呼给裁判施加压力,就连齐达内肥罗小贝小罗这样的天山怪和科里纳说话都得点头哈腰陪着小心,一般球员连跟他搭腔的底气都没有。

    执法完今年夏天欧洲杯就将退役的科里纳原本并不是本场比赛的计划裁判,他也对这种小场面无可无不可。可闲着没事的秃爷心血来潮,主动请缨希望能吹罚这场决赛。原因很简单,科里纳已经执法过世界杯、奥运会、欧洲杯、美洲杯、冠军杯、优胜者杯、丰田杯等等所有决赛,唯独缺少联盟杯决赛。临到快退休了,n1想玩一出大圆满,所以便有了此番兴致勃勃。

    他的主动请缨也和欧足联的小心思不谋而合,因为欧足联感受到了德国足协传来的压力。

    联盟杯半决赛中马迪堡客场对阵巴伦西亚时差点被冤成窦娥,两次对其非常不利的误判险些改变比赛结果。虽说马迪堡福星高照仍然杀进了决赛,但那场比赛各种事故差点成为笑料。于是,媒体们便逮住了机会,报纸电视上热闹翻了天,一边大肆嘲笑考绍伊这个糊涂蛋,一边为小猪那粒原本绝对可以载入史册的惊世进球被吹掉叫屈。也是,那个球真的是足球世界难得一现的史诗之作,喜欢足球的人只看着它就可以下三年酒。

    再加上马迪堡俱乐部正儿八经提起了申诉,为自己喊冤。虽然马迪堡在欧足联眼里连根葱都不是,但这回德国足协出手了。马迪堡是今年德国足球唯一的脸面,一帮大佬就靠这个小小的半岛球队提神呢。在马路边欺负一个小屁孩不算事儿,可你知道他家大人是谁么?

    足球皇帝贝肯鲍尔直接给欧足联拍了桌子,身后一群重量级神仙跟着起哄架秧子:不给个说法小心老子们掀摊子!于是,欧足联赶紧召唤科里纳前来镇场子。

    用科里纳来本场执法,可以堵住所有人的嘴,没人会不知趣的去质疑这位爷的公正性和专业水准,科里纳就是裁判界的贝肯鲍尔加克鲁伊夫。秃鹰还真不是靠漫天乱撒红黄牌来吓人保持威严的那种裁判,他在所有裁判中算是不喜欢出牌的类型,因为他在场上不需要靠红黄牌来维持纪律,甚至轻易都不瞪眼睛,他随便撇一眼,你的血都凉了。

    但是,科里纳一旦决定出牌,会毫不犹豫,根本不受任何干扰,丝毫不在乎主场因素时间因素等等。而且科里纳的执法过程面面俱到,不会打乱比赛节奏,也维护了比赛的精彩和顺畅。他会巧妙地照顾和利用一些潜规则,人的江湖和球的世界被他融合玩成了艺术。

    职业球员谁不知道科里纳呀,别说在西安的时候就时常和老爸一起看意甲转播的卓杨了。

    原来这个货不但没有头发,而且连眉毛都没有,卓杨心说。每个人都会给科里纳陪着笑脸,卓杨并不,他跨着界呢,并不是单一的足球明星,这是卓杨自信心上最大的底气。科里纳自然也不是那种爱板着脸装高冷的生充老大,相反他总是笑眯眯让人如沐春风,只要你别看他的眼睛。

    没有比科里纳做功课更详细的裁判了,他当然知道卓杨的双重身份,而且那个身份的逼格还非常高,喜欢附庸风雅的人谁不想和卓杨套近乎呀。所以,科里纳一来到球员通道没有先去和矮脚虎打招呼,而是先跟卓杨热热乎乎寒了个暄。巨星他见得多了,但卓杨这样的世界足坛仅此一位。

    卓杨在五天以前带领着蓬蓬等一帮替补前去客场踢了德乙第三十三轮比赛,20轻松灭掉了无欲无求的卢贝克,他一传一射助攻日尔科夫。这样一来,本赛季就剩下了两场比赛,今天以及四天后的主场迎战翁特哈兴。

    翁特哈兴那场卓杨已经决定不会出场,把所有机会留给那些即将退役的老将和即将离开的五位兄弟。也就是说,这场联盟杯决赛是六剑客在一起踢得最后一场比赛。最起码目前看来是最后一场,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没准将来哥儿几个还能凑成一个队呢,但那需要极大的机缘和造化。

    兄弟们说今天要帮着卓杨完成最佳射手,卓杨没有矫情,烧包年轻人谁不喜欢荣誉呢。不过,哥儿几个又都说好了,有机会还要让矮脚虎大哥进个球,完美收官。

    哈斯勒已经在两天前发表了公开声明,宣布本场比赛将是他的足坛告别赛,几天后的最后一轮联赛,他将不会上场参加。于是,欧洲各大媒体、矮脚虎各个时期的朋友、欧足联德国足协许多重要人物全都蜂拥而来,迎接哈斯勒走下绿茵。

    今天哈斯勒首发出场,他婉拒了卓杨让他担任队长的提议,不搞那些形式主义。哈斯勒一辈子什么风光都经历过,也不在乎这点,更重要的,即便是退役告别赛,他也不想夺走本应属于六位小兄弟的光辉。

    矮脚虎从来都是一位合格的大哥。

    矮脚虎今天站在最后一场的草皮上,其实是有一点点解脱感。自从五年前离开卡尔斯鲁厄后,他已经很少在足球上感受到快乐了,这也是他在竞技状态上始终不能重返巅峰、反而渐行渐远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原本两年前离开慕尼黑1860时哈斯勒就打算退役,但架不住安格斯马伦的死缠硬磨,半推半就百般无奈之下来到了马迪堡。

    哈斯勒和马伦主席是十几年的好朋友,两人合伙经营着一家影像唱片发行公司,虽说不是太赚钱,但经营多年也是一份产业。

    二十多年的职业生涯,哈斯勒的确疲惫了,甚至有点厌倦。若非遇到六位很投缘的小兄弟,矮脚虎肯定坚持不到现在,他自己都不敢保证是否会半途而废,扔下马迪堡一走了之,哪怕里面有安格斯马伦的情面,这个世界上能拘束矮脚虎行为的事情本就不多。

    但在遇到六剑客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哈斯勒再次找到了快乐。他能看出来,六剑客并不畏惧他的威名,也并不发自肺腑的尊敬他,把他高高在上捧着。六个人是打心眼里喜欢他,真真切切在和他亲近,这就是缘分,男人之间的缘分。哈斯勒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他讨厌那种吆三喝五当老大,有事没事装大尾巴狼的人,这种男人之间心挨着心的感觉才是哈斯勒最喜欢的东西。

    哈斯勒走过去过很多地方,足球内外有许多朋友和兄弟,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把他视作老大,一言之下千军万马闻风而动。只有极少数人才是和他坦荡交心的兄弟,六剑客就是这样的人。

    这六位小兄弟并不需要老大,也没有人有资格当他们的老大。能成为他们的朋友,能和他们做兄弟,是我矮脚虎托马斯哈斯勒一生的骄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