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下) 巴特斯的罪与罚

    联盟杯不光让里贝里彻底进入了大牌教练的视野,也让六剑客全部都引起了豪门的关注。

    联盟杯虽说地位无法和冠军杯相提并论,但他的竞技水平仍然是欧洲和世界一流的,尤其是今年众多强手都在其中。马迪堡一路闯进决赛,身后豪门和大牌俱乐部尸体铺满来路,完全没有取巧。如果不是在联盟杯上的绚丽演出,六剑客即便在德乙再怎么气贯长虹也不可能引起这么大轰动,毕竟次级别联赛的说服力并不很够。

    欧洲足坛目前最炙手可热的球员类型,就是全能型的边锋和全能型的中场,而且最近几年优秀中后卫奇缺,但凡出现这些类型的年轻球员,无一不是天价。

    比赛只进行到第五分钟,刀疤里贝里就逼得马赛右边前卫老将马莱不断回防,因为右边后卫巴西人费雷拉完全不是刀疤的对手,连续三次从他这一侧切了进去。30岁的马莱是法国国家队的替补右边锋,有相当不俗的攻击能力,但开场到现在他完全顶不上去,被里贝里生生拉回来变成了后卫。仅仅第七分钟,马莱就因为不得已追铲刀疤被科里纳出示了黄牌。

    原本应该是马迪堡一边倒的大好局面,但今天的德罗巴太好使唤了,魔兽凭借自己一己之力硬是和马迪堡打了个旗鼓相当。

    第十五分钟,德罗巴在边路抢下了格罗索的球,随即杀向中路引起一片兵慌马乱。谁也没有注意到边裁已经举起了越位的旗子,禁区前沿姥爷默特萨克悍然下铲,和德罗巴双双倒地,一时半会儿俩人疼得谁也起不了身。

    格罗索今天有点不适应,他很不习惯打三中后卫的阵型。意大利人是一流的左边后卫,但在中后卫上只能算是三流往下。原本这点情况不算事儿,阵型上稍作调整,换人或者换位都能取得效果,比如说把屠夫拉回来当后卫,让格罗索去前边撒开欢套边下底。但是,马迪堡没有调整,因为他们今天有一个最大的劣势主教练渣叔克洛普不在场边,他被红牌禁赛只能在看台上观战。

    因为对巴伦西亚的红牌,渣叔这场决赛只能作壁上观,他在赛前做出了大胆变阵,但却忽略了格罗索并不适应中后卫的位置。渣叔把场上应变的权力交给了矮脚虎和卓杨两位新老队长,但并没与交代格罗索这一点出现问题后的应对方案。

    第十七分钟,德罗巴得球后扯动,把姥爷默特萨克拉出了禁区,随即挑传给套边插上的梅里安,格罗索晚了一步没跟住人,幸亏梅里安的左脚低射没有完全吃正部位,足球擦着立柱滑门而过。姥爷快速发出门球反击,矮脚虎连停带扣过了恩迪亚耶后妙传卓杨,卓杨拔脚就射,眼看足球直奔死角而去,却被巴特斯神奇的单掌托出横梁。

    第二十一分钟,德罗巴右侧输送,弗拉米尼禁区内回做球,但恩迪亚耶没有直接射门,失去了最佳时机。

    第二十三分钟,德罗巴脚后跟停球摆脱,格罗索将其勾倒,费雷拉开出任意球,贝耶后点头球蹭出远门柱。

    第二十七分钟,格罗索后场左侧边线铲倒费雷拉,被科里纳黄牌警告。岩石德拉斯截下马赛开出的任意球传给了屠夫,连续六脚传球之后,小猪的反越位单刀球被巴特斯化解。

    第三十四分钟,梅里安在中场手臂触球吃黄牌。卓杨将二哥开出的任意球点给了刀疤,里贝里脚弓推给哈斯勒,矮脚虎的射门再次被巴特斯没收。

    第三十九分钟,默姥爷后场争顶,和德罗巴头部撞在一起双双再次倒地,文艺型的杰出后卫自由人默特萨克展现出来的血性和彪悍一点也不比科特迪瓦黑又硬差。

    第四十二分钟,刀疤绕开费雷拉快速下底,面对梅特的阻截突然起右脚外脚背撩传,足球呼啸着从禁区内横穿划过,卓杨、小猪、二哥三箭齐发抢点。又是巴特斯抢先飞身抓下足球,让二哥飞身铲射走空。

    马迪堡中场完胜对方,就是因为巴特斯这个开挂神经刀超神发挥,再加上后边格罗索的不适应经常性失去位置,所以双方斗了个平分秋色。

    哥儿几个有点犯嘀咕:马赛不是善茬呀!

    原本想着对手实力明显不如巴萨和巴伦西亚,甚至和比利亚雷亚尔、阿贾克斯都不能相比,可这一番交手下来,马赛并不比那几个好对付。中锋强大、后防顽强,马赛非常有特点,一路走来国际米兰、纽卡斯尔利物浦等队就是被他们这样磨死的。

    然而这是一场六剑客的分手赛,是矮脚虎的告别赛,从来都是人品值爆棚的兄弟们岂会在这种场合被命运消遣。兄弟情义感天动地,行走江湖有吃亏自然就有占便宜。

    上半时已经补时,眼看互交白卷就要易地而战,渣叔也已经预备好了中场休息溜进更衣室后的调整策略,场上却风云突变。

    弗拉米尼掷出的前场边线球引发众人抢夺,默姥爷没能挤动德罗巴,却凭借更快的出脚将足球捅走。格罗索抬脚斜传后点,球越过贝耶头顶,里贝里不停球直接和屠夫打出二过一,再和小猪配合过掉了费雷拉。刀疤大禁区左侧起弧线小高球再次越过贝耶,足球落点那里卓杨奔跑到位。

    就在小禁区线上,卓杨先是用胸部停球闪开昂达尼,再原地一扣一拉,油炸丸子眨眼就把梅特过了。

    这么近的距离,卓杨起脚球就有了,巴特斯根本来不及下腰,万般无奈之下,他双脚连跺带铲滑向卓杨,足球被卓杨往外轻轻一拉拨开,巴特斯鞋底正中马迪堡队长立足脚,卓杨应声而倒。随即,科里纳凄厉的哨声响起。

    33岁的秃头门神巴特斯惊恐地看着科里纳手中冲着他高高扬起的红牌,跪在草地上光脑门全是黑线。科里纳猎隼般的眼神吓住了所有企图辩解的马赛人,巴特斯嘴里喃喃自语目光中充满祈求却丝毫不敢和科里纳矫情。

    世界第一裁判左手指向场外:

    !走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