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上) 临时主帅出昏招

    点球是毫无疑问的,但红牌多少有那么一点值得商榷。

    巴特斯虽然是双脚飞踹,冲卓杨亮了鞋底,而且有一只脚离开了地面,但也能看出来他其实没有多少伤人的企图,只是仓促之下动作不太规范而已。卓杨刚才真要去躲,也不是躲不开,但躲开之后必然就会失去射门角度,所以他也有点儿找点球的意思,放任巴特斯把自己铲倒。

    但科里纳这张红牌给得谁也不能说三道四,从规则上讲他有百分之百的正确性,这就是秃鹰经验老到和狡猾的地方。

    事实上,这个红牌属于可给可不给,给了没有任何问题,不给也不会造成争议。在一些潜规则里,为了保证决赛的质量和竞争性,一般这种情况也就不给了,点球加黄牌警告一下皆大欢喜。要说这里面没有德国足坛贝皇等人的压力

    没办法,红牌已现,不可能再让裁判收回去,何况那是科里纳。马赛临时主教练何塞阿尼戈总不能让球门前空着比赛,他紧急换上年轻的替补门将、20岁的加瓦农。

    总算明白何塞阿尼戈为什么多次救火成功,却始终不愿彻底成为一名足球教练,显然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何塞阿尼戈在这次换人中出了一记超级大昏招,他换下的是前场组织核心梅里安。

    马赛在前场所有的进攻全部依靠梅里安和德罗巴的衔接,失去了梅里安马赛几乎就失去了所有的进攻,毕竟德罗巴不是组织者,他需要有人给他喂球。

    也许何塞阿尼戈是对马迪堡的攻击能力太过忌惮,而梅里安又是一个几乎没有防守能力的纯进攻前腰,还已经背上了一张黄牌。于是,何塞阿尼戈做出了自废武功的举动,红牌和匪夷所思的换人也成了本场比赛的转折点。

    何塞阿尼戈在事业上还算可以,但家庭却让他痛苦不堪,或许正是这一点让他乱了脑神经。何塞阿尼戈的儿子在上个星期刚发表公开申明,和自己的父亲母亲以及家庭断绝所有关系。

    21岁的小阿尼戈并不是无情无义无父无子之人,只是因为从小不学好,十来岁就偷鸡摸狗坑蒙拐骗,年纪轻轻就在大牢里几进几出,最终身陷黑道。去年小阿尼戈参合进了一起黑吃黑当中,涉及大笔金钱和军火,还有毒品。四处被人追杀讨债的他为了不牵扯到家人,狠心和父母断绝了关系。

    几年后,马赛俱乐部体育主管何塞阿尼戈在一个清晨,目睹了自己的儿子阿德里安阿尼戈在家门口被人冲着头部连开了三枪。

    “哥哥,交给你了。”卓杨把足球递给哈斯勒,他要让矮脚虎来罚这记点球。

    “还是你来吧,卓杨。”矮脚虎拒绝了:“先拿下比赛再说别的,去踢吧。”

    即便是自己的告别赛,矮脚虎也不愿去抢自己兄弟的光彩。马上就要离开足球,自己能为小兄弟们做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见到矮脚虎推辞,卓杨也就没有再让,本身马迪堡球队纪律里面规定,只要卓杨在场上,他就是第一点球手,哈斯勒也必须排在他的身后。

    当然没有任何意外,卓杨的轻巧推射死角让马迪堡10领先结束了上半场,他也打进了自己在联盟杯上的第八粒进球。

    欧足联的督查官员睁只眼闭只眼,号称要上厕所的的渣叔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溜进了马迪堡队的更衣室。没有按照他原先设想的那样调整,克洛普根据比分领先还多一人的大好局面,当机立断让老将东德酷哥斯图伯纳尔上场替下格罗索。不但满足了酷哥哥最后一场欧洲比赛领命上场的心愿,而且斯图伯纳尔人老鬼精式的防守显然更适合三后卫阵型,没有体能困扰的东德酷哥根本就不是一般前锋可以挑战得了的。

    交换场地再次开赛后,德罗巴就只能一趟一趟空跑,时不时跟默姥爷和岩石拼一下体格,没有了梅里安,他根本就接不到球。唯一有脚法能塞给他球的马莱,应付刀疤就已经焦头烂额了,哪还顾得上进攻呀。弗拉米尼倒是也能传两下球,但他今天面对的是矮脚虎和卓杨,别说是他,放眼当今足坛任何顶级后腰面对这两人都只能拼命一门心思防守,能活到比赛结束都是万幸。

    至于另一名中场球员恩迪亚耶,小猪施魏因施泰格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下半时刚吹哨开场一分钟,卓杨在中场扭身过了弗拉米尼之后分边给蒙二哥,文青少爷一路欢畅淋漓杀奔大禁区角而去,眼镜蛇心领神会,二哥斜向直塞的一瞬间伊利耶正好不越位。

    眼看眼镜蛇和二哥双鬼拍门就要戏耍青涩门将加瓦农,猛然间球场响起了科里纳急促中断比赛的哨声,随即看台上全场球迷哗然起哄。

    待二哥回头看究竟时,裸奔王马克罗伯茨正在草皮上欢快的奔跑跳跃,这次他连领结都没有系,比上一次在诺坎普还要裸得彻底。

    裸奔王又冲进球场裸奔了!

    马克罗伯茨在诺坎普被警察制服以后,也没把他怎么样,又不是危险人物,顶多算是小变态。关了一夜之后,记录在案便把他放了。原本裸奔王被欧足联禁足,禁止他两年内进入球场,可这玩意儿谁也不会太当回事,总不能让警察二十四小时盯着他吧。裸奔王的禁足时间加起来都有一百多年了,他还不是照样一次又一次出现在球场上辣眼睛。

    按照裸奔王的习惯,接下来应该去足球之外的体育上三俗,他一直都是这样各种项目交织进行的,并不是专注于足球场。何况上一次裸奔也是在联盟杯上,也是马迪堡的比赛,再来这么一次并不符合裸奔王的裸奔美学。

    他又出现在足球联盟杯赛的比赛中,是因为有人掏了钱。

    马克罗伯茨上一次在诺坎普裸奔成功之后,终于引起了有心人的关注。于是,前不久有一家欧洲赌博站的人找到他,希望裸奔王能出手在联盟杯决赛上再现风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