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章(下) 带头大哥厌足球

    一系列的插曲都已告一段落,牛鬼蛇神们粉墨登场完毕,接下来的时间自然便进入到了六剑客们顺风顺水的收割季。

    其实欧洲足坛的一帮大佬们心里也都清楚,让马迪堡这样的次级别球队在联盟杯里抡元了他们脸上多少有点不好看。可小小的马迪堡今年确实命硬,运气也好。前半赛段马迪堡的实力还未昭显,六剑客也正处于飞速涨球期,但遇见的对手费耶诺德和阿贾克斯却都自乱阵脚,让马迪堡乱中取胜捡了大便宜。随后连续碰见西甲三强,但此时马迪堡和六剑客已经进入成熟期,实力大涨,尤其在和巴塞罗那的比赛中,六剑客都跨上了一个大台阶,完全栖身一流球星的行列,对手再想凭借实力碾压他们已绝无可能。

    客场进球淘汰比利亚雷亚尔,加时赛客场进球淘汰巴伦西亚,艰苦又压力巨大的比赛让六剑客得到锻炼,一路走来任何人也不能再用看一支乙级球队的眼光看待他们。

    走进决赛的马迪堡,是足球历史上最为强大的一支次级别球队。

    在第四十九分钟小猪的射门偏出立柱和第五十二分钟刀疤的爆射略高出横梁之后,马迪堡的进球终于到来。

    卓杨在禁区前沿和眼镜蛇、矮脚虎做出倒三角短传,足球被卓杨斜着敲了进去,里贝里大禁区里内切到位。刀疤没有贪功,吸引来费雷拉和贝耶之后,将球横敲给了落空的二哥。蒙托利沃终于可以面对门将加瓦农戏耍一番,年轻的替补门将欲哭无泪,他被二哥射穿了小门。

    加瓦农内心充满悲愤:你们他妈就是欺负我年龄小。其实,蒙托利沃比他还要小一岁呢。

    五十五分钟,20,大局基本已定。

    十分钟过后,马迪堡再次破门,这回是小猪施魏因斯泰格接到刀疤里贝里开出的任意球头球建功。

    30,联盟杯冠军可以宣布到手了。大sb斯宾塞格兰瑟姆在看台上已经率领着来自汉诺威的球迷载歌载舞,提前开始了庆祝。

    卓杨八球,如果不出现诡异的事情,他的联盟杯最佳射手稳拿。小猪和二哥也以六球与德罗巴和名将希勒等人并列排在第二,似乎一切都是完美的。

    但是,矮脚虎哈斯勒还没有进球。

    哈斯勒今天的状态并不很好,满场显得碌碌无为,基本上没起到多大作用,当然也没有出现失误。他并非不想踢好,但确实有点有心无力。距离告别的时间越来越近,他早都有点迫不及待想远离足球。

    二十多年的足球生涯,哈斯勒深深的困倦了。

    他从十一岁时进入科隆俱乐部的梯队,到现在已经在球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七年,心中的激情早已不在。哈斯勒因为兄弟,坚持到了今天,也是因为兄弟,他对自己的足球产生了厌恶。

    和六个小兄弟们在一起的日子无疑让哈斯勒非常开心,他喜欢和他们一起喝酒、一起胡说八道、一起纸醉金迷,但从今年开始,哈斯勒越来越不喜欢和六剑客在一起踢球。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他们了,他发现自己在球场上变成了六剑客的累赘。

    六剑客刚进入一队时,青涩而且经验匮乏,很多地方需要仰仗矮脚虎带领着他们,甚至在技术细节上都接受了哈斯勒的大量点拨,比如任意球。那个时候,哈斯勒一点也不服老,因为他可以给自己的小兄弟们帮上忙。

    但从今年开始,六剑客狂飙般的成长,完全超出了哈斯勒的估计,他已经找不到可以给他们指点的地方,甚至在比赛经验上也已经不再需要他的提点。尤其在冬歇期过后的下半赛季,哈斯勒越来越不愿意上场比赛,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比赛中六剑客在刻意照顾自己,这种感觉让哈斯勒非常不舒服。

    矮脚虎并不是矫情,更不是妒忌六剑客的能力,他只是痛恨自己老了,他痛恨自己拖了小兄弟们的后腿。

    哈斯勒的内心,六剑客无从所知,他们的年龄让六个人不可能琢磨到如此深入的人心。他们的确早就在场上开始去照顾哈斯勒,每个人都在替他扯动,都在替他分担防守压力。六剑客给哈斯勒传球的时候也都会尽量给出保姆球,绝不会让哥哥去和对手拼刺刀上刀山。

    他们并不是刻意去这么做,只是自然而然的共同选择,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过脑子。他们也看出来哈斯勒确实老了,但那又怎样?他还是我们的大哥。

    哈斯勒还是大哥,所以他不能容忍自己的足球变成负累。他渴望远离赛场,离开足球越远越好,这种心情让他根本无法调整出自己的好状态,只能麻木的依靠二十多年积累下的本能应付比赛。尤其到了现在以秒为单位的倒计时,矮脚虎不但没有感觉到丝毫足球的快乐,甚至度日如年。

    这种对足球的困倦和对衰老的痛恨,也是他拒绝担任这场意义重大比赛场上队长和拒绝去罚点球的原因之一。

    哈斯勒看到比赛到了这个时候,六剑客一门心思想让他进球,所有人都在为自己做球打掩护,他更加无奈,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力竭,很难再去撕裂对手的防线,即便有天赋异禀的六剑客在帮他。

    算了,就这样吧,我本就不是前锋,比赛应该留给小兄弟们,让他们再没有拖累。

    想到这里,哈斯勒冲着场下的助理教练伍尔夫和替补球员卡尔兰德做出了换人的手势。

    每个人都看出了哈斯勒已经无能为力,他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里碌碌无为。六剑客很无奈,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决定每一个进球,何况马赛并不是一支弱队。

    卓杨也很无奈,其实他早就感觉到了矮脚虎对足球的厌倦,那还是在去年联赛主场对阵卡尔斯鲁厄比赛结束之后。那场大胜哈斯勒大四喜进球,但哥哥赛后的眼神里并没有兴奋,没有光芒,有的只是解脱和难过。谁都没有发现,但卓杨音乐造诣练就的敏锐让他察觉到了矮脚虎的异样。

    从那场比赛之后,卓杨就再也没有在哈斯勒身上感受到他对足球的激情。

    即便磨磨蹭蹭,下半时第七十九分钟,疯狗兰德还是站到了场边,他准备替换矮脚虎、托马斯哈斯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