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上) 哈斯勒天若有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金色绿茵最新章节!

    尼亚乌莱维球场的贵宾席上,几位少壮的中年男子坐在一起,他们如果同时站起来,绝对会让周围的人感到窒息,他们都是为好哥们儿托马斯·哈斯勒而来。

    “托马斯累了,我已经感觉到他不想跑了,托马斯失去了激情。”洛塔尔·马特乌斯说:“我原本以为他会是咱们这些人里退役时年龄最大的呢,毕竟像他这样技术型的要比咱们这种力量型的运动生命更加悠长。”马特乌斯当然有资格说这话,他都踢到四十一了才在美国职业大联盟里退役。另外那哥儿几个用眼睛翻了翻他:装,接着装。

    “三十八,我也是三十八岁退役的。”前凯泽斯劳滕主教练安德烈亚斯·布雷默说:“托马斯是好人呐,我还欠着他好几万欧元呢,他都从来没问我要过……”另外那哥儿几个用眼睛翻了翻他:你也欠着我们好几万呢,托马斯知道问你要你也没有,揍你又犯不着。

    “托马斯很幸运,你们几个都很幸运,职业生涯没有遇到大的伤病。”多特蒙德体育主管马蒂亚斯·萨默尔语气中带着黯然,他在三十岁最巅峰时期,就因为严重的伤病不得不被迫结束了自己的辉煌。另外那哥儿几个用同情的目光看了看他。

    “跟马迪堡这帮年轻小子在一块儿,别说三十八岁,就是二十八也会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奥利弗·比埃尔霍夫在几个人当中年龄最小,他去年因为竞技状态下滑太严重不得不在三十五岁的年龄就退役了,所以他对哈斯勒很是感同身受。

    “我说鲁迪,我觉得你夏天真应该带上下边这两个小家伙去葡萄牙。”尤尔根·克林斯曼说的是姥爷默特萨克和小猪施魏因斯泰格。“他俩真的很优秀,哪怕不上场带去见见世面对将来也会有极大的好处。”

    “明年吧,明年再说吧。”德国国家队主教练鲁迪·沃勒尔心不在焉地说:“他们的确非常优秀,但还是太年轻,今年欧洲杯不好打呀……”沃勒尔长吁短叹。另外那哥儿几个用眼睛翻了翻他:前年世界杯结束你就应该调整,优柔寡断你能怨谁?

    “何止那两个小子,马迪堡的那个中国人更厉害。”几个人当中年龄最大但名气最小的尤阿希姆·勒夫说:“我从小道消息听说,这个中国小子被中国国家队开除了。中国足协好牛逼……”另外那哥儿几个同时心说:确实牛逼!

    “我还听说他马上就能拿到德国绿卡,咱们国家队里能有土耳其人,能有波兰人,能有黑人,为什么就不能有中国人?”勒夫明显话有所指:“这个叫卓杨的中国人,他的技术对德国国家队的技术化革新会有很大的帮助。”

    另外那哥儿几个都懒得用眼睛翻勒夫,但又都同时微微点了点头。

    “好了,托马斯要准备下来了。结束了,老伙计……”

    马迪堡的中场扫荡者‘疯狗’兰德已经站在了场边,全场所有人都看见了第四裁判手中举起13号上10号下的电子指示牌,每个人都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哈斯勒的那帮老哥们,欧足联、德国足协官员,全场球迷,全都站了起来,准备迎接这位伟大的传奇球星。

    科里纳是个严谨的人,但他不是一个不解风情的人。科里纳知道这是属于哈斯勒的比赛,他打算等下死球后哈斯勒即便再磨蹭,也不会去催促,那样的球星值得大家等待,值得拥有自己的告别时间。

    六剑客都有些无奈,他们从2:0开始就一直在为矮脚虎助攻做球,可马赛毕竟不是卡尔斯鲁厄,可以让他们随心所欲去调戏。六个人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这支昔日豪门,想要给哥哥弄一个类似的保送球,太难。

    卓杨也非常无奈,他能看得出哥哥今天完全没有攻击**,甚至比赛**都不强烈。这种情况下,兄弟们想要给哥哥创造一个圆满的结局,真的很难。

    刀疤里贝里则是有些难过,六剑客当中他和哈斯勒最亲,在夜店里就属他俩最能贱到一起。他最希望哈斯勒能用一个进球来作为告别,但里贝里知道已经不可能了。这段时间马迪堡一直在围攻,把马赛全部挤压在三十米区域内,那个区域内全都是人腿,带着球的刀疤连球门都看不见。他知道哈斯勒也在里面,可那种人员密集的程度,别说是哈斯勒,就算是卓杨拿上球也很难护得住,更遑论做点什么了。

    里贝里很难过,已经没有时间了,他不知道自己该为哈斯勒做些什么。

    刀疤这个人有点轴,有情绪的时候容易犯浑,深感无法为哈斯勒大哥做些什么而难过的他,忽然感觉非常愤怒,自己把自己气得火上头。于是,犯了牛脾气的里贝里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抡在足球上,朝着球门方向就来了一脚贴地怒射。去他妈的!

    禁区沿线进攻防守双方层层叠叠,连条能看见球门的缝隙都没有,里贝里这脚远射纯属赌气,而且带着情绪之下脚面没有全部兜住,球还打偏了。

    哈斯勒根据战术和位置关系,就一直在人堆里挤来挤去,跑位的节奏因为双方人太多连他自己都有些混乱。于是,里贝里这脚打偏的射门正好撞在乱跑的哈斯勒的右脚脚后跟上。

    因为距离太近,哈斯勒发现足球向自己射来,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出躲闪或是停球的动作,只能下意识扭了一下脚踝。足球从哈斯勒的脚后跟上发生明显变向,穿过了他背后马赛中场巴特勒的双腿之间,又穿过蒙托利沃和梅特中间的缝隙,再穿过他们身后的后卫昂达尼的裆,一头扎进了球门近角。

    天意!天若有情天亦老。

    伟大的传奇巨星托马斯·哈斯勒职业生涯的最后一脚触球,在欧洲联盟杯决赛上破门了。

    整个尼亚乌莱维球场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这戏剧性的一幕封了口。最先反应过来的卓杨狂吼着扑向哈斯勒,将矮脚虎拦腰扛在自己肩上开始在球场上狂奔,随后,所有马迪堡球员的全部嘶吼着冲了上来,像一群发疯的野兽。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