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九章(下) 叹蹉跎老将辞别

    2004年5月24日,汉诺威市,马迪堡维克多球场。

    这是乙级联赛的最后一轮,没有任何名次之争,只是一场例行公事的收尾战。但马迪堡却排出了一套极其古怪的阵容。

    单前锋,27号,36岁的老中锋、斯帕克萨默菲尔德。

    五名中场:9号里卡多蒙托利沃、7号弗兰克里贝里、8号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6号尼格尔德容、31号35岁的罗杰赛缪尔。

    四名后卫:4号佩尔默特萨克、5号38岁的伊格纳兹斯图伯纳尔、26号37岁的肖恩霍奇森、27号37岁的恰克迈耶。

    守门员:24号37岁的尼尔森贝洛克。

    球迷们看着稀奇古怪,但俱乐部内都知道,下赛季这十一位球员将都不会再出现在马迪堡的阵容当中,这是他们的集体告别赛。

    五剑客铁定会离队,不走不行了,马迪堡的阵容无法同时容纳下他们每个人都闪耀的巨大星光,他们全能而杰出的个人能力,无法在现有足球世界的同一个阵型**存,世界足坛也没有这样的球队。阵型可以放得下他们六个人,却无法放进六个人的才华。而且马迪堡的小本经营也无法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合理薪金要求,即便马迪堡因为中国资金的关系商业开发很繁荣,但也不能同时满足六剑客的胃口。拿钱干活,薪水体现身价,没有人能在这里道德绑架他们。

    卓杨一整年的低调和牺牲他们都看在眼里,他们知道自己兄弟原本有多厉害。五剑客一个赛季都很疯狂,但他们知道自己还可以更疯狂。每个人都为自己的兄弟做出了牺牲,虽然没有卓杨牺牲的那么大。他们不是不会去抢,也不是不愿意抢,只是因为那是兄弟。

    他们都要离开了,离开后会在大俱乐部那里拥有大合同,收入倍增。而且因为他们的离开,卓杨也必然会在马迪堡的球员工资总额里获得顶薪,他们不走,势必会一起拉低六个人的薪水。

    为了足球的梦想,为了现实的共赢,为了兄弟的情义,他们今年必须要离开了。正如去年,他们为了兄弟情义选择留下一样。

    去年夏天留下来,是因为难舍兄弟,今年夏天选择离去,是为了让这份友谊今生长存。

    马迪堡的球迷们并不知道五位剑客将在这个夏天集体离去,俱乐部也不敢马告诉他们,害怕引发事端。只有球迷领袖大已经从卓杨这里得知了一切,卓杨实在不忍心瞒他。

    那一天大闷头喝了很多酒,半天一声不吭,最后,他抬起头来对卓杨说。

    “,我是马迪堡的死忠球迷,这你知道。像我这样的球迷并不多,扳着指头都能数的过来。知道为什么吗?”

    “并不是汉诺威的球迷不好,也不是他们随波逐流,是因为马迪堡实在没有吸引力,没有历史,没有荣誉。”

    “我能成为马迪堡死忠,也只是因为我的父亲是马迪堡建队时的第一代球员,那个时候母亲经常带我去看父亲的比赛。”

    “所以,死忠球迷很少,不能怪我们,因为以前的马迪堡没有资格拥有他的死忠。如果马迪堡能一直像这两年一样,或者如果能一直保持在德甲屹立不倒,那样的话,十几二十年过后,整个汉诺威都会成为马迪堡的死忠,并且代代相传。”

    “,球迷们都是很现实的,我们需要从球场从看台得到欢乐和满足。球队不能用气质和胜利把球迷们凝聚在一起,我们就会离开,我们会用自己的脚说话。”

    “,马迪堡已经开始拥有了气质和胜利,球迷正在聚拢过来,这会是一个天赐良机,这是培养死忠的最佳时机。”

    “……”

    卓杨无言以对,即便他和大是很好的朋友,但毕竟各自所处的地方不同,考虑问题的角度也自然不会相同。所以,他没有去开导和安慰大,因为他不一定能理解,卓杨只是默不作声的和他喝了一场闷酒。

    后来,大步履蹒跚但眼神咄咄逼人散发出精光,他问卓杨。

    “,我们的马迪堡不会在德甲转一圈就回来,对吗?我们的马迪堡不会再回到过去的山谷里,对吗?”

    “是的,绝对不会。相信我。”

    “你保证吗??”

    “是的,我保证!”

    除去五剑客之外,的另外六位老将都将在本场比赛结束后退役。年龄都不小了,就连最年轻的赛缪尔都已经35岁,而赛缪尔也是六个人当中除去东德哥之外今年场最多的人,但也不过区区九场。其他人在这个赛季基本就是凑数,他们的能力和年龄应付乙级联赛都相当勉强。原本赛缪尔没打算这么早退役,俱乐部也希望他再踢一年,但实事求是讲,在德甲赛缪尔基本没有任何机会,这一点其实双方都心知肚明。最终,赛缪尔咬牙决定退役,去俱乐部的商务部门做一名见习职员。

    加矮脚虎哈斯勒,整整十二人,下赛季马迪堡几乎失去了半支球队,世界足坛很难见到有这样一次性大规模更换阵容的情况。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马迪堡这两年跨越式的前进,根本没有给时间让球队按部就班来阵容。除去这十二人,马迪堡现有一线队中还有十三人,年龄最大的是30岁的丹尼斯劳伦,但主力阵容依然还有六位,倒也还不算太离谱。

    而且,新赛季的招兵买马也颇为让人期待。

    本场比赛马迪堡场队长姥爷默特萨克手捧着联盟杯奖杯和德乙冠军奖盘,率领球队在翁特哈兴球员的夹道欢迎鼓掌中走进了场地。原本的球队队长卓杨和老队长哈斯勒在今天的比赛中都不会场,他俩这会儿正大汗淋漓地站在场边,因为刚才玩得很嗨。

    赛前,应卓杨邀请而来的柯茜他们reenwind乐队在维克多球场进行了一个小时的演出,卓杨和哈斯勒一直在场地中央和乐队一起玩。矮脚虎大哥引吭高歌,一向豪情万丈的哈斯勒唱起歌来伪娘味儿十足,和主唱珍娜彭丝不分伯仲,安能辨我是雌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