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章(上) 坏记者围追堵截

    五月里的西安,一如往年般繁花似锦,虽然雨水的稀少让这座大西北的重城灰尘比沿海都市要大很多,但空气中的干爽又让人们不会像南方城市那样总是身黏哒哒。生活在西安,很难会遇到那种闷的感觉,这座城市的天空也显得特别的高。

    走出学校大门,卓杨的母亲杨虹教授微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令她讨厌的年轻男子,从昨天起这个自称为南国体育报记者的人就在纠缠她,甚至闯进学校闯到她的办公室里。被学校校警轰出来后,他今天又在校门口对她来了个守株待兔。

    风波乍起的这几个月里,卓杨的父母自然很关注媒体因自己儿子而起的这场闹剧。夫妻俩都是高学历的人,时间稍微一长,他们也就看明白了事情表面和深层里的所有蕴含的东西,也分清楚了哪些媒体是站在卓杨一方的,哪些是故意要黑自己儿子的。

    国内媒体乱成了一锅粥,各类型球迷,明白人、糊涂人、装明白的、装糊涂的、喷子、搅屎棍以及各种婊把舆论妆点的混乱不堪。基于这种情况,卓彤彤和杨虹自然让卓杨先不要回国,不要闯进风口浪尖。

    而他们两口子也在这几个月里遇到了几波媒体的采访,通过询问卓杨的意见,卓彤彤和杨虹只接受了体坛周报的一次采访,其他媒体全部吃了闭门羹。夫妻俩告诉体坛周报,他们支持儿子的决定,并且强烈抨击了足协的官僚主义作风。杨虹的义正言辞里针针见血,卓彤彤夹枪带棒中咄咄逼人,夫妻俩把足协骂了个狗血喷头。

    这两口子才不把中国足协放在眼里呢,好像我们多稀罕让儿子进国家队似的。这就看出卓杨不是出身国内足球圈的好处了,诺大的中国足协完全拿卓杨的父亲母亲没辙,领导们气得吹胡子瞪眼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如果卓杨是国内足球圈里出身,他的家庭一定会和足球圈中的关系复杂,拐弯抹角都能让足协领导找到人给他们施加压力,这些年足协收拾和威吓的球员家长不是一个两个了,谁也不敢炸刺。

    但面对卓杨的父母,足协领导根本无从下手,完全不是一个系统。想要警告到他们头,就得通过军队和学校,有种去军委和教育部摆谱呀?这帮人哪敢得了那个台面。

    不过,这样一来,卓杨和足协更不可能缓和了,单纯的球迷们还在呼吁,可事实卓杨已经绝无可能参加今夏的亚洲杯。

    卓彤彤和杨虹都是人精,这种局面他们也是有意为之,夫妻俩根本就不想让儿子在这个时候趟进中国足球这潭浑水里,他们要保护儿子的羽毛,保护他的名声。别看进了一回世界杯,中国足协这两年已经臭了大街了。

    再说了,卓杨的父母始终认为他的事业是钢琴,是音乐,足球只是业余爱好而已。尤其是杨虹,虽说她已经不反对卓杨踢足球,但要是因为足球影响到儿子的音乐成长,你看她悔不悔棋?说翻脸就翻脸!

    体坛周报是站在卓杨一边的,夫妻俩自然知道。而体坛前来采访的记者出门前也接到了本报驻德国首席记者程浩的电话,程浩在电话中再三叮嘱:千万不要试图在采访中用提问来挖坑,卓杨的父母都是高智商的人,不要在他们面前耍任何小聪明,惹恼了他们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除此之外,卓彤彤和杨虹不接受其他任何采访,找谁来递话也不行:想说的都说了,体坛周报都有,你们自己去抄。

    南国体育报是国内著名没有节操的报纸,为了销量他们什么话都敢说,什么谣都敢造。这家报纸并没有什么基本立场,他们所做的一切,抬杠、起哄、狂喷、唱反调……,全都是为了吸引眼球。为了销量,南国体育报紧邻两期对同一件事情的评论可以截然相反,为了搏出位,南国体育报可以毫无顾忌的为足协洗地。

    南国体育报当然清楚的知道卓杨和足协之间谁是谁非,但真相重要吗?媒体的坏,才是真正的坏!

    南国体育报报社给自己记者牛道中的任务就是:采访卓杨的父母,利用引诱式采访,让卓杨的父母说出对为国效力不屑一顾的话,最好能激怒他们,说出根本就没打算为中国踢球的类似话语。

    “你马从我面前消失,我不会接受采访,警告你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杨虹对牛道中毫不客气。

    “杨老师,我就问你两个问题,两个就行。”牛道中根本不理睬杨虹的冷脸。“卓杨是否出国时就决定了要移民?卓杨拒绝足协是否是为了抬高身价?”这是牛道中的伎俩,先试探性激起对方的怒火。不过,他太高看了自己的道行。

    杨虹冷冷地瞧着牛道中,然后掏出手机,对着他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走到一边拨出了一个号码。

    打完电话,杨虹对牛道中说:“五分钟,等五分钟后我就回答你的问题。”说完,拿起手机开始玩连连看。

    牛道中一瞧:得,那就等吧,她是文化人,是大学教授,总不会忽悠我吧。再说了,她不回答我就跟住不让她走,一个女人能把我怎么样?

    还没到五分钟,一辆切诺基警车刹在了杨虹旁边,派出所所长老卢领着两个协警走下车来。

    老卢今年五十来岁,土生土长地道的西安人,他是个大老粗,文化程度非常不高。当过兵干过片儿警,在所长位子一待就是将近二十年。老卢没什么大本事,让他破案侦察基本没戏,得靠撞大运。但老卢有他的优点,见多识广,一辈子都在和社会阴暗面打交道,什么牛鬼蛇神都不在他眼里,管辖区治安绝对的好手。论起唬人,全中国的警察里老卢能排进前三。

    老卢把眼睛一瞪,街道最嚣张的闲皮混混们浑身都会哆嗦。他喊一嗓子,那些人生一大半时间都在大牢里烧砖的黑道刺青大哥腿都会发软。和老卢一比,汉诺威前二级警员特利策就是个爱哭的小姑娘。老卢如果穿球衣去当后卫,从来没有踢过足球的他只靠眼神都能让对手的失误率提高百分之二十。

    老卢所长的独生女儿对自己导师杨虹教授的尊敬超过警察父亲,恩师就是她的人生偶像。

    杨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抬起眼皮扫了一眼牛道中,然后收拾好手机,走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