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下) 无知美女得教训

    见识浅薄的人总是这样,把自己当成衡量他人的标准,用自己身边的人来定性全世界。李婷的圈子里全是他那样的男人和女人,她自然就认为世界上的男人和女人都是这样。当然,也有不一样的,还有那些土鳖,他们不配这样。

    李婷这样的人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洁身自好的男人和自珍自爱女人,即便有,她也会认为那是土包子,不是不想吃,而是吃不着。

    她认为卓彤彤就是那种没见过世面有色心没色胆的男人。装,接着装。李婷心说: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

    卓彤彤对李婷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掏出手机。打完电话,卓彤彤对李婷说:“看样子,你很有必要学学怎么说话。”

    李婷正在莫名奇妙中:说话我还用学?我是记者,就是靠说话谋生的,谁也没有我能说。大院警通连一个班的战士根据连长的命令列纵队跑步过来了。

    “同志,这里是军事管理区,无关人员不允许随意进入,请跟我们走一趟。”小班长很严肃。

    还同志?李婷心底暗笑:真他妈土鳖呀!刚想和卓彤彤打趣两句,卓杨的父亲已然背着手施施然上楼去了。他要抓紧时间去做那道粉蒸排骨,要让妻子一回家就能吃上,没有什么事比这更重要。

    小精排中午就已经腌上了。

    在大院警通连的连部办公室里,记者李婷撒泼打诨,对小战士们破口大骂,她简直不能容忍一帮土包子当兵的批评她,竟然还敢批评她!她从来也没把这些人看在眼里,李婷认为,这些当兵的除了在救灾抢险中卖卖傻力气之外,平日里根本不配出现在这个花花世界当中。

    军队有军队的规矩,而且军队有军队的套路。警察上手段的时候还要顾及各种规章制度,军队却不。军队要处置一个人,根本没那么多讲究,而且谁也管不着,自成一体。

    军队处置军事区域内的所有问题,地方上基本无权过问,想要干涉也得从最上层机关那里入手,一来二去什么事都黄了。早些年,一言不合军队就能把警察的枪械缴了。

    记者李婷的傲慢无礼和那些难听的话,彻底激怒了警通连的官兵。原本连长只想批评一下女记者擅闯军事区域,警告她不要骚扰军队和军队里的人。只要李婷认错态度良好,按规矩写下两行字的保证书,这事儿就算完。但李婷对军队和军人的蔑视,终于毁了她自己。

    警通连的官兵们自然不会对一个女人做什么,于是,大院保卫处副处长吴娜中校带着三名英姿飒爽的女战士前来接手了此事。

    李婷记者一见来了几名女军人,她顿时都快笑出来了:一个比一个土,女人都土鳖成这样了,还好意思往我跟前凑!于是,她变得更加狂妄和傲慢。

    像吴娜这样既爱红装又爱武装的女军人,最恨的就是李婷这种整天吹嘘新锐假装引领时尚实则败坏了女人名誉的贱人,她们最敬重的是像杨虹那样自珍自爱又自立自强的真正的时代新女性。

    李婷被女兵拉进了保卫处的一间密室里,整整一个下午,房间里没有传出任何声音,没有人知道这个下午在这个房间里面发生了些什么。

    李婷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身上脸上没有任何伤,连发型都没有乱。她面色平静,只有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就像一只鹌鹑。她对见到的每一个人都说:对不起,我错了。

    记者李婷站在大院门口,对着一副牌匾上的八个字翻来覆去朗读了整整一个小时,非常自觉。

    军事区域,请勿擅入!

    这一个下午,李婷懂了什么是尊重,懂得了敬畏。但显然,懂得有些迟了。

    保卫处通知李婷的家长和单位领导前来领人,见到母亲的时候,李婷还算正常,抱住母亲:妈,我错了,我应该经常回去看你。但报社的领导,就是平时最关心她的那个领导到来的时候,李婷爆发了。

    “都是你这个臭流氓,什么事都要让我到你床上去谈,你这个老棺材瓤子,又短又每次都要口上半个小时才有反应,你咋还不去死?”李婷扑上去对着领导连撕带打,就像着了魔一样,嘴里越来越不堪入耳,越来越细节。

    领导还想给李婷的母亲解释,给吴娜中校解释,却被吴娜中校冷冷地怼了回去:什么也别给我说,我们不管你们的事。现在,限三分钟之内你们马上离开这里。

    后来听说,李婷离开报社以后换了很多工作,售楼售车卖保险,但都不很成功,因为漂亮的她却面对那些**裸的性暗示说翻脸就翻脸,她很抗拒用身体去换合同的签约。再后来,听说她在母亲居住的小区里经营着一家麻将馆,生意还不错。

    李婷一直到七十岁之前都在服用抗抑郁药。

    晚上,吃完粉蒸排骨的杨虹由衷赞美丈夫手艺又有了进步,赏了两记深吻以资鼓励。

    一切收拾完毕,夫妻俩谈论起了今天各自发生的事,杨虹再次对足球产生了反感。

    “足球有什么好?这么多的龌龊和下作,干嘛要去参合呢?”杨虹发着足球的牢骚。

    “并不是足球有这么多龌龊,是这个社会,龌龊全都来自这个纷杂的尘世。”卓彤彤开导着妻子:“足球之所以显得格外不堪和腐烂,只是因为足球的关注度太高,所有的一切都被放在聚光灯下。”

    “然而,足球所有的问题,并不只是足球特有的现象。这些问题,存在于整个社会中,存在于所有行业中,包括你我的行业。”

    “你想想,你们严肃音乐领域的所有人真的就像外人以为的那么纯净和高尚吗?你身在其中,难道还不知道那些东西同样存在吗?”

    “这一切,只不过因为没有足球的关注度那么高,不为人所知罢了。”

    杨虹闻言若有所思,微微点了点头。

    “希望卓杨不要受到影响,他夏天还有两场音乐会呢。”

    “放心吧,他在那里朋友那么多,而且秋天也去帮着她弟弟了,有秋天在,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