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六章(下) 六剑客肝胆相照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金色绿茵最新章节!

    尽管事实上早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毕竟是人生大喜的洞房花烛夜,里贝里和瓦西芭几天前便计划好在这个晚上玩一玩情调。为此小两口在婚礼前一个礼拜都守身如玉,为这一晚憋着底火呢。

    女王范儿的瓦西芭行头披挂整齐,高高扬起手中的皮鞭,刀疤里贝里蒙着眼罩等待女王恩赐的幸福时刻。

    ‘哐嘡!’一声巨响,洞房的卧室门被人撞开,吓得新娘瓦西芭‘嗷’一声躲进了被窝里。以五剑客为首的一帮人冲进来挟持着只有眼罩和裤衩的里贝里往外就跑,小猪施魏因兴奋地喊叫:喝酒去喽,喝酒去喽……

    刀疤里贝里边跑边哈哈大笑,瓦西芭在背后跳脚大骂:“你们给我站住!弗兰克你给我回来!卓杨,肯定是你个坏小子出的主意,除了你就没别人……”

    瓦西芭猜得一点都没错!

    巴黎是个世界性的大都汇,充满着繁荣浪漫和鱼龙混杂。法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历史悠久文化浓厚。

    法国也是世界上包容性最强的国家,真是海纳百川,没什么是法国人不能接纳的。所以,法国也成为了整个欧洲社会治安最差的国家。因为在这个国家里,充斥着大量的非法移民、不同政见者、宗教极端分子、全球各地的分裂分子,各种牛鬼蛇神。这些人把一个好好的法兰西搅合得乌烟瘴气,由此衍生而来的社会问题和治安问题让法国人头疼不已。

    别说和中国比,中国无论哪个小县城每到夜晚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夜市,子夜过后依然热闹,法国就连相对落后的东欧和黑手党占领的西西里岛都不如。就算是巴黎这样的大都市,天一黑也只有几条主要大街上还有人潮,稍微僻静点的地方连个鬼影都没有。谁晚上没走对地方让贼人给劫了道,除了自认倒霉之外,给别人讲自己都嫌丢人。谁让你不长记性?那是能去的地儿吗?

    其实德国的社会治安也一般,不过汉诺威还是相当不错的,因为整个汉诺威市几乎没有非法移民等闲杂人员,居民大多都有正经或不正经的工作。

    除了鱼龙混杂的人群,贫富差距过大也是社会问题产生的重要原因。穷生jiān计,饥寒生贼盗,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我们的老祖宗早就看透了这一切。

    愿上天保佑改革开放下的中国人民。

    纯属胡扯,远了。但在这个里贝里大喜的日子,就让哥儿几个遇到了一段小花絮。

    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附近,二三十条壮汉在一起开怀畅饮,和他们一起来的女人们则分头三三两两逛着街。里贝里豪情万丈,和每一个人都在碰杯,至于洞房花烛,喝完酒回去有的是时间,瓦西芭都说收拾收拾,一会也过来呢。

    卓杨和弗拉米尼相谈甚欢,这两位日后的著名搭档终于在这一天正式结识。正喝得嗨呢,屠夫德容的小女朋友科瑞丝特尔慌慌张张冲进来,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快,快,秋天姐姐她们遇见抢劫的流氓了……”

    卓杨的姐姐在汉诺威处理完他的私人事物后,突然对法式婚礼产生了兴趣,便抬腿飞了过来。

    二三十条大汉听闻此言:这还了得,兔崽子还反了天了?拽着小丫头就往事发地点蜂拥杀去,只有卓杨在后面问:“几个人?拿着枪没?”

    “……三个,没有枪,有……刀……”

    等到卓杨背着双手慢悠悠晃到距离酒馆不远的事发地点那个偏僻树荫处,一帮彪形大汉正张口结舌地看着三个直挺挺躺在地上只有出气没有吸气满脸血的劫匪,一帮女人则目瞪口呆看着双手插兜仰着脑袋的卓秋天。

    姐姐笑嘻嘻对弟弟说:“卓杨,你来晚了哦……”

    等把一切都交给警察之后,女人们才七嘴八舌地讲起了事发经过。

    卓秋天和简·伊芙琳、莉迪亚、奥古丝汀以及屠夫的科瑞丝特尔五个美女一起逛街血拼,溜溜达达没留神就拐到了这片布满着薰衣草花香但稍微有点偏僻的花卉林里,其实也还紧挨着大街。突然,三个凶神恶煞的劫匪出现在了提着大包小包的女人们面前,手中的匕首反射着街道上的灯火。落在后面的科瑞丝特尔都没敢声张,撒腿儿便赶回去喊人。

    面对凶相毕露的劫道者,那几位美女生活在欧洲,见多识广,没遇过也听说过,知道该怎么应付,便很镇静的打算要钱给钱,要包给包,心疼归心疼,别伤着自己最要紧。只有中国来的卓秋天好像被吓坏了,哭哭啼啼不停求饶。

    见到这种情况,原本只打算劫财的土匪们来了劲,开始动手动脚想要再占点便宜。突然,卓秋天爆发了!

    众所周知,卓杨曾经和解放军著名格斗专家、大院军体教研室的李叔叔练过一个暑假。而他之所以感兴趣,是因为姐姐卓秋天在李叔叔那里练得很开心,而且得到了李叔叔的由衷称赞。

    这些年卓秋天走南闯北旅游的时候,殴打过的不长眼的臭流氓不是一个两个了。

    要不老爸老妈就那么放心让一个文文弱弱的乖女儿孤身乱闯?要不卓杨刚才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和卓杨喜欢抽人大嘴巴不一样,大姐头更钟情于腿法。天生的大长腿,什么劈挂、回旋踢、一字直踹,几招下来三个货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全躺了下来,黄毛被踢破了头,纹身男折了鼻梁骨,刚才最嚣张的光头下巴颏都被踢碎了。

    黑人美女贝芙莉·邓在人群后面脸色煞白!黑人,煞白,……

    从此后,卓秋天被所有马迪堡球员公认为大姐头,见面全都毕恭毕敬,比对他们队长还尊敬。

    海浪拍打着礁石,溅起了几尺高的洁白晶莹的水花,海浪涌到岸边,轻轻地抚摩着细软的沙滩,又恋恋不舍地退回,一次又一次永远不息地抚摩着,在沙滩下划出一条条的银边,像是给浩浩荡荡的大海镶上了闪闪发光的银框,使大海变得更加迷人美丽。

    白色的沙滩上,珊瑚或珠贝的白被随意地丢弃着,细碎而且晃眼。椰树和红树林总想将影子拉得更长,去贴近那些阔大的海,它们的幼稚和单纯,给海滩带来了安静和想象。

    希腊的扎金索斯岛,在岛上美得令人迷醉的银沙滩,六个青年并排躺在软椅上,赤背露臂只穿着肥大的沙滩短裤,**的肌肉强壮有力,肌肉上的线条布满着张扬。

    六剑客集体来到希腊度假,这是他们假期的最后一天。过了今晚,他们便要各奔前程,天南海北各自一方。

    五位兄弟都已经完成转会,六剑客这次真的要分道扬镳了。除去卓杨留守马迪堡的半岛,其余五剑客被豪门大俱乐部瓜分得干干净净。而且,六人都不在同一支球队,甚至分处当今欧洲四大联赛。明天,他们就到了各自启程归队的日子,六剑客不会成为绝唱,但他们真的分开了。

    眯缝着眼睛看着漫天的晚霞,六位兄弟许久未曾说话,只是时不时喝上一口啤酒,有时候下去的多,有时候下去的少。

    卓杨把啤酒举了起来,看向很远很远的远方:“一生是兄弟!”

    小猪巴斯蒂安·施魏因施泰格!

    刀疤弗兰克·里贝里!

    二哥里卡多·蒙托利沃!

    姥爷佩尔·默特萨克!

    屠夫尼格尔·德容!

    六剑客一起举起:“一生是兄弟!”

    六剑客从此不再朝夕相处!

    六剑客永远肝胆相照!

    夕阳的斜照下,朵朵晚归的云映衬出暗影的红色,远处的山被幽静的大海化作深蓝,水边的椰子树让夕阳勾勒出金黄的线条。

    ——原来,世界真的很大。

    卓杨想起了西安家中,自己卧室里那幅深红色的窗帘。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