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〇七章 四小弟蛟龙出水

    不管怎么说,巴拉克是个愿意照顾自己兄弟的人。

    想到巴拉克,带领着球队在维克多球场草皮上一字排开的卓杨看向替补席上自己的几个小弟。

    新赛季,蓬蓬大卫路易斯、赫迪拉、哈姆西克、汉达诺维奇这四位卓杨的小弟全部正式进入马迪堡一线队,但都得从替补干起。并不是他们的老大卓杨不提携他们,相反卓杨真是在背后为他们出了力了。

    没能打上主力,蓬蓬、赫迪拉、哈姆西克是因为年龄太小哥仨都才十七岁多点,无论技术能力和经验,甚至身体,都与尤里、沙皇、狮王这三位成年人有些差距。这种情况下,卓杨再硬去要求渣叔给他们主力位置,那就是不懂事了,更别说他的影响力也并未达到独霸半岛的地步。

    汉达诺维奇比卓杨还要大一岁,他和主力门将埃德蒙同龄,而且两人技术水平差不多,风格上有些差异而已。但埃德蒙资历明显更深,跟随六剑客从丙级一路扑到甲级,功莫大焉。不过,渣叔已经明确表示让他俩展开公平竞争,往后谁行谁就上。从上赛季末开始,埃德蒙每天的加练就跟疯了似的。

    事实上,这四位小弟已经得到了不只是马迪堡人的肯定,足球界业内人士公认他们的潜力和天赋并不在六剑客之下,翱翔九天只是时间问题。

    那这位又要问了:既然不在六剑客之下,为什么同样是十七八岁,六剑客一到一线队就马上是铁打的主力,甚至是核心,而这四位天才却只能从替补做起?

    别忘了,六剑客进入一线队时,马迪堡还在丙级联赛,而现在已经是德甲了,天壤之别。

    六剑客也正是因为这样每一步稳定的脚印,才夯实了根基最终一飞冲天的。如果六剑客在那时便贸然加入顶级联赛的大球队,没有铁打的出场时间,没有核心级别的战术倾斜,两年过去,他们很难达到目前的成就。就像去年夏天的时候,那五剑客接到的邀请全都是来自二三流球队,拜仁甚至只将小猪作为身处丙级的二队的补充。但经过一年的德乙和联盟杯的反复锤炼,毛坯终于成为百炼钢。

    不过,卓杨为四位小弟的争取并非没有效果,毕竟他现在说话大家都要仔细听听,无论是渣叔还是老马伦,都要认真听。

    赛季前,俱乐部开会研究新赛季形式,确定赛季竞技目标。这次参会的球员就只有卓杨一个了,其他人插不上话。马迪堡上下的共识,德甲必须是重中之重,在德甲站稳身子是当务之急。

    赛季前各家媒体的预测分析中,差不多都把马迪堡列位保级球队中把握比较大的,认为失去五剑客的马迪堡虽然实力受损,但联盟杯冠军德甲一年游便重返德乙有点说不过去。可马迪堡要想有所作为也希望不大,基本上最后会排在下游,发挥好了再加上点运气,能到第十名,差点背时点,也仍然大有降级的可能。

    因为从未有过顶级联赛经历,马迪堡俱乐部对新赛季丝毫不敢大意,所以球队的第一套主力阵容必然以全力征战德甲为主。至于足协杯,慎重考虑再三后,一致同意还是采取去年的策略,替补打打就好,打哪算哪。如果没有特殊意外,队长卓杨不会出现在足协杯的球场上。

    还有一项赛事,马迪堡因为是欧洲联盟杯的新科冠军,自动获得了参加新赛季联盟杯的正赛资格。

    对于联盟杯这项让六剑客和马迪堡功成名就的赛事,俱乐部内部争论颇为激烈,最终大家取了个中,坚决要求出击联盟杯的队长卓杨将带领半主力阵容出战,当然,并不勉强成绩,锻炼了队伍就好。

    而卓杨为四位小弟争取来的福利,就是小哥儿四个将在联盟杯和足协杯上作为主力首发。

    因为是第一轮的揭幕战,双方要列队奏德国国歌,这是首轮的惯例,后边就没有了。

    卓杨耳朵里听着这首由交响乐之父海顿皇帝四重奏第二乐章的旋律而成的国歌,看着维克多球场穹顶上飘扬的德意志三色旗,他想起了自己新卧室里的那幅窗帘。

    一如西安的家里和音乐大学的宿舍,新家里窗帘也是深红色的。

    卓杨搬出了音乐大学的学生宿舍,他买房了。

    去年夏天卓杨虽然用盘下左岸餐厅的借口,狡猾地对刀疤实施了感情绑架,但他盘下左岸的愿望却是真诚的,卓杨非常想有一个地方能让他安静去想念六剑客一起征战的岁月。

    去年大家都没有走成,盘下左岸自然也就没有了后续,老里贝里先生钱挣得正嗨呢。今年哥几个离开,卓杨便又起了这个心思。不过,如今情况发生了变化。

    那并不是刀疤家的房,只是他家租来的门面。今年六月合同中的租期到了日子,知道儿子铁定离开的老爹不再续租便是,不存在盘出去的问题。于是,卓杨就这个事儿又找到房东奥特曼莫尔先生,谁知这个奥特曼不打算出租了。

    奥特曼说,自己全家要去澳洲定居,他两个儿子都在阿德莱德。所以,奥特曼先生打算把这些产业卖掉,一是没功夫再去打理,二则也是为了让自己手头多点养老的活钱。

    卓杨失望而归。

    姐姐卓秋天说要给音乐家弟弟租一间舒适宽敞的大屋子,但找遍汉诺威也没有特别满意的房子。卓杨便把这个信息告诉了姐姐,卓秋天实地考察一番后,当即决定:咱们买了!

    奥特曼并不是只有一间门面出售。

    左岸只是一间小门面,沿着运河有很多这样的商业小屋,各自独立分散,家家逼格高尚。这一列门面的后面,是一长溜联排小二层,紧靠着左岸后面,就是房东奥特曼的家,他要将门面和住房整体出售。

    汉诺威不是很大的城市,也不十分繁华,所以他的房价并不算离谱。经过卓秋天的连消带打死磨硬泡,马迪堡球迷奥特曼最终做出重大让利。

    一百六十平米的餐厅,二百九十平米的复式住宅,虽然价格让卓杨非常咬牙,但他还是东凑西借能将就着买得起。于是,卓杨有了第一份自己的产业。

    这一切,都是姐姐卓秋天跑前跑后,卓杨只是个耍手掌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