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〇八章 六剑客餐厅左岸

    门面还是用来做餐厅,仍然还是主打法式菜系,餐厅仍然叫左岸,新名字六剑客左岸。

    房东卓杨决定自己来经营新左岸,但他一不会炒菜二不会算账,也没有时间来亲自当大厨当掌柜,不过咱可以雇人不是吗?大sb出面,给卓杨招募来一位职业经理,做生意很有一套。关键这个叫马尔斯托拜厄斯的小个子卷毛是卓杨和马迪堡的球迷,是大sb的小舅子,大sb拍着胸口给马尔斯做了担保。

    至于其他厨子酒保招待,那自然更不在话下,满人才市场都是,德国就业形势也很严峻。

    原本那五位兄弟的意思:你的住宅我们当然就不参合了,不过这个餐厅我们每人掏一点算合股,怎么样?五剑客的提议被大姐头拒绝,不过卓秋天提议:钱还是卓杨一个人出,但六剑客将以形象入股。

    卓秋天做事很讲究,和哥儿几个签了份正式协议:包括卓杨在内六剑客以整体形象占股六剑客左岸百分之十一,这部分股份不可再次分割。而六剑客也当即决定,用这部分股份的收益成立一个基金,用以资助前来马迪堡试训的小球员的衣食住行。

    马迪堡现在火呀,尤其是他的青训成了很多青少年梦寐以求的梦想摇篮。经常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小球员被家长千里迢迢领着慕名而来参加试训,来自中国的也不少,只不过都没有达到要求没被留下。

    六剑客左岸成为了全世界唯一能全面使用六剑客形象的餐饮业,而新左岸也在卓秋天的策划下进行了重新装修,以前没文化的老里贝里那种标配式大路风格被抛弃,新风格中融合了神秘和浪漫的元素,极端高调的逼格中流露着文艺和冒险。经营上也将原先满满登登的十张台面减少到了七个临河小卡座,打眼一看就显得情操高尚。

    卓杨不去管左岸的具体经营,他只是每年把新思路和新想法新创意通知马尔斯,由小舅子去贯彻执行。当然,这些策略也全都是来自姐姐。

    新左岸不再是以前那种大众化法式餐饮,而走向了精致化和小众化。总之,就是一个字贵!

    菜有多好吃暂且不说,那价格贵得反正谁看谁眼晕,而且还不带打折和促销。刚开始还不怎么样,但时间不长新左岸的营业额就迅速超过了原先,临到饭口再来根本就没有桌子。

    后来,六剑客左岸成为了世界上著名的小众情调餐厅,想要来吃一顿就必须提前预约,一两个月门儿也没有,来消费的人基本上在半年前就预定好了。新左岸也是世界上美貌富婆和高端成功品味人士环球浪漫偷情的必经一站,若是吃着饭恰好碰见他的房东在家,又恰好在家练琴,那你可就赚大发了。

    紧挨着餐厅,后面就是卓杨的小二楼,外面看略带点洛可可风格的白墙高窗,但内部装饰却抛弃了那种繁琐和娇艳,卓秋天将它重新装修成简约明快和柔和线条化的现代风格。卓杨的卧室和琴房占据了二楼朝南的那一面,目光所及便是美丽的运河,好一个临河居水景房。

    这一切都是卓秋天一手打理,卓杨那会儿正和哥儿几个在葡萄牙凑欧洲杯的热闹呢。等他从希腊扎金索斯岛度假回来,看着坐享其成的这一切,不由得对自己老姐越发佩服。

    卓杨说:“姐,你说我要是在窗户下种点芭蕉叶,夜落芭蕉听雨声,会不会显得我很有文化的样子?”

    卓秋天翻着白眼:“费那劲干嘛?我请师傅给你窗户上安个塑料雨棚,一样的效果。铝合金防盗要不要来一个呀?”

    卓杨:“”

    日后,卓杨在欧洲和全世界很多地方也购买了一些房产,但提起卓杨的家,他的朋友们都知道只能是两个地方,中国西安父母那里和汉诺威运河边的小二楼。

    所有改建装修彻底竣工之后,卓杨便在自己十九岁生日那天正式乔迁入住,权当是贺寿了。新家风景环境之优美自不必多说,位置也非常好,音乐大学和马迪堡半岛本来相距就不远,两站路而已,左岸恰好就在这两者的直线距离的正中间,卓杨无论上课还是训练抬腿就到。

    生活上当然更便利了,但最重要的是解决了卓杨随时练琴的问题。不像他在音乐大学时琴房和宿舍来回折腾,金斯波格大三角钢琴就伫立在运河边的琴室中安静地等待它的主人随时临幸。卓杨可以随时开练,略有所得后马上展开冥想,再通过琴键加以实践,练倦了倒头便睡。

    在外人看来,卓杨的生活其实挺乏味的,整天除了足球就是钢琴,满满登登,和队友们吃饭喝酒是他唯一的娱乐。实际上,卓杨目前的状态,是世界上极少数具有的完全充实和完全满足的人,因为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他最热爱和最喜欢的,足球钢琴以及吃饭喝酒。

    除了爱情,卓杨什么都不缺。

    昂贵的金斯波格名牌大三角钢琴,是李晓青送给他的十九岁生日礼物。

    晓青姑娘现在是真的忙,整天匆匆忙忙的卓杨和李总一比跟闲人也差不了多少。卓杨已经有三四个月没有主动给李晓青打电话了,想说什么就发发短信留留言什么的。并不是他薄情寡义,打过去总是忙音或者秘书在接:您好,李总正在开会,您好,李总有重要客户。

    还打个什么劲?卓杨便只等晓青打过来就好。也不知道专门给我留一个私人号码?卓杨颇有些怨念。然而,那已经是晓青最私人的号码了。

    卓杨和晓青之间也越来越变成他听她讲,晓青姑娘那些关于拓展和融资方面的烦恼他一窍不通,什么话也插不上,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当个安静又充满耐心的听众。

    想到了李晓青,卓杨低头看了看自己球衣胸前鼎煌集团的。

    哔,一声长哨打断了他的思绪漫游,比赛开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