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一一章 牛逼渣叔要低调

    汉斯布特是个名气很大的门将,因为年年都能进球,最多一年进了九个比起一般前锋也不遑多让的门将真的很少见。

    布特是勒沃库森队中主要的点球手和任意球手,射起门来脚法倒也颇为不俗。至于他的本职工作守门,也还算是个一流,达不到顶级但也相当拿得出手。按理说,布特自己是个点球主罚好手,扑起点球来应该很有心得才是,但显然他没有触类旁通。

    扑点球并不是布特的强项,何况站在他面前的是卓杨。此时的布特不会知道,这个今天才第一次站在德甲赛场上的中国人,就是日后世界足坛唯一一个职业生涯中从未罚失过点球的传奇。

    20,上半场结束,马迪堡领先德甲老三勒沃库森。

    首场比赛,第一炮必须打响,这是卓杨一定要做到的,也是渣叔的战术和比赛目标,目前看起来还不错。只不过上半时出乎意料的是,球队在失去五剑客之后面对德甲劲旅依然能打出高位压迫,这还真是个惊喜呢。

    但是,渣叔心里很清楚,球队表现出来的这种状态,并不是他的战术体现。在他赛前的布置中,阵型将会整体后移,三条线压缩在三十米范围之内,然后利用传控打成功率。也就是说,马迪堡本来要采用稳扎稳打甚至防守反击也可以,并非是高位逼抢狂轰滥炸。因为很明显,球队目前根本不具备对德甲球队压制性的实力。上半时的表现,既不是战术的厉害,也不是球员们状态喷发技高一筹,而完全是因为卓杨个人的发飙。

    卓杨只凭一己之力便将勒沃库森压在了半场!

    卓杨一个人飙起把对手压在半场然后打残,这种情况发生过很多次,但那都是在丙级联赛里,上赛季在德乙中他已经没有这么干过了。

    卓杨并不是不知道这样不符合渣叔的赛前战术设定,但这正是他有意为之。比赛前的浮想联翩,让他临时决定试着疯狂一下,一来是为了给队友们信心,让他们不要去担忧五剑客的离去,二来卓杨也想试试德甲的水,看看自己在这个层面可以做到些什么。

    于是,整个上半场卓杨不停歇到处飞奔,所有工作,突破、刷边、射门、拦截、组织调度,全部一肩挑。从一边禁区到另一边禁区,卓杨大包大揽,去飞抢勒沃库森每一个人,给队友伸手要每一个球。而对于自己的试探,除了进球太少,其他都挺满意,也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

    但这种疯狂显然不是常规战法,卓杨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赛后技术统计上,卓杨仅在上半时的跑动距离就达到了8780米,简直就是在玩命。虽然体能早已不是问题,可这样的跑法,也让卓杨中场休息在更衣室里蒙着毛巾大口喘着粗气。

    在一起合作了两年,渣叔非常了解卓杨,他多少猜到了一些卓杨的想法。事实上,在上半时看出些端倪之后,渣叔也默认了卓杨的举动。球队在第一场中需要为整个赛季树立信心,这一点是克洛普赛前有所忽略掉的一点,所以卓杨的自作主张并没有引来渣叔的不快,他甚至很欣慰自己的队长能毫不犹豫主动承担重任。

    再说了,能20领先勒沃库森,根本就是个意外之喜,渣叔的赛前目标是中国球迷最熟悉的那句保平争胜。这时候因为没有按照自己的部署来,去和自己的队长矫情,渣叔还没那么不懂事。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下半时该怎么办?由着这小子继续闹下去?渣叔内心有点担忧。他并不是为了自己的战术意图,他怕卓杨把自己跑坏了。才刚第一场比赛,过早透支体能危害很大,而且受伤的风险非常高。卓杨对于现在的全队来说,根本就是伤不起。

    可该怎么劝劝他呢?渣叔脑子飞速旋转想着辙。

    “德甲第三,不过如此。”卓杨从脸上扯下毛巾,开口了:“勒沃库森很牛逼吗?瞧他们赛前那嘻嘻哈哈的轻松样儿,真以为咱们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升班马?”其实勒沃库森一点都没小看马迪堡,非常重视。“这会儿隔壁怎么啥声响都没有了?瞧着他们那个教练年龄也老大不小了,一点都不靠谱嘛!跟咱们先生就没法比。”知道没按渣叔的部署来,这会儿赶紧拍拍马屁。

    “我知道大家都有些担心,因为小猪刀疤他们五个走了。”五剑客离去一事,赛前集训大家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怎么谈论,仿佛那是一个禁忌,卓杨这是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提起这一话题。“但是,大家不要忘了一件事。我们六个人,从第五级的青年队就在一起,从那时起我们的教练就是尤尔根克洛普先生。”

    “现在球队的教练还是克洛普先生,小猪他们走了,可先生没有走。先生能训练出一个小猪,就能训练出一群猪”

    所有人:“”

    “不是,咱们不是一群,反正我就是那个意思,你们明白。总之,听先生的话没错,马迪堡能出一个刀疤,就能出第二个、第三个,只要先生在,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说咱们要去保级?谁存着这样的心思来打咱们,谁就是今天的勒沃库森,想瞎了他们的狗眼。”媒体一致认为马迪堡处在保级圈的边沿,俱乐部里不光球员,很多人其实也在心中认可了这种说法,而这正是卓杨不想看到的。但空口白牙跟大家逼b一通没多大意思,没准没什么效果,不如直接在场上告诉他们,勒沃库森是个非常合适的试金石。

    “先生,我算是看明白了,只要按照您的套路来,咱们根本就不存在保级的问题。你看看,球队在你的领导下,两年两个台阶,足协杯、联盟杯,都拿到了,您就是德国足坛最牛逼的教练。”继续拍。

    渣叔早都已经飘起来了:原来在卓的心中我是如此的高大上,原来我这么厉害。

    “没错!卓n说得对,我不是说那个最牛逼的教练,谦虚,要谦虚,做人要低调。我是说咱们马迪堡绝对不会去想着保级,你们有听说过联盟杯卫冕冠军去保级的吗?”

    “没什么好担心的,我能培养出六剑客,就能培养出十六剑客、三十二剑客、一百零八剑客。因为我是尤尔根克洛普!”

    所有人:“”还一百零八剑客?你的意思西尔维亚小姐也能去打后腰?

    “先生说的好!”卓杨抢着说:“反正咱们只要按照先生的战术打法踢,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先生,你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打,保证执行战术纪律。”放心吧,渣叔。刚才我就是折腾一下,今后不会了。

    克洛普心说:这小子还是那么省心呐!

    只是一个半场,就彻底改变了马迪堡队内的保级潜意识,所有人都看向了更高更远的地方。没有人再去拿保级当成赛季目标,包括渣叔。

    马迪堡内部此前大多数人心里其实是同意目标保级的,这些人当中就有此刻正在更衣室里激昂慷慨的克洛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