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一四章 老穆只身投闯王

    如愿摆平强敌后,马迪堡队的替补球员将在周中奔赴客场,去打一场德国足协杯第一轮的比赛,对手是丙级球队纽曼斯特。这场比赛卓杨就不会去参加了,不但他不去,绝大多数上一场首发的球员都不会去,副队长之一的疯狗兰德将前往压阵,率领一帮替补和几个队球员出战。而卓杨等主力将养精蓄锐备战一周后的一场重要比赛,在摩纳哥公国的路易斯二世球场,和上赛季欧洲冠军杯得主葡萄牙波尔图进行欧洲超级杯的争夺。

    与勒沃库森赛后隔天,卓杨看了英超现场直播。切尔西在主场10击败了曼彻斯特联,里贝里在上半时十五分钟打进全场唯一进球,丑刀疤成了斯坦福桥最帅的男人。不过,默姥爷表现得也不差,他把魔兽德罗巴防得一筹莫展,只不过奥谢根本不是里贝里的对手。

    看完俩兄弟的对决,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卓杨给在国内的老穆打回去一个电话,老穆的父亲断断续续住院已经半年多了。

    坐了一夜的卧铺,老穆有些疲惫,他睡觉比较轻,在摇晃哐嘡的卧铺车厢里睡不踏实。这会儿坐在奥拓车里,老穆没多少情绪和来接他的阿哲唠闲磕,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随着话茬。

    阿哲是小舅在北京昌平修车行里的员工,算是小舅的徒弟,奥拓是修车行里的工作车。小舅很忙,今早有些走不开,所以便打发阿哲来接老穆。

    老穆本来打算过完年就来北京,他不喜欢待在西安的家里,家里气氛不是很好。他知道那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蹲了一年多的大狱。出狱这半年多,父亲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甚至连正眼都没瞧过他。然而,该带的行李都收拾好的时候,父亲住院了。

    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好,尤其是在离休以后。父亲有许多老伤,那是战争留给他的纪念,至今身体里还留有两块弹片。据父亲说,一块是在孟良崮张灵甫留下的,一块是在朝鲜长津湖麦克阿瑟留下的。大半生残酷的戎马生涯,对父亲的身体损害很大,随着逐渐衰老,现在已经七十多了,父亲身体里的很多顽疾在今年爆发式的呈现了出来。

    这半年多里,穆叔连着住院四次,每次都是刚出院不久便又回到了病房。战争遗留的创伤倒还罢了,冠心病、高血压、脑梗这些老年病穆叔一个没缺,很多脏器也都出了毛病,尤其是肾脏,成了穆叔乍然病倒的祸首。

    穆叔一直依靠军人坚强的意志品质在压制这些疾病,但儿子的入狱让他彻底垮了。

    这半年里,老穆一直鞍前马后在医院照顾父亲,非常尽心,但父亲还是没有和他说一句话。老穆和父亲的关系一直都不好,从他记事起,父亲给他留下的唯一印象,不是在揍他,就是在准备揍他。事实上,老穆对父亲没有多少感情,在医院里的无微不至只是在尽做儿子的责任而已。

    父亲病情平稳后,这次出院已经一个多月了,老穆便收拾好东西来了北京。临行前,母亲塞给他两千元钱,父亲还是没有理他,只是通过母亲转交给他一个提兜,里面装着给小舅稍的两瓶好酒和两条烟,还有一盒雨前龙井。发病后,父亲把从未放下过的烟酒都戒了。

    提兜里有个信封,塞着三千块钱。

    老穆半眯着眼睛靠在奥拓车的副驾驶座上,想着刚才卓杨跟他的通话。卓杨打来电话主要是询问老穆父亲的病情,他和九山海洋以及大院里其他孩子对穆叔都非常尊敬,大院里的人对那些真正从战争年代的战场上活下来的人有一种天生的崇拜。穆叔对大院里的孩子也非常喜欢,喜欢给他们讲那些让他陷入回忆的金戈铁马,他见了他们总是笑眯眯的,完全不像看见自己儿子时的那样凝眉竖目。

    老穆是个潜意识喜欢给自己划圈子的人,他对朋友和非朋友之间的那条线标识得很分明,他不是那种广交天下友四海之内皆兄弟的人。老穆的朋友当然不止卓杨他们哥仨,无心学业的他在校园之外也有很多处得不错的哥们儿,那些街道上的朋友。事实上,除了没有一头黄毛和满胳膊纹身,老穆过去就是那种人见人厌又人见人怕的小混混。

    那些街道上的朋友干什么的都有,高中生老穆在他们中间也算是个人物。行走在法律边缘以捞偏门为生,他们中间很多人都在吸粉,西安把这叫冒泡儿。若非老穆一直告诫自己绝不可沾毒,他没准儿也早就抽上了,既便如此,他也好几次差点被诱惑动心去尝试。

    老穆不愿意沾毒,是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和那些人并不一样,那是内心深层的一种感觉,虽然在一起时玩得挺开心也挺融洽。在白鹿原上一年多的苦熬,老穆每个夜晚都在思考,想了很多很多。他明确了自己一定不属于那些人群,自己更喜欢和卓杨九山他们在一起。

    老穆决定来北京,一是修车谋生求发展,也是想和以前那些街道上的朋友彻底断绝。这次来北京,他带的行李不多,除了给小舅稍的东西之外,就是他自己一些必备随身物品和两件换洗衣服,还有一个青玉扳指。

    两个星期前,老穆去白鹿塬上接老曹出狱,老曹是他在里面的狱友,也算是他修车手艺的师傅。

    老曹是个好人,也是个善良的人。他在渭南的家中已经没什么亲人了,无牵无挂,事实上,那个家,等于没了。他回去那个不存在的家,只不过需要处理一些宅基地之类的问题,而且也必须要去当地派出所报到。老穆和老曹已经说好,老穆先去北京,等站稳了脚跟,老曹便也来北京投靠他,哥俩一起打拼看看有什么机会。

    在北京昌平的西关,有座挺大的高速立交环岛,小舅的修车行就在环岛旁边。而在环岛中间的街心花园里,耸立着一座高大的雕像,听阿哲介绍,那是李自成。

    三百多年前,闯王李自成破居庸关后,就是从这里杀入京城,灭绝了大明王朝的朱家正统。三百多年后,老穆也从陕西来到这里,他要在大顺皇帝的眼皮子底下修理汽车。

    老穆没想到,刚一来到这里,他便发飙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