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一逢九章 良辰美景再逢君

    卓杨是个正常的青春男人,他需要身边有位姑娘陪伴着他,他需要有个女孩能赞赏他、崇拜他,让他的骄傲和虚荣心得到满足,就像每一个正常的男人一样。但这些,此时的李晓青都给不了。

    发觉自己开始渐渐不那么爱晓青以后,卓杨痛恨自己的忘恩负义,因为李晓青在过去整整一年里对他太好,好到他无以为报。卓杨不知道该怎么去回报李晓青,他什么忙也帮不上,她也不需要自己做任何事。

    卓杨在李晓青面前没有成就感!

    无以为报,李晓青对卓杨的体贴赐予变成了他巨大的包袱,压在他的良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所以,卓杨对自己说,必须去爱李晓青。

    这个夏天里,卓杨也曾试图去进一步沟通他和她的关系,多次在电话里他都想鼓起勇气说出那句我爱你。可是,冬天当着面没有说出口,越往后他对着电话越难说出口。电话那头李晓青滔滔不绝的雄心壮志,卓杨越来越听不懂,也越来越沉默,甚至开始心不在焉,甚至,他发现自己很害怕说出那句我爱你。

    卓杨是个重感情的人,但感情上不可抑止的负罪感又让他很难过。于是,他很想破除这种沉重的负罪压迫,无论用什么方法,哪怕是用背叛去击碎这个包袱。所以,便有了这晚他的欣然赴约。

    整个夜晚,卓杨都在假装李晓青根本不存在过,他都在给自己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小猪他们都在频繁换女朋友,没有谁对不起谁。

    只可惜,这些方面卓杨真的做不到小猪那哥儿几个的洒脱。

    看着卓杨猛地停下脚步低着头沉默不语,反应过来的贝芙莉邓都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

    半晌,两个人都无言以对,卓杨难过得几乎要掉下眼泪来,贝芙莉在一旁手足无措。许久许久,卓杨才缓缓抬起头,他对贝芙莉说:“贝芙莉,对不起”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他什么也不想去做。

    卓杨很善良,他因李晓青而难过,又因辜负了今晚的良辰佳人而对贝芙莉充满着歉疚。

    “不是,卓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别的意思”贝芙莉这会儿想抽自己二十个大嘴巴。

    “不不,贝芙莉,是我的错,真得很对不起,非常对不起”卓杨很想补偿身边这个高挑的黑色美女。“你还要在这里待几天?”

    “明天,明天就走”贝芙莉看起来都有点可怜。

    “那你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也好顺路买点礼物送给姑娘。

    “没有,我还没有住的地方”贝芙莉说得倒是真话,此刻她显得更加楚楚可怜。

    卓杨当即带着贝芙莉进入海湾度假酒店大堂,来到前台刷卡为姑娘订了一间高级豪华套房,三千多欧一个晚上很是奢侈,但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贝芙莉一直跟在卓杨的屁股后面看着他做这些,傻呆呆蠢萌蠢萌的样子。直到她手拿着房卡把要走的卓杨送出酒店的大门外,来到海边的路上,她真想抽自己二百个大嘴巴子,现在就抽。

    她这一趟摩纳哥之行,本就是特意为了卓杨而来,当得起处心积虑四个字。哪有什么模特走秀活动,一切都是借口。卓杨睡哪她就打算睡哪儿,卓杨什么时候离开摩纳哥她就什么时候走,如果能和卓杨一起回去汉诺威她就算大功告成。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一切都似乎让自己的破嘴巴给搞砸了。

    “卓杨,谢谢你,你能不能上去,陪陪我”女孩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乞求。

    虽然娇声柔语又撩得卓杨心里突发一阵痒痒,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对不起,贝芙莉,真的很对不起”除了这句,卓杨也说不出什么来。卿本佳人,奈何奈何

    换成贝芙莉难过了,她是真得很想哭,放声大哭,一边抽自己一边哭。万般无奈,她只能拉了拉卓杨的手,又捏了捏卓杨的胳膊。本想趁势和卓杨拥抱一下,最好再来个吻别,没准吻过之后就不用别了,却发现卓杨这会儿根本没有看他。

    他的目光越过她的肩头,歪着脑袋看向她的身后,嘴角还流出了浅浅的微笑。

    不明所以,贝芙莉转身扭头看去,只见身后的酒店大门里走出来两个人,两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不管谁都能看出来,这是母女二人,因为她们有同样精致和仿佛的五官,更重要的是她们拥有相似的神韵。母女两人都很美丽,尤其是女儿,她的美丽已经令人窒息。中年母亲看向路的那一边,似乎在用目光寻找什么,而女儿的蓝色大眼睛正直勾勾地看向卓杨,眼神中的溢彩让夏夜的星辰都暗淡无光。卓杨也正是在冲着她微笑,女孩戴着一顶浅式阔沿圆帽,棕褐色大波浪长发从帽沿下喷薄而出,她同样对卓杨报以迷人的笑容。

    即便同样是女人,即便自己也是相当不俗的美女,贝芙莉却不由自惭形愧。因为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她的美丽会让所有人的心都为之柔软,看见她便仿佛看见了世界上所有的美好。

    卓杨和女孩相互彼此微笑注视着,直到女孩被母亲拉着进入了一辆等候在路边的加长款迈巴赫,有穿着深色制服的司机为她们打开车门。女孩轻轻地对卓杨摆了摆手掌,卓杨也对他挥了挥手。女孩坐进车里,仍然一直看着卓杨,直到车子向前行驶拐去了远处,卓杨也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看见她便会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鲜花和温柔。卓杨看见她,便将自己的难过和躁动一扫而空。

    “好漂亮的小姑娘,你认识她?”贝芙莉问卓杨。

    “嗯,说不上认识,见过两次。她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的表姐。”

    表姐?这么小的一个少女竟然是卓杨朋友的表姐?那个朋友能有多大?贝芙莉邓不由得纳闷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