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0861章 问责

    这是什么鬼

    王有道一上班就有人给他汇报了昨天晚上发生在平都市的事。这简真是骇人听闻,平都市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枪战,裸的枪战。

    不行,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在平都市抬起头,他立马给市委王书记打了个电话,算是汇报也是通气,然后让秘书给几位副市长,及公安局局长毛剑民打了电话,让他们即刻到他的办公室开会。

    这些领导们自然明白王市长一大早找他们的意思了。所以大家都非常的重视这件事,放下了手头工作,立即赶到了王有道的办公室。

    欧阳红前脚刚踏进王有道的办公室门口,就听他大声的问道:“欧阳市长,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能给我说说吗”

    欧阳红一听,眉头一皱,她冷冷的说:“王市长我是主管农业的事副市长,再说了,这事我也不大清楚,你还是等毛局长来问他吧”欧阳红说着,和其他几位副市长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她自己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欧阳红本以为王有道听她这么一说,必然会勃然大怒,没想到他却呵呵一笑说:“你怎么不知道呢昨晚的当事人听说又是夏建,而且出事后,你还和毛局长去医院看过他”

    欧阳红一听王有道这么说,不由得怒火往上冲。原来自己的行动这人很清楚,真是无聊极了,难道他派人监视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欧阳红把怒气又压了回去,毕竟人家才是一市之长,她们的领导。

    “哼夏建是来咱们平都市的投资商,而且最近投的项目全是农业方面的项目,他在平都市的安危,我当然要关心了。至于为什么我和毛局长一起去的,那是巧合,我们在半道上碰上而已”欧阳轻描淡写的给王有道解释道。

    其实欧阳红没有说实话。这个毛局长是市委王书记指名调过来的,所以他和王书记走的较近。这样一来,他便很快和欧阳红熟悉了。昨是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毛局长第一时间通知了欧阳红,意思很明白,就是怕夏建会闹上去。

    因为毛局长上任时,王书记就特别提醒过他,创业集团来头不小。就这么一句话,弄得他毛剑民分析了好久。最后通过同一条战线上的朋友,他才弄清楚,创业集团的老董事长,本身就是一个厉害角色。

    欧阳红不管王有道怎么说,她就是不松口,这弄得王有道在众人的面前多少有点尴尬。就在这个时候,毛局长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

    王有道的秘书一看,与会人没总算到齐,他这才关上办公室的房门,悄悄的退了出去。

    毛剑民忙和每一位领导打了个招呼,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王有道看了一眼他,这才冷冷说道:“一大早把大家招集过来,就是开个小会。昨晚上发生在我们平都市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

    “知道了王市长,不过本人认为,这种事情在这些人身上发生,也不足以为奇”主管全市治安的刘副市长陪着小心说道,他这是在为自己开脱。

    王有道一听,猛的把手里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看样子他想开口骂娘,可最终还是忍了下来。他冷冷的说道:“有人在我们平都市持枪行凶,这本身就是一件大事,还不足以为奇。那我问你,今天四点多钟,不名身份的特警包围了整个平都市,你觉得这事奇还是不奇”

    刘副市长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他陪着小心,向坐在他身边的欧阳红问道:“真有这事欧阳市长”

    欧阳红默默的点了点头。有坐的几位市长中,有不知道此事的,一经欧阳红确认,大家脸上难免会有惊慌。这事在平都市来说,还真是头一次。

    王有道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刘副市长,提高了声音说道:“这伙人潜伏在咱们平都市已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还制造了多起事端,你们公安部门是怎么办的案还有,为什么别人一来就能抓到人,你们却不行”

    “王市长,这事是我失职,我会做出检讨”毛剑民这个时候只能站出来承认错误了。

    王有道叹了口气说:“我不是想追究谁的责任,而是想告诉各位,从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上面是怎么看待我们平都市的还有,就算是跨界办案,为什么一个电话也没有一下出现这么多的特警,让我们怎么给市民解释”

    “王市长,我刚才往这边赶时,接到了公安厅的电话,他们说是省厅和富川市公安局联合办案,所抓之人毛森是要犯,因为情况紧急,又是半夜,所以没有来的及通知咱们这边”毛剑民忙把他接到省厅电话的情况,给王有道说了一遍。

    王有道冷哼了几声说:“也好,把这个案子的所有卷宗,全部移交给他们,既然人家插手了,我们就不用再管了”

    毛剑民忽然站了起来,走到王有道身边,附在他的耳朵边轻声说了两句,王有道一听,脸色顿变,不过他慢慢的又缓和了下来。毕竟做为一市之长,他在这方面还是游刃有余的。

    欧阳红从王有道刚才脸色的变化中,已感到了一种隐隐的不安。肯定与昨晚的案子有关,到底是什么事情她一时却想不到。

    接下来王有道的讲话,欧阳红是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散会时,王有道又把毛剑民单独留了下来。这让欧阳红的心里就更加的感到不安了,说白了,她就是为夏建在担心。

    一个上午,欧阳红也没有心思去工作,也昨天晚上也是一夜未眠,她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见不到夏建了,要不是哪女保镖挺身而出,夏建能否站着说话,那还真是个未知数。

    忽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毛剑民打过来,欧阳红便站了起来,先把办公室的门关好了,这才接通了电话。

    “欧阳市长,有一件比较绝密的事情,上面吩咐不让往外说,可是这事太大,我一个人又担不住,只好告诉了王市长。后来一想,这事还是有必要给你说一声”毛剑民在电话里压低了声音说道。

    欧阳红一听,小声的说:“你觉得有必要告诉我就说,如果没有这个必要,我看你还是算说了,免得让我也有压力”

    “哪个要犯毛森,在今天早上转车时逃跑了,虽然身上中了枪,但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他的尸体,这说明他有可能会活着”毛剑民说这话时,声音低到了极点。

    欧阳红屏住呼吸在听,当她听完时,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担心他会返回来报复”

    “有这个可能,所以这事你得知道一下,但千万不能引起惊慌,弄得到处草木皆兵,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毛剑民说完,不等欧阳红说话,便把电话给挂了。

    昨晚上的事已经让欧阳红吃惊不小了,现在又来这么一出,看来夏建的接下来的生活可要小心了,这家伙能从特警的手里跑掉,说明他的本事还不是一般的小。要是返回来报复的话,他在暗,夏建在明,这对夏建非常的不利。

    挂上电话的欧阳红有点烦躁的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她这时才确信,自己是真的爱上夏建了。因为她从来也没有这样关心过一个人,就算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韩娟忽然不辞而别,而且还是被一些神秘身份的人弄走的,这就让夏建心里更加的不爽了。他给王琳打了电话,把这事做了简单的说明。王琳倒是无所谓,她说她马上会和韩娟家里人取得联系的。

    挂上电话,夏建便一头又钻进了工作中,因为有席珍在他身边帮忙,所以夏建手上的好多工作都可以开展了。

    大概临近中午时,夏建接到了王琳发过来的短信,只是说:“韩娟平安无事”这让他就放下了心,毕竟人家是为他而受的伤。

    今天何晶出院,他本来是想过去一下,但手头上的事情太多,他就给何晶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朋友之间其实就是这个样子的,有时候一句问候的话,会比千言万语还要管用。

    午饭她们三个人是在办公室吃的,所以只能是草草了事。因为心里记着工作,他才连回去吃饭的时间也没有。

    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有关红川河温泉开工的所有方案他才过了一遍。王琳办事真的很给力,几天时间,就招好了标,并把定稿了的设计图让他重审一批。

    这看图纸,对于夏建来说还是有点困难的,但他是一个不认输的人。好在王琳想的非常周全,她给夏建往邮箱里发了效果图,这样一来,一边看效果图,一边再看图纸,两者一接合,自然就容易的多了。

    “夏总,刚才王轶花打电话过来,问你什么时候过去,好像是刘县市长哪边在催了”郭美丽看了一眼正在闭目养神的夏建,小声的说道。

    夏建立马睁开眼睛,想了一下说:“就约在明天上午九点钟吧”

    “好我现在就给她回电话”郭美丽十分高兴的说道。因为红川河温泉的开建日期也定了下来。这对于她们几个人来说,又完成了一件大事,所以三个其实都很高兴。

    就在这时,夏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过来一看,电话是欧阳红打过来的,于是便接通了。只听欧阳红小声的说道:“请借一步说话”

    嘿这个女人今天怎么如此的神秘,夏建心里感到好笑,但他还是站了起来,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关好房门,夏建这才问道:“什么事你快说吧”

    “我们今晚在何晶家见面,我有要事告诉你,记住你一个人来”欧阳红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