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鸵鸟蛋的变化

    萧陌玉却是笑道:“带,必须得带。这只放我这儿吧,等咱们上路了,就有人帮着拿了!”

    宁无双眉头一跳,道:“不是就去咱们两个人吗?还有谁要去?”

    萧陌玉神神秘秘的说:“也许不止咱们两人,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绿儿一听,却是激动得不行。

    “小姐,带的人多的话,要不将绿儿也带上吧?”

    这次京城这行凶多吉少,宁无双自然不打算带上绿儿。

    她笑道:“你还是算了吧,去后院里找吴妈,告诉她一声,让她准备一下,明天跟我去京城。”

    既然不止他们两个人,那她得将吴妈带上,正好让她看清楚,那些人是怎么对付她这种失去用处的人。

    “啊?吴妈都能去?”绿儿怎么越听越觉得委屈呢?但想想小姐的做法,又有些难过。

    宁无双说:“吴妈当然得去,她可是我的奶娘呢!绿儿可不一样,你是我的小心肝,你在这里等我,乖啊!”

    收拾好东西,绿儿十分不乐意的去找吴妈。

    其实她什么都清楚,此次回宁家凶多吉少,小姐是怕她受委屈。

    她不去也好,她除了哭鼻子,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去了反倒是给小姐拖后腿。

    “你这婢女有点儿意思!”萧陌玉笑道:“她又怕,又觉得自己应该跟过去!”

    “她跟着我吃了不少苦!”宁无双淡淡的说。

    随即她看向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鸵鸟蛋。

    不知道为何,她觉得自己应该带上它。

    宁无双走到桌子边上,抱起这只蛋,却惊奇的发现蛋壳底部发生了变化。

    平常将它放在特制的架子上没看到,这把起来才看到。

    她惊讶的啊了一声。

    正在收拾东西的萧陌玉转过头来,问:“怎么了?”

    宁无双急道:“哎哎,萧陌玉,你快来看看这下面是什么?”

    蛋壳上的花纹十分特别,就像有着一幅山水画。

    这是他们早就看到的,只是这会儿又起了些变化。

    要说以前这幅山水画更像是抽象的泼墨山水,但此时那蛋壳的底部的线条逐渐清晰起来,上面附着一层血液干渴的暗红色,它们汇集成清晰的线条,将这幅抽象的画作逐渐向严谨的工笔方向发展。

    要是让它的线条全部清晰起来,该是怎么一幅生动的画作。

    两人看得啧啧称奇,萧陌玉奇道:“你对它做了什么?”

    宁无双道:“前几天我在它的身上滴了些血!”

    万象国所在的小世界被封印了几万年之久,不管这里的人的祖先们以前来自哪儿,但现在的人,至少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用鲜血契约灵兽的方式,所以萧陌玉并不理解宁无双的做法。

    他问:“你没事儿在它身上滴血做什么?哪儿破了?给我看看!”

    宁无双本能的就收手,却被萧陌玉一把抓出来。

    小小的一道口子其实已经好了,只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条淡淡的印记。

    萧陌玉面色黑了几分,拉着她的手在自己唇上轻轻触碰一下,淡道:“无聊了,玩儿自残?”

    宁无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