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血契

    她抽出自己的手,说:“我哪有这么无聊?我只是在书上看过用鲜血契约灵兽的方式,就滴了几滴血试试而已嘛!”

    “鲜血契约灵兽?”

    萧陌玉还是第一次听了这个说法。

    不过看到那奇怪的蛋壳发生的变化,他却并没觉得宁无双的话是无稽之谈,反倒是勾起他的兴趣来。

    他指着那蛋壳发生的变化道:“看来你说的有些道理,只是好像血不够。”

    萧陌玉将鸵鸟蛋放回到架子上,拿出匕首在自己的手上割了一刀,鲜血便一滴滴向着那蛋壳滴落下去。

    两人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蛋壳,期待着它的变化。

    只是让人遗憾的是,萧陌玉的血并没有被蛋壳吸收,而是顺着蛋壳滑落,滴在了桌子上。

    两人对视一眼,宁无双低声道:“许是它已经吸了我的血,不喜欢你的血了。”

    这让萧陌玉感到挫败,这没出壳的小家伙居然嫌弃他?

    “还是我来吧!”宁无双说。

    她的血对这个蛋壳有反应,这让她感到十分的兴奋。

    她相信这东西一定不简单,一定。

    只是萧陌玉看着这么大个鸵鸟蛋,又看了看媳妇儿纤白的胳膊有些心疼。

    这得多少血啊?

    “要不还是等等吧!”他说。

    “为什么?”宁无双纳闷。

    “先将你养肥一些,血才够!”

    宁无双:“”

    “我怕你失血过多”

    “闭嘴!”雨点似的小圈圈向他揍过去,怒道:“永远别跟我提肥这个词,谁提老娘跟谁急!”

    有的人永远不会知道以瘦为美的世界观里,提肥这样的词代表什么,反正她更乐意听胖。

    宁无双抖了抖自己胸前的大白兔,她觉得自己已经够胖了。

    看到宁无双拿着刀子正在自己胳膊上比划着怎么下刀,萧陌玉无奈叹道:“我真的只是好心提醒。”

    宁无双没理他。

    “哎,猜你的心思比猜银狼的还难!”

    银狼就是昔日冰狼雪域中的妖王。

    萧陌玉眯了眯眼,真正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宁无双。

    宁无双两眼放光,一直盯着那只鸵鸟蛋,并没有看到萧陌玉眼中散发出的异样目光。

    过了好一会儿她还拿着刀纠结着没有下手,萧陌玉一把抓过去,利索的给她胳膊上割了一刀说:“反正你是打定主意了要割,我来吧!”

    宁无双疼得叫了一声,却也只能任命的看着鲜血流出来。

    她就是没舍得割,宁大小姐这么好的皮囊,割哪儿都觉得不合适。

    鲜血一滴滴顺着蛋壳的顶端滑落,与萧陌玉的血不同,宁无双的血滴落在蛋壳后,滑倒底部暗红色线条的位置就停了下来,而是自动将那幅没有完成的画的线条勾勒出来。

    血越来越多,线条就越发的明朗起来。

    两人都看得出神,只是眼看着画卷已经显现大半,宁无双却有些失血过多,头晕得很。

    “再坚持一会儿!”

    萧陌玉这会儿不心疼媳妇儿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颗蛋,顺便还塞了颗什么药进宁无双嘴巴里。

    宁无双吃下药丸,入口即化,随之而来一股热流,让整个人都舒爽无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