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她是什么样的人

    宁无双一路急冲冲的走出院门,却正在院门口,遇到了穿着整齐,怕是正打算去皇宫赴宴的宁宏。

    呵,真是巧了。

    “无双,一会儿咱们就要去皇宫了,你与武帝王可准备好了!”

    好了?

    宁无双随即一笑,道:“好了啊,就这身衣服不可以吗?”她抬起手给他看,笑得如阳光般明媚。

    宁宏看着她,有那么一瞬的失神。

    陆月桐死了十六年了,他从没有梦到过她,却在昨天晚上梦到了她,她还对他挥手,像是在道别。

    可是她面上带的笑意,就像此时的宁无双一样,笑得明媚,却带着一丝嘲讽的意味儿。

    宁宏紧蹙着眉,看着宁无双这一身衣服皱眉道:“衣服倒是不错,只是怎么这么多灰尘?去皇宫面圣,不像是在家里,还是慎重一些好。”

    宁无双低头看了看,衣摆上确实被染上好多灰尘,这是在那间密封的院子里染上的。

    萧陌玉这时跟了上来,见着宁无双与宁宏并没有撕破脸皮他才放心。

    “宁相,早啊!”萧陌玉就是这么同他打招呼。

    宁宏也习惯了这个目中无人的年轻人,他都不指望宁无双叫一声爹,更不指望萧陌玉叫一声岳父。

    毕竟这两个人,都活不久了。

    “武帝王,您早!”他冷哼道。

    同时,他注意到他们两人的衣服上都有很多灰尘。

    这处院子他才让人修缮过,打扫得干干净净,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灰。

    一想到方才萧陌玉急急追出来的方向,宁宏蓦地怔住了。

    是哪里?

    宁无双淡笑了下,很快为他解惑:“今日我与萧陌玉起得早,就到后院的林子里四处走走,却在林子深处看到一处荒院。萧陌玉好奇,非得进去,所以我们就进去看了看,这不,弄了一身的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看到。”

    萧陌玉:“”我好奇非得进去?

    “爹,你怎么在林子里建了那样一处院子,怕是平时也没有人会跑到哪里去吧,都荒废了!”

    宁无双似笑非笑的看着宁宏,样子漂亮又单纯。

    若不是他们都心知肚明,还以为这是一对父慈子孝的父女呢。

    宁宏怔了一瞬,哈哈笑起来:“那处院子,是爹与你娘,当年一时兴起建造的院子,你娘去世后,就荒废了。”

    “哦,是这样啊?”宁无双继续问:“那我娘是怎么死的?”

    宁宏轻叹道:“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她是生你的时候难产死的。”

    宁无双心中一阵阵的冷笑,尤其看到宁宏如此气定神闲的说着谎话的时候,她为陆月桐不值。

    “那她是什么人?我除了知道她是我娘之外,怎么从没听人提起过她?她的娘家人呢?”

    宁宏依旧很淡定,他大概是早就想好了说词。

    “她与我一样,是一个孤儿。”

    呵,果然是个好说法!

    “好了,别问了,你们衣服脏了,还是快回去换身衣服,大家都等着呢!”

    宁无双还想说些什么,却一回头,看到萧陌玉面色有些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