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今日扯老底

    因为曦公主的劝酒,这场宴会还未等到正主来,便已经变了味道。

    宁无双借着酒劲儿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反正宁相一家的脸是丢尽了。

    “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狠心的爹?我在宁府生活十五年,你有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你有没有将我当成一个人看?啊,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哎,无双,你说什么呢?你怎么会这样子跟你爹说话?”宁夫人脸都白了。

    她是来揭宁家老底的吗?

    “就是啊,五指还有长短呢,对儿女们偏颇些也无可厚非嘛,谁能将一碗水端平的。再说了,你弟弟妹妹不是还小嘛!”

    宁家人,还有在场的各位臣工们都傻眼了。

    他们倒是看到曦公主坐在宁无双身边,一直在劝她的酒,却没想到喝醉酒的宁无双直接耍起了酒疯,直指她亲爹宁相。

    各府命妇们争相相劝,却没有一点儿用处。

    “呵,偏颇些?要是只是偶尔一碗水没端平就算了,可是他们怎么对我的?哼,我嫁的可是武帝王萧陌玉,他们给我准备的嫁妆让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宁无双像个泼妇怨妇一般发泄着自己的情绪,打开了袖囊,将里边的东西全都倒出来。

    全是她从武帝城带来的嫁妆,就等着这一天呢。

    一大堆旧衣服,破烂的玩意儿被倒了出来,大家都傻眼儿了。

    宁夫人目瞪口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宁宏则是忍着胳膊上的疼痛,冷着脸看向宁夫人。

    他是换了一身衣服才出来的,一套黑色的衣服,除了看起来脸色有些白以外,没有人知道他受了伤。

    “哎呀,这不是无月的衣服吗?我前年与她在学府比赛的时候她就穿的这身,后来摔了一跤,将膝盖给摔破了,她就再没穿过。”一个年轻的女子拾起一件衣服,惊讶的发现那摔破的位置都一样。

    众人惊讶不已,问宁夫人:“这真是你给你家大女儿准备的嫁妆?怎么还有你家无月的旧衣服呢?”

    “岂止旧衣服啊,你们看,这几件衣服上还有补丁呢。哎呀,这样的衣服我家连打发下人都不要,怎么能拿去给你的大女儿当嫁妆,”

    宁夫人尴尬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当初想着宁无双这一出嫁,也活不长了,随便拿了些破烂玩意儿撑箱子,却不想她不但没死,还活着回来了。

    这一通的酒疯耍得将宁家的脸都丢光了。

    回头看看宁相的目光,只看一眼她都觉得可怕。

    宁无双却是推开了扶着她的一位命妇,红着脸道:“什什么大女儿?啊宁夫人啊,我才不是她的大女儿,她给我娘提鞋都不配,她不过是我爹养的外室罢了。”

    什什么?

    大殿中的人顿时惊讶万分。

    这宁家到底藏有多少秘密啊?先是无端的冒出个长女来,来赐婚给武帝城萧陌玉,这下又突然冒出个夫人外室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宁夫人被宁无双闹得脸色赤红,面对大家问询的目光,她一边尴尬的躲避,一边扯出一个难看的笑,伸手去拉宁无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