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萧陌玉入宫

    照说他们应该将萧陌玉给拦下来的,可是萧陌玉岂是几个小小侍卫就能拦得住的?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萧陌玉冲进了宫内,却只能拼命的追进来。

    “今日的接风宴在哪儿?”冲进皇宫以后萧陌玉就放慢了速度,一边记下这宫殿,一边抓着一个侍女问。

    那侍女只看到一只猛兽向她扑过来,未见萧陌玉本人,只吓得立马将宴会的地址告诉了他。

    得到了可靠的地址,萧陌玉立刻掉转云豹向侍女所说的地方冲过去。

    云豹来去如风,一路上的侍女,没有一个看清云豹身上坐着的人。

    “那是谁?”一个侍女小声的问。

    “不不知道!”快吓傻的侍女说。

    “他怎么敢在宫里骑乘灵兽?莫非他就是武帝城的萧陌玉?”

    “啊?萧陌玉?”

    那指路的侍女后悔不已,她怎么就吓得没敢看呢?

    宁无双的刻意引导,宁家人已经被舆论推向了至高点。

    萧启凤想要忽视都不行,只得头疼的撑着额头,道:“宁相,你家长女状告你虐待了她,还伙同外面的女人杀了她娘,可是事实?”

    宁宏可以无视大殿中所有的人,却无法无视萧启凤。

    他忙起身,抬起的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对萧启凤拜了一拜,道:“回皇上,绝无此事!”

    “哦,那你的长女难不成真是喝多了,正在胡言乱语?”

    宁宏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大概是跟她昨夜里做了个梦有关。”

    “梦?”

    “是啊,她今早告诉我,她昨夜里梦到了她娘,她娘告诉她,是我杀了她。可是梦中之事岂能当真?不是有个说法,梦中的事都是反的吗?”

    宁无双嗤笑一声,又道:“那你怎么解释我与宁无月只相差三个月?难道你要否认,这个女人大着肚子进门的事吗?”

    宁宏皱起了眉头,冷哼道:“我承认,我有做过对不起你母亲的事。纳琪云为妾的时候你母亲正有孕在身,我不希望在这时候告诉她,免得她动了胎气。所以才将琪云先纳为外室,就是想等你母亲生下你之后,再告诉她这件事,谁曾想,你母亲生下你之后便去世了。

    偏偏这么巧合,下人们嘴碎了些,给你讲了些不该说的事,让你这么多年来对我怀恨在心,不认我这个父亲我无话可说。可是你要污蔑我杀了发妻,我却无论如何也不会认!”

    这两父女,就像仇人一样在大殿之上箭拔弩张,正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宁夫人是个外室转正无疑,欺压宁相前夫人的女儿无疑,宁夫人给宁无双准备的嫁妆全是破烂也无疑。她的恶妇罪名算是落实了。

    只是宁相伙同宁夫人杀了他的亡妻,宁无双只是嘴上说,拿不出证据,而宁相的说词,好像也有些道理。

    一时间大家不知道听谁的好。

    宁无双甩了下昏沉沉的脑袋,心道:今天要让他认罪还真是不行,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她没有证据,全凭一张嘴。可是宁宏那张嘴似乎也不差啊,几句话就扳回来一局。

    等**层层叠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