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关心

    要让他认罪,除非逼迫他交出陆月桐的尸体,在尸体上寻找答案。

    但是陆月桐的尸体经十多年仍旧栩栩如生,要是让这群贪婪的人发现,才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

    届时,大家关注的重点怕都在那具尸体上,要回陆月桐的尸体只会越来越难。

    场中一度冷寂,萧启凤才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此事就此作罢,谁也不准在今夜的宴会上再提起。宁相,父女之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仇恨,回家慢慢说,总会好的。”

    皇上都发话了,大家自然不敢在说什么。

    吃瓜群众们再好奇,也只能留着离开皇宫后再谈。

    曦公主绕过众人向前一看,一个熟悉的人正在大殿外与守殿的侍卫说着什么,那光彩照人的一张脸让人过目不忘,不是萧陌玉又是谁?

    他来了!

    曦公主激动不已,显得呼吸都有些凌乱。

    她看向对面,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宁无双又是嫉妒,又是幸灾落祸。

    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萧陌玉?

    眼见着萧陌玉被守门的侍卫放进来了,她突然提高了音量大声道:“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萧陌玉?才喝几杯呀,就醉成了这样,耍起酒疯来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父皇,这宁无双行为不端,女儿请父皇让人将她赶出去!”

    本来皇上都息事宁人了,曦公主却突然冒出这样一句来,让大家都惊讶不已。

    宁无双的瞌睡都惊醒了。

    她刚才与宁宏一家子撕过,不想跟人撕,好像有些人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还想趁热打铁,来领教领教她三寸不烂之舌的怼人功力?

    “哦,我的王妃怎么耍酒疯了?”

    至到大殿外那个丰神俊朗的年轻人带着戏谑的笑一步步走进来,大家才明白过来曦公主是什么意思。

    天下女人都肖想着萧陌玉也不是什么秘密,她曦公主也一样。

    只是碍于那层血亲关系,她只能干看着,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

    “萧陌玉?”

    萧陌玉总算是姗姗来迟!

    上方坐着的萧启凤也放下了心,看着这个杀子的仇人,难得他还能挤出笑脸来。

    “陌玉来了,快快入坐!”

    “皇上!”萧陌玉站在大殿之间,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礼。

    他全身上下散发出的,就是他这个年纪的少年人该有的狂傲不拘,这让大家都很尴尬!

    萧陌玉转过脸,看到宁无双明显有些红的脸颊终是没说什么,而是尽快的走向了她。

    “喝酒了?”他低声的问。

    “嗯!”宁无双轻轻点头,看了一眼对面眼睛快喷火的曦公主道:“公主说与我一见如故,我也有这种感觉,所以就和她多喝了几杯。”

    “来,吃一粒解酒的药丸!”萧陌玉迅速的掏出一粒药丸给宁无双吃下,药丸下肚,她才感觉脑袋没那么晕了。

    她醉酒不假,只是没有醉到发酒疯的地步罢了。

    对面的曦公主讽刺的笑了一声,道:“武帝王,你挑王妃的本事不怎么样啊,这女子方才耍起酒疯的泼妇模样你是没看到,真真是丢尽了萧家的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