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害怕陆月桐

    特殊的蜡烛将屋子照得透亮,屋内器具倒影在他的瞳孔之中,让他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恐惧一点点涌现出来。

    这间屋子,当年他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对她摇尾乞怜,她就像个女王一样高高在上,埋葬了他做为一个男人的所有尊严。

    “啊”过往的记忆涌现心头,宁宏抱着脑袋发泄似的大叫了一声。

    她就是被自己掐死在这间屋子里。

    她已经死了,有什么可怕的?

    宁宏痛苦又恐惧,大声吼道:“你还在是不是?有本事你出来,我宁宏,要向你讨教一二!”

    他机警的盯着周围,屋子里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异动!

    “你出来啊?不敢出来吗?”宁宏一边四处打量着四周,一边低声的念着。

    “你活着我敢杀你,你死了我更不怕你,你敢出来,我就敢再杀你一次!”

    宁宏一边机警的盯着这间屋子的每个一角落,一边轻轻后退着。

    突然在他后退的时候踩到了门栓,精神高度紧张的宁宏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上,吓得他又大叫了一声。

    他忙挥舞着双手,调动着灵力对着这屋子射出一道又一道的水箭。

    嘴里大喊道:“你来了是不是?我不怕你,我宁宏不怕你,啊,杀了你,杀了你”

    他像疯子一样怒吼着,屋子里很快就变得一片狼藉,满地的水渍!

    宁无双与萧陌玉跟来,远远的就看到正在屋子里发狂的宁宏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萧陌玉说:“做了亏心事的人怕是就会像他这样,看得出宁宏当年,确实是很怕你娘!”

    宁无双不知道宁宏与陆月桐的相处模式,不过在这个男权社会中,陆月桐那种强者为尊的理念想来是会与宁宏起冲突。

    偏偏宁宏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绝对的直男癌,要让他向自己的女人低头根本不可能,也难怪了会发生这场悲剧!

    当然,大概这件事还跟宁夫人有关。

    宁无双是不知道宁夫人怎么跟宁宏勾搭上的,只是在那种情况下,要是被拳头比天硬的陆月桐知道了宁宏敢养外室,还不得当场拍死他们那对狗男女?

    所以正在陆月桐生完孩子,最虚弱的时候,宁宏杀了她。

    这也是宁宏唯一可以杀了陆月桐的机会。

    “啊我知道你在这儿,你出来,出来啊!你不肯教我,看看我自己学得怎么样啊,啊哈哈哈,你那么厉害,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中!”

    宁宏像疯子一样叫嚣着,将屋子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

    宁无双忍不住要冲进去,萧陌玉却是拦住了她。

    “再等等,他还没有拿出你娘的尸身!”

    宁无双被他气得,差点儿误了大事!

    屋子里一片狼藉,仍旧不见陆月桐半个鬼影。

    但是宁宏相信,陆月桐一定还在,不然宁无双不可能知道那么多事。

    那些事情,只能是陆月桐亲口告诉她!

    “哦,对了对了,你在呢,你一直在这儿呢!”

    宁宏从袖囊中,将蜷缩在一起的陆月桐放了出来,丢在那张满是干渴血污的床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