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较量

    宁宏看了一眼萧陌玉,突然嘴角一勾,冷笑道:“这儿也没什么人了,你也别装。说吧,将我女儿藏到了哪儿?”

    “我就是宁无双!”她自然不会随便承认那种匪夷所思的事,道:“你这十几年才见我几次?你就这么笃定,你了解我?或者说你知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

    宁宏眯了眯眼,就算他不了解以前的宁无双,但他相信,被养在宁府后院儿的宁无双不可能长成这样子,这般的凌厉,像利刃一样。

    他看向了萧陌玉,道:“你相信他就是我女儿吗?萧陌玉,我告诉你,她不是,她就是一个假货,她将我女儿害了!”

    萧陌玉却是淡笑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这件事一定发生在她来王府之前,我认识的无双就是这个样子。不知道你说她不是,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就是这个样子?

    宁宏仔细的回想,最有可能出事的不是在宁府,也不是在武帝王府。

    她性格大变是在来到武帝城的路上。

    “路上,一定是在半路上,她将我女儿害了。萧陌玉,你得相信我。”

    萧陌玉挑了挑眉,淡笑道:“哦,既然如此,那与我何干?”

    “你”宁宏一脸的不可思议,“可她是假的。”

    “对我来说是真的就好了。”萧陌玉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将女儿嫁过来打的什么主意,要是你的女儿,怕我早就死了吧。换了更好,至少她是站在我这边的。”

    宁宏瞳孔一缩,顿时哑口无言。

    是了,他知道是假的有什么用?对萧陌玉来说,重要的不是这个女人是谁,而是这个女人会不会害他,是不是跟她一条心。

    而宁无双这边,看着宁宏演戏都累得慌。

    她道:“你不必怀疑我是不是宁无双!”她扬起手腕,露出手镯来,道:“能打开这个手镯,就表示我是陆月桐的骨肉,身体里留着陆家的血。你不是一直好奇你为什么不能打开它吗?因为你是外人!”

    宁无双一脸的得意洋洋,差点儿没将宁宏气死。

    就说嘛,他就说吧,自己修练的灵力是陆月桐亲自相传,却打不开她的手镯,原来是血脉问题。

    既然血脉没有问题,那么她真的是宁无双?

    他真是不敢相信,一个人可以变化这么大。

    “你们在聊什么?”

    太妃已经回来了,那宁宏便立即换了一张脸。

    脸上的狰狞不见,变得和蔼仁善。

    “太妃!”他站起来,向太妃见礼。

    “嗯,亲家,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既然都要一起下湖了,太妃对他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宁宏哈哈笑道:“久闻太妃女中豪杰,样样都不输男儿,今日一见,所传非虚!”

    太妃其实不太喜欢拍马屁的人,宁宏这一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

    而宁无双,恰好就是最不会拍马屁的一个人。如此一对比,这对父女的性子还真是天壤地别。

    太妃面色沉了下来,道:“我夫君去得早,留下孤儿寡母的,要是不厉害一点儿,那还不得被人欺负?算了,过去的事就别提了,越提越伤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