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逼迫

    宁宏仍旧是一脸的冷漠,淡淡的说:“所以我觉得这里就你最合适,你们两个人,总得有一个人去献祭,我也不希望是无忌啊,毕竟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宁夫人全身一僵,看着那人型祭台阵阵发抖。

    龙且都看不下去了,虽说他也是自私的,但这种情亲戏码看多了,难免心里不舒服。

    眼下看是宁宏在逼迫自己的妻儿,往大了看,又何尝不是他们这么多人,在逼迫宁宏一家。

    龙且对宁宏怒道:“宁相,你最好还是尽快下决断。”

    宁宏看了一眼宁无忌,到底还是有几分不忍。

    宁夫人这句话说得倒是不错,宁无忌是他宁家唯一的一条根,他有野心,不到万不得已时,也不想断子绝孙。

    想到此,他一把抓起了宁夫人,冷道:“你给我过来,这里只有你最合适!”

    他再次拽着宁夫人往那人型凹槽里拖。

    “不,我不去,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为你生下一儿一女,一日夫妻百日恩”宁夫人虽然不想儿子去送死,但她自己也怕死啊。

    而且还是这么残忍的死法。

    “你给我住口!”宁宏的脸狰狞又扭曲,冷冷的道:“你还敢跟我提一儿一女?要不是你当初给我下药,要不是你偷偷的怀了宁无月,要不是你在我耳边蛊惑,怂恿我去杀了陆月桐,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是你这女人毁了我的一切,要不是你,我早就去了神州大陆做了陆家的女婿你上去,就当是还了欠陆月桐的债!”

    宁夫人满脸的惊恐,“不,不是这样的。”

    他自己做下的事,后悔了,就将所有过错归结到她的身上?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怕?

    “要不是你总是抱怨和陆月桐在一块儿太压抑,要不是你总跑来我家里喝闷酒,我又怎么会有机会?你早就想杀了陆月桐,我只不过是递了一把刀,要说欠陆月桐,你欠的比我欠的多得多,要上去也是你上去”

    眼看着到了人型凹槽的旁边,宁夫人却开始拼命的挣扎,将宁宏往那人型凹槽上按去。

    对对,应该宁宏上去才是。

    宁夫人后悔莫及,她先前怎么就觉得应该救他呢?

    “上去的应该是我?”

    宁宏一声冷笑,宁夫人那点儿力气哪里是他的对手?一下子就被他揪住了头发,疼得不能动弹。

    “夫人,我记得你说过愿意为我去死的,要不然你又怎么入得了相府呢,是不是?现在,就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上去吧”

    “啊不不,不要”宁夫人放声尖叫。

    “住手”宁无忌挡在了宁夫人与石槽中间,盯着宁宏一脸悲痛的道:“只要有一个人就够了是吧?我去。”

    “你去?”宁宏看着这个少年儿子神色复杂。

    “对,我去,不过你要答应我,要保证娘的安全。”

    宁夫人盯着儿子眼泪不停的流,眸中,渐渐变成一片死寂。

    “无忌,别,不要信他。你死了娘也没法活了,他不会让我活的。”她再转脸看向宁宏,大概也真是绝望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