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绝望

    她虽然一直留着泪,却没有惶恐悲伤,而是认命一般,眼中一片死寂。

    “你放开我,我答应你去献祭,你让我和无忌说几句话。”

    宁宏的狠毒让在场的众人都咂舌不已,宁宏看向态度最强硬的龙且。

    龙且也是被他们一家人吓倒了,轻轻摆手,道:“让她去吧。”

    这种事情要怎么说?大家都看到宁宏在逼迫这对母子,可也是因为大家在逼迫宁宏。

    这一幕无毒不丈夫,虎毒食子,对上母子情深,真是比随便拉个弟子来献祭还更精彩。

    宁无双站在萧陌玉身旁,低声对他说:“过了十几年,他是越来越狠毒了。我能活这么久,真是奇迹。”

    萧陌玉轻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背。

    “咱们且当一场戏看吧,宁夫人死后,你那弟弟才要出息了。”

    宁无双:“”

    宁夫人已经放弃哭求了。

    整个过程她都看着,其实她心里很明白,她挣扎也没用。

    将宁无忌拉到了身边,她低声的说:“这些人想让你爹宁宏去献祭,你都看到了。没有一个人帮他,他全是仇人。你可知道,他为何活成了这样?众叛亲离,成为过街老鼠。”

    宁夫人眼泪巴拉拉的流,一度哽咽后,她才继续说:“你将来,不要学他。娘到今日相信了一句话,好人有好报,那些十恶不赦之人,早晚是要遭报应的。他还活着只因为时候未到而已。你要答应娘,好好的活下去,忘记仇恨。他再怎么畜生,毕竟是你爹。谁都可以取他的性命,可是你不行。”

    宁夫人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轻轻抚摸少年漆黑的长发。

    她将少年的长发解开,拿出随身携带的梳子为他静静的梳头。

    “可怜我当初那么看不起宁无双的娘,我一直以胜利者自居,原来我和她其实一样,对他来说,只是有价值与没价值的区别。等我们没有价值了,结果都是一样。

    无忌啊,你不要阻止娘,娘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代替娘去受死是不是?可是宁宏那样的人,你呀,太看得起他了。你这次替了娘,下一次呢?若是有人牺牲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将娘拉出来。就算我活着到了神州大陆,我这样的人,也活不下去。你不一样,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宁无忌看着宁夫人,没有眼泪,同样的目光空洞。

    只有在宁夫人对他说起不要报仇的时候,他的睫毛才微微颤抖了一下。

    听到宁夫人说,要他好好活下去的时候,再次颤动了一下。

    若是活着连仇都不能报,他又能做什么?难道活着见证老天开眼的那天,看看宁宏这样的人,最后会有什么下场?

    宁夫人为少年重新梳理了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此生,怕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宁夫人满意的看着这个年仅十三岁的儿子,嘴角勾起一丝苦笑,站起来看向人群,最后却是将目光落到了宁无双身上。

    在大家的注视下,她走向了宁无双,突然向她跪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