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逐的吃货

    唐晨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

    灵谷灵果灵兽,都是他从未品味过的。后来唐晨从门派典籍室翻到一本尘封已久的《朵颐录》,里面记载了很多美食信息,种种前所未见的食材,书中对食物口感的细腻描述,让他垂涎三尺,眼界大开。

    于是吃货很快确立了新的人生目标:吃遍《朵颐录》中记载的美食!

    出了这样的弟子,对千符门无异于一场灾难。

    念其年幼无知,修炼天赋尚可,师门长辈们开始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以种种方式挽救迷途少年。或横眉怒斥,或苦口婆心,或禁足禁闭,陷入绝望的师傅最终使用了武力,用那双布满老茧的粗糙手掌,残酷殴打少年粉嫩的小屁股,但少年不改初心,坚决不肯回头,誓死悍卫“修炼无用论”。更过分的是,这厮吃货本色渐渐显现,自个成天游手好闲不说,还经常弄好吃的引诱同门,教唆众人向他看齐,甚至策划举办一场厨艺交流大会……

    眼看门风即将崩坏,为避免出现更多吃货,师门长辈不得不痛下决心。

    治病救人是彻底失败了,但还可以惩前毖后。

    师门要求离经叛道的问题少年外出游历。

    大家都明白,所谓外出游历,实际是变相逐出师门,门派没把话说死,完全是为了顾及唐晨师傅的颜面。以唐晨对门风的破坏力,如果不是师傅一直在为他开脱求情,问题少年早已被扫地出门。

    离开时,师傅在山门内默默目送。

    师傅对少年的突然沉沦伤心欲绝。

    师傅无法接受,从小乖巧听话的好徒儿,一场大病后性情骤变,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少年以前乖巧听话,从不会忤逆自己,现在却固执得可怕。他的那些奇谈怪论,还有闻所未闻的烹调知识,又是哪里来的?

    唐晨无言以对,师傅对他好,可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对一位志在吃遍《朵颐录》上美食的吃货而言,因修炼放弃天下美味,纯粹是惨无人道的自虐行为,唐晨完全无法接受。与其勉强自己痛苦终生,还不如早作决断,长痛不如短痛。

    道不同,不相为谋。

    离开千符门后,他便背着餐具,开始飘泊之旅。

    那一年,唐晨十二岁。

    “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了,岁月果然是把杀猪刀……”唐晨感慨着。

    吃了些干粮,身体稍稍恢复些力气,唐晨不顾浑身上下的酸痛,强迫自己赶紧起身。他希望赶在太阳下山前,找到出去的路。

    在山崖下,唐晨找到一汪清潭。

    潭水清澈澄净,甘甜可口。唐晨饱饮后,将全身上下洗得干干净净,又在水潭边将伤口处理完毕,以免血腥味招来林中的野兽,继续上路。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没有找到出口。

    唐晨的心情变得沉重。

    从山崖走势和树林分布看,这里似乎是个绝谷!

    走了这么久,满眼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看起来就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森林,可唐晨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一时间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唐晨突然停下脚步,浑身发冷。

    他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

    没有蜂蝶昆虫,也没有飞禽走兽,一路走来,唐晨没有看到任何动物!

    风摇动树叶,发出沙沙响,却始终未曾听到森林中应有的虫鸣和鸟叫,更别提虎啸猿啼。唐晨飞奔回到水潭边,试图在潭中找到一两尾鱼,证明这里并非动物禁区,给自己一点安慰,可无论他多么努力,仍然没有任何发现,潭边也没有动物饮水留下的痕迹。

    作为一名修士,哪怕是炼气五层修士,也能通过神识快速感知到水源,唐晨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他有很大把握,这是附近唯一的水源。

    唯一水源,却没有动物来饮水……

    最后一缕阳光在森林中消失。

    唐晨的心就象这森林一般,渐渐坠入黑暗。

    没有动物的森林,带给唐晨庞大的心理压力,未知的恐惧令人不安。

    唐晨面对恐惧和压力时,自我调节方式简单而有效:吃。

    战斗需要消耗精力和能量,为了更好战斗(虽然他实际没什么战斗力),吃!美食有助于分散注意力,为了缓解压力,吃!进食是一个过程,进程会消耗时间,无聊时为了打发时光,吃!开心时吃东西可以让心情更好,不开心时吃东西可以忘记烦恼,饿的时候需要进食延续生命,不饿的时候也可以吃点什么积蓄能量……

    总之,任何情况下,吃东西都是首要、必需、理所当然且一定会让世界更美好的正确选择。

    吃货的世界观,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如果哥注定要交代在这里,那也得吃饱了再说,绝不做饿死鬼!”

    看着兔子遗体,唐晨麻利地从腰间取下另一个袋子,并熟练地从里面取出一件件物品:油、料酒、辣椒、甜酱、盐、茴香、桂皮、香草……除了装着各种调味品的小瓶外,还有砧板、刀具、铲子、大小汤勺、滴水篮、汤盆、碗筷、炒锅、瓷煲,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到最后,他甚至拿出一套绑好的烧烤叉。

    拿出的东西,早已远远超出袋子的正常容积。

    这个袋子显然不是普通袋子,而是有内部储物功能的乾坤袋,虽然是最低级最便宜的那种,但已能让他随身携带足够多的餐具和调味品。

    唐晨眯缝着眼睛,打量着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烹饪物品,就象无敌大将军在检阅自己麾下最精锐的部队一般。然后又将东西一一装回去,最后只留下一把牛角刀、砧板、餐具、一些调料和烧烤叉。

    他已想好怎么对付那只已英勇就义的可怜兔子:烤着吃。

    从高崖上坠落的恐怖经历,还有在谷中没找到出路的担忧,此时都不翼而飞。唐晨望向兔子的目光专注而柔和,象一位虔诚的高僧朝拜佛祖,杂念被抛到九霄云外,脸上全是圣洁的光辉。

    对一个吃货来说,美食的魔力足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手上有现成的珍贵食材:草科兔,这让唐晨制作美食的动力达到满值。

    水潭边,他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完成了剥皮、清洗、剔骨、切割等一系列步骤,其娴熟老练的刀法,以及对动物身体构造的熟悉程度显露无遗,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

    不一会,兔子便只剩下一副完整骨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