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离火经》

    所有肉被切成适合的长度和大小,拌上调料,整整齐齐地摆在盘子里。

    唐晨看着盘里的兔肉,眼睛闪着光,象极了一匹饿狼。不过作为一名对烹饪有相当经验的吃货,他知道,这些兔肉至少需要腌制半柱香时间,烤出来的味道才足够鲜美。

    珍贵食材难得,可不能学那些饥不择食的家伙,干出焚琴煮鹤的蠢事。

    唐晨一直认为,吃货是分档次的。

    吃是一门学问,狼吞虎咽的统统是吃货界的耻辱!

    等待的时间,唐晨也没有闲着。

    烧烤需要柴薪,但使用的柴薪不同,烤出食物时口感也会有明显差异。柴薪不能太湿,否则燃烧时会产生大量浓烟。柴薪的种类同样非常重要,譬如取自柏树的柴薪,烤出来的食物会自带柏树特有的香味,老腊肉用柏丫熏过后更贵不是没有原因的,味道更好,自然能卖更高的价钱。

    任何关系到美食的知识,唐晨都有强烈的学习**,并付诸实践。

    他的例子证明一个真理:贪吃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

    森林里很多枯枝败叶,唐晨很快便在附近找足烧烤的柴薪,唐晨没有就此收手,他准备为过夜准备足够的柴火。在野外过夜,点起篝火能吓退大多数野兽,虽然这片森林还没有发现任何动物出没的痕迹,但唐晨还是愿意多做些准备,有备无患。

    唐晨选择地临时营地,很快便堆砌了足够使用整晚的柴薪。

    估算了下时间,草科兔肉还需要腌制一会。

    唐晨开始在营地周围的树木旁边转悠。

    没有动物的阴霾始终挥之不去,这片森林让唐晨极度不安,他无法预知自己将会遭遇什么。他准备今晚就在地上过夜,用篝火抵御可能的攻击,但不是所有野兽都会被火吓住,他做好了必要时上树自保的思想准备。在此之前,他得弄清楚哪些树可以迅速爬上去。

    唐晨一直很怕死。

    因为只有活着,才能吃到更多美食!

    兔肉终于腌好。

    尽管谷中没有动物的阴影挥之不去,但唐晨烧烤时,仍然轻松而愉悦,所有困扰和烦恼,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单掌伸出,一团火焰凭空出现。

    ,是唐晨主修功法,很普通,好处是略微增强修士控火能力,在炼器、炼丹、炼食等领域应用广泛。唐晨有将发扬光大的趋势,被大量应用于烹饪领域,从点火、烹制、到将食物残渣毁尸灭迹,唐晨玩得越来越熟练。

    柴堆被点燃,初时还有些烟,但唐晨很快用熟练的手法让火稳定下来。

    一根腌好的兔肉条,被串到自制的烧烤叉上。

    一手控制柴火,一手控制烧烤叉,烧烤叉在火堆中不断翻动。兔肉蕴含的油汁被逼了出来,发出滋滋地响声,很快便传出一股令人馋涎欲滴的香味。轻柔的晚风,带着这些香味飘向远方。

    第一根兔条被放入旁边的餐盘,香气扑鼻,油汁四溢。

    “流风术!”

    风系加速法术,被唐晨用来为食物降温。

    唐晨也会一点水系法术,就降温速度而言,水系法术比风系法术更快,但水气接触烤肉后,往往会不可避免地让味道略微下降。这样的瑕疵,让以美食艺术家自居的少年完全无法接受。

    流风术降温的速度,其实也不比水系法术慢多少。

    早已饥渴难耐的唐晨,一口咬掉兔肉约五分之一部分。随后,他闭上眼睛细细咀嚼,神情严肃,似乎动用了全部心神检验战果。不一会,唐晨那对浓眉弯成了柳叶,面部表情也在逐渐改变,由严肃到惊讶,最后变为陶醉,还发出一声似乎来自灵魂深处的叹息,煞是**。

    “啊~不枉哥辛苦那么久!”

    草科兔的味道,让吃货非常满意。

    “腌制没问题;就是烤的有点过,时间得减少五息;烤制时兔肉蕴含的灵力损失非常大,倘若被那些炼食师看见,定会骂哥糟蹋食材,不过,哥对修炼没兴趣,岂会在意区区食材中那点灵力?味道好才是王道。”

    所谓炼食,是指将富含灵气的食材,经过特殊配比和精心专业的加工,食材中的灵气会被彻底激发出来,更有利于身体吸收。

    从灵食吸取的灵力比较温和,对身体无害。

    唐晨曾专门用三个月时间学习炼食,他可不希望面对蕴含灵力的食材时束手无策。不过,唐晨学习的重点是如何让食材更美味,而不是如何将食材中的灵力充分激发出来,与炼食正道相去甚远。唐晨学习炼食时,表现出来的天赋和热情让炼食老师欣喜若狂,老师甚至打算让唐晨继承衣钵。奈何那厮不走正道,为区区口感,变着法子糟蹋食材,与老师的期望越来越远……

    吃货用第一根兔条完成了技术分析,接下来全都是美妙地享用时间。

    完成烹饪方案微调后,唐晨开始同时用两根烧烤叉。

    他有能力同时操作十根烧烤叉,现在只是保守地选择两串,完全是出于技术方面的考虑:最佳咀嚼速度、最佳进食温度、食物冷却速度……平时他还可能随意一点,可碰上珍贵食材的时候,唐晨这方面的坚持近乎顽固,顽固程度大致与食材的珍贵程度成正比。

    等待第二批兔肉烤熟的短暂时刻,唐晨眼中的绿光更盛。

    又有两根烤好的兔条被放在餐盘,唐晨用牙将其中一根叼在嘴里,尽管被高温状态下的兔肉烫得直吸凉气,却始终没有松口,直到第三批兔条被串上烧烤叉,才有功夫空出一只手来抓起筷子,让嘴唇暂时得到解脱,避免了被烫起泡的厄运。

    一根兔条很快下肚,唐晨将筷子向身旁的餐盘伸去。

    他楞住了,盘中什么也没有。

    唐晨非常肯定,盘中应该还有一根兔条。身经百战的吃货,对进食节奏的把握堪称大师级,按他的烹饪方案,等他把另一根兔条吃掉,第三批正好烤熟,绝对不可能是唐晨自己出错。

    没有动物的森林,放在身旁的食物突然消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