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偷人食物,不可饶恕!

    唐晨打了个冷战。

    寒意从脊柱直冲天灵盖,恐惧将他牢牢缠住。

    可想到丢失的草科兔肉,少年心中的恐慌和惧怕顷刻间就被驱逐一空,他面目狰狞,咬牙低声道:“这么快就来了吗……就算要哥的命,起码也该等哥吃完再说吧,雷都不打吃饭人,讲不讲江湖规矩!”

    偷人食物,不可饶恕!

    篝火映在他的双眼,两团火焰在不断跳跃。

    第三批兔肉很快烤熟,这次唐晨没有边烤边吃。

    烤叉被放在一旁,他坐在火堆前,筷子夹着一块烤肉,吃得不亦乐乎。有了刚刚烤兔肉神秘失踪的先例,唐晨多了个心眼,看似在全心对付食物,对身侧另一块烤肉漠不关心,实际上,他已将神识放了出去。在神识覆盖的两米范围内,蚂蚁爬过都无所遁形。

    然而,手中的烤肉刚吃掉四分之一,盘子又空了。

    前几秒,烤肉还在那里,一转眼就再次不翼而飞,神识没有任何发现。这说明,要么对方能躲过神识探测,要么对方速度比神识还快。

    第二种可能很快被排除,怎么可能有谁速度比神识快?

    “尼玛,又少一根……”

    唐晨不声不响,从乾坤袋里掏出一个青玉瓶,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唐晨拣起两根生兔条,耐心烤制,烤好的两根兔条都被放到餐盘里面,继续下一轮,然后再下一轮。三轮共六根肉条被放到盘内,但任何时候,盘内的肉条数目没超过两根,唐晨好象完全没意识到肉条失踪,始终不紧不慢地烤着。

    三轮完毕,唐晨停下来默默等待。

    青玉瓶已经空了。

    瓶里的强效迷药,原是捕猎时用的。

    他修为奇差,偏生又嘴馋,对灵兽身上的好食材怀有强烈的觊觎之心。

    凭实力硬来行不通,那便只能智取。

    于是,不少灵兽成为他挑战卑鄙极限的垫脚石。

    一只英武漂亮的雄性风鹿,饮水时被人下药迷倒,醒来后,雄鹿头上的鹿角不翼而飞,原本围绕在它身边的众多母鹿,纷纷离它而去,雄鹿眼中满是晶莹的泪光。

    某头单蠢的黑熊出门捕食,没招谁没惹谁,必经之路突然发生了塌方,黑熊跌下十多米的山沟,接着被一块巨石砸中脑袋,当场休克。然后被人取走小半盆血(类似事情发生过两次,因为某人希望尝试不同的做法,一次红烧,一次毛血旺),随后一段时间,失血过多的黑熊都处于亚健康状态。

    最可怜的是一头强壮的凶暴野猪,寻常筑基修士都不愿招惹,被诱进狭窄山缝动弹不得,然后某人站在安全线外,耐心地用风刃问候它的屁股,直到削下最嫩最鲜美的一块肉。更过份的是,施暴者的风刃术显然练得不到家,不仅威力不足,施放精度还出奇地差,这无疑加大了野猪的痛苦。经此一役,那头曾经威猛的凶暴野猪再也无法走出心理阴影,见到活人就口吐白沫,听见风声就浑身哆嗦……

    为满足口舌之欲走上邪路的少年,犯下的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斑斑劣迹,令人发指!

    六根肉条都被抹上了强效迷药。

    强效迷药价格昂贵,从前唐晨都是省着用,可现在因为珍贵食材被盗,唐晨被彻底激怒了。每一根肉条上的迷药份量,足够让一只两百公斤重的凶暴野猪昏睡三天。

    “啪!”

    十多米外,传出东西坠地的声音。

    唐晨拍拍手,慢条斯理地走了过去。

    不一会,提着一只猫回来。

    猫很小,被唐晨提着脖子上的死皮,眼睛紧闭,后腿和尾巴都耷拉着,实际身长约二十厘米左右,比手掌略长,看起来刚出生不久。

    小猫的毛皮呈亮丽的蓝色,海蓝宝一般,色彩浓艳瑰丽,同时又明洁无暇。它的四只脚掌颜色,又与身上纯净美丽的纯蓝不同,是鲜明的白色,纯白如雪,象四朵白云一般托起身躯。整个身体蓝白相间,相映成趣。

    小猫处于昏迷状态,两只前腿收拢在胸前,爪子牢牢抓着一块烤兔肉,前爪与嘴很近,肉的另一端,就在小猫的嘴巴里。看情形,它是在享用美味时突然昏迷,身体失去控制,从树上掉了下来。尽管如此,小猫也没有舍得把肉松开,而是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用前爪把肉抓得更紧。

    看着小猫嘴里的肉,唐晨气不打一处来。

    “敢偷哥的食物,这下安逸了吧!”

    为了逮住这只猫,唐晨用掉了整瓶迷药,不过最让他心疼的还是兔肉。前面被偷走两根兔条,后来在六根兔条上放了迷药,加起来一共损失八根,接近三分之一的兔肉没有了,损失很惨重。

    那不是一般的兔肉,而是千辛万苦才搞到的草科兔!

    掏出一捆牛筋绳,将小猫前后腿分别绑了几圈,看着牛筋绳还有剩余,一不做二不休,又在小猫身上缠了几圈。只要控制住猎物的几个重要关节,牛筋绳是很可靠的绑缚工具,猎物挣扎得越厉害,就会被牛筋绳捆得越紧。唐晨捆绑的手法也颇为熟稔,三年野外闯荡生涯,让他有足够的实践经验。

    被五花大绑的小猫,可怜巴巴地躺在篝火前,它身上蓝色皮毛和淡黄色牛筋绳形成鲜明对比,让唐晨不期然想起一种动物:斑马。

    这个世界没有斑马,斑马只存在于唐晨记忆中。

    抓到偷肉贼,唐晨终于可以安心地继续享受美餐。

    肉还没吃到嘴巴里,小猫已悄然醒转。

    它先是茫然,不明白自己为何在这里。但小家伙很快发现自己被束缚,不远处的篝火让它感到危险,坐在篝火前的唐晨更是令它不安,小猫那对漂亮的尖三角耳朵矮了下来,透明乌黑的眼睛全是惊恐,它不断尖叫,同时拼命挣扎。可惜这番努力在牛筋绳面前不仅于事无补,反而让它被捆得更结实,锋利的牙齿也拿牛筋绳毫无办法。

    聪明的小猫,很快放弃无谓挣扎。

    它努力让身体远离火堆,颤抖着,腹部起伏不停。

    小猫不时叫上几下,那声音很轻,象是在轻声呜咽,充满惶恐与凄切。

    “现在知道怕了?”

    “嘿嘿,哥烤的肉好吃吧!”

    铁石心肠的吃货完全无动于衷,继续自顾着烧烤,一边烤制一边享用,吃得嘴角流油,还不时对小猫发出无情的嘲讽。可实际上,唐晨并没有表面上那样轻松,小猫苏醒时,他的心跳猛然加快,直到确信小猫无力挣脱牛筋绳,才逐渐恢复了镇静。

    小猫苏醒速度,远远超乎他的预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