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小猫

    小猫至少吃掉五根加料烤肉,强效迷药剂量,足够五只猛兽昏睡三天,可这只体重不超过三斤的小猫,不到半柱香便自行苏醒,抗药性骇人听闻。唐晨庆幸先将它绑结实了,否则的话,即使小猫没有表现出明显攻击性,只凭它偷食的超快速度,唐晨势必拿它毫无办法。

    “喵!”

    小猫依然在叫着,大眼睛不时望向唐晨,叫声透着求饶的意思。它可怜巴巴地躺在那里,看起来,它乖巧可爱又无助,让人忍不住疼惜。

    唐晨没搭理小猫,继续心无旁骛地进食。

    享用美餐,尤其是难得的美食时,讲究心诚意正,专心致志。

    “喵喵!”

    小猫的叫声更快了。

    唐晨不耐烦地转过头,小猫立刻闭嘴,可一旦唐晨不再理它继续吃肉,小猫的叫声又会再度响起。渐渐地,唐晨发现小猫叫唤的时机,竟与自己咀嚼节奏不谋而合。

    难道……

    为验证自己的猜想,再次烤好一批兔肉后,唐晨没有急着串上生肉,而是转过身,在小猫面前大嚼。果然,猫又开始发出叫声,唐晨甚至发现,当自己吞咽时,小家伙喉咙跟着动了一下,象是在咽唾沫。

    “哈哈,原来也是个吃货!”唐晨拊掌大笑,“难怪敢跟哥夺食!”

    “喵!”

    唐晨长身而起,端着餐盘走向小猫,小猫不安地想往后缩,却哪里躲得过去,很快便被近身。唐晨在小猫面前蹲下,用筷子夹起一块烤好的兔条,对小猫晃了晃。

    “想吃吗?”

    “喵!”

    筷子向小猫靠拢,眼看着要到嘴边,又慢慢收了回去,唐晨一脸坏笑:“偷吃了那么多,还想吃?做梦!”

    “喵!”小猫叫得更小声。

    唐晨饶有兴致地看着小猫。

    这厮记仇,小猫害得他少吃八块草科兔肉,这梁子结得不轻,刚才吃东西时就一直在琢磨怎么收拾这小家伙。问题是仇敌太小又乖巧可爱,体罚担心把它打坏了,处决更下不去手,不报仇呢,又违背其行事原则。

    正纠结呢,却发现它是个吃货。

    报仇的机会来了!

    “看在大家都是吃货的份上,哥就给你一个机会。”某人皮笑肉不笑,又将肉放回小猫面前,用充满诱惑的语调道:“要想吃肉,你得表现出诚意,这可是草科兔,而且是本人亲手烤制,叫一声哪够?起码得连着叫上三声,让哥消消气,哥心里一高兴,说不定就把这块肉赏你吃!”

    作为吃货,非常清楚吃货最大的憾事,就是美味在前却无福享用。

    小猫基本叫一声就会收口,很少会连着叫两下,从它苏醒过来到现在,就没一次连着叫过三声。小猫听不懂人话,唐晨这番许诺,自然稳赚不赔,纯粹是在调戏猫咪,其人品之卑劣、内心之阴暗,可见一斑。

    一想到待会小猫极度失望的神情,唐晨就忍不住想笑。

    “快叫吧,时间有限哟。”

    “来嘛来嘛……”

    “喵喵喵!”

    唐晨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半晌才反应过来。

    一定是幻觉!

    “快来吧,连叫三声,这块肉就归你了。嫌少?两块都给你,只要……”

    “喵喵喵!”

    唐晨呆若木鸡,这一次听得很清楚,不多不少,刚好三声。

    筷子终于伸到小猫嘴边。

    小猫张开嘴,一口咬住香气扑鼻的兔肉,用被绑住的前爪配合着,美美地吃起来,一边咬,一边不时用眼睛瞟着唐晨,从喉间发出低沉呜呜声。唐晨以前养过猫,知道这是小猫对他发出的警告,意思是别抢食。

    唐晨气不打一处来。

    “哥要想赖帐,你一口都吃不上!”

    不可否认唐晨有很多缺点,他从来不希望自己是好人,他认为好人通常没好报,但他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其中很重要一条就是:遵守诺言。守诺是一种美德。哪怕对方只是一只猫,哪怕输掉的是珍惜美食,哪怕他坚信小猫赢得吃肉权纯属巧合,但承诺就是承诺,愿赌服输。

    小猫很快吃完两块肉,粉红色小舌头舔着嘴巴,意犹未尽。

    “还想吃?”

    漂亮的三角形耳朵立马竖了起来,小猫顿时来了精神:“喵!”

    唐晨指着装着生肉的餐盘。

    “那里还有一些,我们可以继续刚才那样的游戏,老规矩,你赢一次,给你一块肉,哥还负责烧烤,品质保证,来不来?”

    猫通常吃生肉,但小猫只拿熟食,让唐晨大为赞赏,认为它很有品位。

    “喵!”

    唐晨不信邪,结果就是所有兔条全部输了出去。

    小猫一脸无辜,唐晨欲哭无泪。

    “喵!”

    猫咪轻唤了一声,眼睛不断在唐晨和肉条间移动,它轻舔着嘴唇,竟似在催唐晨赶紧开始烤肉。某个吃货的脸色变得铁青,冷哼道:“或许我们可以再做个交易……你是我的俘虏,烤肉换自由,怎么样?”

    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谈判,两个吃货终于取得一致。

    小猫恢复自由,剩余烤肉各得一半。

    达成协议后,唐晨愉快地为猫咪松绑:“偷吃是不道德行为,念你年幼无知,今天姑且放你一马。”

    “喵。”

    脱身之后,小猫飞快蹿到火堆另一边,与唐晨保持着几米远的距离,明显对绑过它的这个人心存畏惧,但也没有就此离去,等着唐晨兑现诺言。唐晨不以为忤,他知道猫天性孤傲,不熟悉前很难亲近,刚才设计将小猫擒住,且绑了那么久,小猫有这样的表现并不奇怪。

    肉香越来越浓,猫咪蹲坐在地上,小脑袋微微上扬,粉红色鼻子不住翕动,眼睛眯缝着,状极陶醉。等到肉被烤熟,唐晨又拿出一个餐盘,将肉条分放在两个餐盘里,伸手对其中一个餐盘指了指。眨眼之间,餐盘中的肉便不见,小猫仍然在原地,好象从未离开似的,只是嘴里多了块肉。

    “真快!你不去当贼太屈才了!”唐晨感慨着。

    他一直瞪着眼睛,却还是没能捕捉到小猫的行动。

    随着一串串肉条被烤熟,小猫的戒备逐渐放下。

    它拿到肉后不再跑到远方,而是选择在餐盘旁边美美地亨用,等待烤肉时,它就在唐晨身边踩着优雅的步伐,走来走去。到最后,胆子越来越大的小猫,甚至在唐晨腿上蹭来蹭去,喉咙间不时发出轻微地“呼呼”声,竟是在向唐晨示好。

    先前还势不两立的一人一猫,无比和谐地围坐在火堆旁分享美食。

    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两顿。

    吃完最后两根兔条,小猫躺在空空的餐盘前,小肚皮涨得滚圆。当它确定不会再有食物后,才失望地起身离开,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