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黑甲虫

    一年一度的秋季交易会,是小仓界最重要的商业交流活动。交易会期间,功法、灵药、宠物、法宝、珍惜材料应有尽有,当然也会有很多罕见食材。这些年交易会越办越红火,展位租金跟着水涨船高,会承租展位的,多是实力雄厚的大宗客户和团体客户,比如商会、门派。

    十块三品灵石,可以换到一个展位。

    高阶灵石兑换低阶灵石,官方指导价为每个品级差:。也就是说:块三品灵石=块二品灵石=块一品灵石。但因为高品级灵石用途更广泛且产量更低,其实际兑换比例往往高于官方价。五品以上的灵石,被作为战略物资屯积,几乎不在市面上流通。

    购买展位需要的灵石,对低阶修士而言是一个天文数字。

    好在除了官方展位,交易会场周边通常会衍生出自由贸易区。

    自由贸易区最大的特点,就是……自由!

    任何人、任何物品均可拿出售卖,不论修为多高,不论所卖东西是否有价值,也不管要价多么离谱,只要在自由贸易区开摊,就受主办方保护。当然,主办方会收取一定费用,保护不可能免费。

    修士身上多少会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甚至有的连卖主也不清楚来历,倘若眼睛够亮,耐心够好,完全可能在海量的交易品里淘到宝贝。

    上一届交易会,唐晨就曾淘到一大块绿苓龟壳。

    绿苓龟壳可用于炼器,完整绿苓龟壳,是炼制防御法宝的好材料,防御力极强。但绿苓龟壳的最大价值其实并非炼器,而是烹饪,取少量绿苓龟壳放入汤中,会让汤的味道极大提升,深受老餮们推崇,由于绿苓龟非常稀少,入手不易,绿苓龟壳价格始终居高不下。那块龟壳,按市价至少值五块三品灵石,可惜那卖主不识货,被唐晨以十块一品灵石拿下。

    随后几个月,乾坤袋内汤锅使用频率猛增。

    去年占了大便宜,唐晨对今年的交易会更加期待。

    “栖霞山,九月十日……三个月时间应该赶得上吧!”

    唐晨盘算着日程,从大东山脉前往栖霞山,就算不坐传送阵,时间也绰绰有余。吃货很快陷入憧憬,幻想着自己火眼金睛,又淘到几味罕见食材,吃货被满满的幸福感包围。

    音圭又播了几则本地消息,随后又播报碎星境战报。

    唐晨将音圭关闭,今天的新闻就这些,再听下去都是循环播报。虽然音圭消耗灵石极慢,但唐晨对重复听取消息毫无兴趣。

    他很喜欢音圭,经常混迹野外,音圭是他获取外部消息主要渠道。

    音圭百年前首次出现,最早是用于军团间远距离传讯,经过百年发展,技术已相当成熟,开始在民间实现产业化。每个修士界都有音圭台,音圭台通过一个大型传送阵,将音波讯号传送到遍布于界内的各个音圭站,再由音圭站的小型传送阵传给音圭用户,实现界内信息定向传播。

    音圭台主要靠用户购买音圭服务生存。

    想听音圭播报,可以到音圭站购买音圭和服务,音圭站会为付费用户的音圭装上接收法阵。接收法阵包含特定解锁信息,与音圭台的音波传送法阵配合,法阵损毁后无法收听到播报内容,只能重新付费。

    音波传送法阵每年调整,所以音圭台的服务,也是以年为单位出售。

    音圭台的接收法阵原理并不复杂,金丹期修为完全能够破解。但金丹修士首先自重身份,而且音圭站的收费并不高,炼气修士负担费用无压力,基本没有人会花心思破解接收法阵。

    音圭服务需要成本,总得给别人留条活路。

    子时快到了,唐晨倏地睁开眼睛。

    他听到一阵“沙沙”声。

    环视四周试图找到声音来源,但到处都有,难以定位。声音越来越大,象成千上万条蚕一起啃噬桑叶,每一声都象啃在唐晨的心头,让他的脸色越发难看,脚下竟出现大地在轻微颤动的错觉。

    等等,不是错觉!

    土地确实在动,而且幅度越来越明显。

    唐晨腾地站起。

    楞神的短短工夫,音量已经快赶上开水沸腾,还是鸣笛水壶那种。

    更可怕的是,唐晨脚下的腐叶层翻动更猛,将他顶得难以稳住身形!

    唐晨再不敢耽搁,冲向最近的大树,嗖嗖几下便爬了上去。对一个主要靠狩猎获取食材的草根吃货而言,爬树是必须掌握的技能。

    吃货的另一个优点:多才多艺。

    等唐晨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地底的不速之客已经冒出了头。

    一个个黑乎乎的小东西从腐叶层钻出,借着火光和月光,唐晨勉强分辨出是一只只甲虫,通体黑色,大概有成年人拳头大。刚才听到的沙沙声,正是黑甲虫的口器发出,无数只黑甲虫的叫声汇合在一起,象虫子们吹响了冲锋号,震耳欲聋。

    大地变成了虫洞,无数黑甲虫从一个个洞中爬出。

    视线所及处,整个森林地面都在颤动,地面很快被它们全部占领,洞口仍有密密麻麻的黑甲虫如潮水般涌出,似乎永远没有止境。

    “该死!”

    面对这铺天盖地的虫潮,唐晨使劲咽了口唾沫,双腿发软。

    篝火堆已经被从地下钻出的虫子拱翻,黑甲虫似乎不太怕火,燃烧的木柴被黑甲虫身体覆盖,很快因缺乏空气而熄灭,只留下一缕缕青烟。

    在火光完全消失前,唐晨看到一些黑甲虫爬上一块青石,爬满那具完整的草科兔骨骼。短短数息,虫群散去,原来放着兔骨头的地方,已经什么都没有剩下。

    唐晨感觉一阵恶寒,这些黑甲虫竟如此凶残!

    黑甲虫们移动着,就象一股横扫一切的黑色浪潮。

    坐在树上的唐晨,感觉自己就象一只小舢板,在狂风骇浪中载沉载浮,弱小而无助。当唐晨发现,大量黑甲虫向自己所在的大树围拢,先头部队开始爬树时,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不及多想,唐晨迅速向树顶方向转移。

    爬到十多米高,才敢稍作休息,观察一下周边形势。

    附近的几根树,没有出现黑甲虫聚集攀爬的现象。

    很显然,唐晨被盯上了,这些虫一定有某种方法可以感知到猎物。

    不怕火、啃噬力极强、会爬树、感知强悍而且数量惊人……

    唐晨觉得这些虫子强得恶心。

    他很快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些黑甲虫。

    不是强得恶心,而是强得变态!

    树干已经爬满了黑甲虫,一股黑色的浪潮,正从大树底部向顶部进发,速度虽然不快,指向却足够明确,这一过程中,大树象被它们染上了黑漆。一些被挤到低处枝干上的黑甲虫,急得吱吱乱叫,然后它们背上的甲壳分开,现出一对翅膀,开始向上层的枝叶飞去。

    黑甲虫还能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