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天梯

    “飞天遁地钩:蛟筋为索,柔如芦苇。精铁为爪,坚如磐石。翻山越岭精品、爬墙侦察神器!考虑到低修为修士和特殊环境下的使用需求,本产品同时具备灵力控制和机关控制双重模式,不用灵力也能使用,山林环境下效果尤为出色!飞天遁地钩在手,五境百界任遨游!”

    “银辉祥云:以两品水云精为主材,另加入上百种珍贵原料,炼器高手以阳火炼化,经九九八十一天方成。输入少量灵力,端坐祥云之上,焚香吹萧,迎风布阵,装逼于无形……银辉祥云可同时搭载四人,促销期附送氤氲珠一颗,您还犹豫什么?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红蝠翼:您在为没有飞剑代步烦恼吗?您想体验翱翔天空的快感吗?红蝠翼可以完美解决您的问题!它使用简单,操控方便,滞空性能良好,最高时速100里,附带符阵,让您在高空飞行时也如同置身温室。名师出品,品质保证!”

    这些法宝价格不菲,唐晨没有能力购买,只能眼馋一下。

    实际上他能用的也就飞天遁地钩,至于银辉祥云和红蝠翼,那是筑基期修士才能玩转的法宝,唐晨修为还差得远。

    绝谷下,默然仰望山峰的少年,显得分外渺小。

    少年双拳紧握,失落与沮丧从脸上敛去。

    迷惘的双眼也逐渐恢复清明,浓眉笔直如刀。

    少年轻声呢喃:“千分之一的机率,哥赌了!”

    汤姆躺在地上晒太阳,小脑袋高高扬起,不时张嘴打呵欠,露出两对尖尖的犬牙。小汤姆叫了几声,想引起唐晨注意,但后者正忙得热火朝天,最多扭头看它一眼,见没什么事便继续埋头忙活起来。

    百无聊赖的小汤姆,只好自己找节目打发时间。

    在唐晨掉下绝谷之前,它一直独自生活,没有任何伙伴,每天都需要打发大量时间,猫咪对如何找乐子颇有心得。漂亮的蓝色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小汤姆忽地伸出前爪,试图抓住自己的尾巴,爪子与尾巴差之毫厘。汤姆起身,继续不屈不挠地捕捉猎物,尾巴的位置随着它的行动不断改变,无论它启动多么迅速,始终难以彻底擒获自己的尾巴。

    小猫咪在地上翻滚着,玩得很开心。

    不远处,唐晨仍在山崖下忙碌,全身上下已被汗水打湿。

    他从山崖上砍下大量青藤,原本被绿色覆盖的山崖,出现一小块空地,露出被遮蔽的崖壁,好象绿色画布被打上了一块红褐色补丁。

    青藤上所有枝叶都已被唐晨清除,剩下光秃秃的藤条。藤条有粗有细,粗的有两根手指大小,细的则只有小指粗细。经过实验,即使最细的藤条也能够承受唐晨的体重,可为了保险起见,唐晨还是决定将这些细藤加工,将两股藤搓揉成一股,既保证细藤不会突然断开,而且搓揉后藤绳上会多出很多突起,更有利于攀爬。

    爬上山崖割藤、清理枝叶和结绳,唐晨吃了不少苦头。

    在此之前唐晨几乎没从事过纯粹的体力劳动,顺着藤条爬上崖壁并割下藤条,对他是严峻的考验。即使唐晨一直有将菜刀磨利的好习惯,想砍下纠结在一起的粗藤,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原本白嫩的双手到处是伤口,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皮肤,都是皮外伤,可每次碰触都让他痛得倒吸凉气。藤条枝叶分泌出来的酱汁浸在伤口上,奇痒难耐,更是难以承受的折磨。开始的时候,唐晨还会想办法处理伤口,但他很快发现这样做毫无意义,因为伤口一直在增加,索性放任不管,任由泥土、藤汁、汗水和血珠将手掌全包住。

    唐晨不想被困死在这处绝谷。

    虽然成功爬出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这已是他现在想到的唯一办法。无论希望多么渺茫,他都得拼尽全力。

    行动前,唐晨尽可能设想了可能会遭遇的困难,并为此作出相应方案。

    在综合考虑体力、风力、安全性、负重能力、补给等因素后,唐晨决定稳扎稳打。按照计划,山崖上每隔十米设一个临时踏足点,供他短暂休息和绑藤绳;为避免中途某段藤绳断裂导致进退两难,每段需绑两根藤绳;每百米设置一个前进营地,无论是在崖壁上挖洞,还是效仿栈道原理搭建较大平台,基本的要求是能储备一些食水,能让他在上面打坐恢复体力。

    整个行动被他命名为“天梯计划”,寓意象搭天梯一样爬出绝谷。

    天梯计划极度求稳。

    为最大程度保证自身安全,需要大量藤绳和木棍(楔入山崖,用来系住藤绳并充作落脚点)。这意味着大量的工作,并且需要投入很多时间。对唐晨而言,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唐晨不想被困死,更不想摔死。

    工程开始后,新的问题不断出现。

    譬如藤绳的安全性问题,刚割下来的藤绳韧性十足,但时间如果较长,藤绳水分流失后,可靠程度将大大降低。唐晨不得不调整计划,藤绳得浸在水中以保持水分,为了不污染唯一的水源地,他需要先挖一个池塘,引水过去,作为藤绳的长期储存地。

    另一个重大难题,是攀爬过程中体力消耗远远超出预期。

    唐晨割藤时便意识到这一点,身处半空保持不动,体力也会持续消耗,割藤时他曾徒手爬到离地二十余米处,没坚持多久便无以为继。但搭建天梯需要负重,一根浸过水的藤绳约二十斤左右,难度比徒手高出何止一筹。即使天梯计划每隔一百米设立前进营地,唐晨也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成功抵达第一个前进营地。而且,工程越到后面越是艰难,即使能够顺利执行下去,到最后阶段,唐晨要继续搭建“天梯”,就必须背着数十斤重的藤条,爬上几百米高悬崖作业,那情形想想都令人绝望……

    没有更多选择的唐晨,决定继续将天梯计划付诸实施。

    他的日常又多了一条:每天练习攀爬,掌握相应技巧,减少体力消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