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神识

    阵法非常稳定。

    唐晨不再迟疑,控制着阵法向藤绳移动。

    灵力组成的,柔如纱织,飘渺翩绵,灵力氤氲间,如梦似幻,如同一件精致易碎的艺术品。唐晨屏息凝神,聚水阵被一只无形的手牵扯,缓缓向藤绳靠拢。

    移动阵法的同时,唐晨开始对阵法进行压缩。

    画好的阵法面积太大,压缩后打入法宝或器胚,才能保持阵法完整。

    阵法面积不断缩水,从最初餐盘一般,很快变成拳头一般大小,灵力线更加凝实,最终定格为一个约两指宽的圆。

    以炼气五层修为,将聚水阵压缩到两指宽,绝对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可唐晨脸上却没有半分得色,眉头紧皱。两指宽的阵法,打入一般法定或器胚绰绰有余,但现在还不够。

    远远不够!

    藤绳形态不规则,打入难度陡增,不过,唐晨自信可以用手法解决。

    最大问题是,与压缩后的阵法相比,作为载体的藤绳实在太细了。

    最粗的单根藤条,直径也就是两指左右,但那样粗的藤条毕竟是少数,更多是由多根藤条搓揉成的藤绳。搓成藤绳的藤条,单根直径普遍在一指上下,打入阵法绝无可能。

    阵法需要进一步压缩。

    灵力裹挟着聚水阵,将聚水阵向中央压迫。

    为避免破坏阵法结构,唐晨不敢肆意强压,小心翼翼寻找着阵法空隙。

    半柱香过去了,唐晨额头汗水涔涔,聚水阵依然保持着两指大小。

    唐晨目中寒芒一闪而逝,开始加大灵力输出,不计后果。

    阵法灵力线开始颤动,渐渐出现不稳迹象。

    强行压制阵法,可能破坏其内部结构导致阵法失效,向来是炼器大忌。可现在唐晨有点孤注一掷,见聚水阵仍然没有缩小的迹象,哪肯轻易罢手,全力催动体内灵力。

    “呯!”

    聚水阵爆作一团灵雾。

    唐晨被气流冲击跌坐在地上,目光呆滞。

    正在唐晨怀里酣睡的小猫遭受池鱼之祸,汤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被吓得不轻。它本能地从唐晨怀中蹿起,试图躲到安全地方,却慌不择路一头撞到树干上。小家伙茫然摇着小脑袋,发现满天都是金色的星星。

    好一会,猫咪才回过神来,幽怨地望着唐晨,脸上全是无辜。

    “到极限了吗……”唐晨对猫咪视而不见,喃喃自语。

    他很快排除了这一可能。

    在千符门的时候,他亲眼看见师傅将更复杂的阵法压缩到绿豆般大小。聚水阵是一个基础阵法,结构简单,线条明晰,没理由压不下去。只能说,他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

    压缩阵法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灵力压制,就象先前唐晨做的那样,但这个方法能压缩到何种程度,直接与施术者修为深浅有关。师傅是金丹修士,将阵法压缩到绿豆大小并不难,唐晨修为只有炼气五层,将阵法压缩到二指大小已是他的极限。

    修为差距,不是对阵法理解够透彻能弥补的。

    修为是修士的根本,诚不我欺。

    又是修为!

    如果吃是修士的根本,那该多好啊,哥争取无敌……

    修为的短板,唐晨暂时无计可施,必须另外想办法。

    压缩阵法关键,是找出灵力线之间的空隙,开始阶段压缩起来较容易,是因为阵法够大,灵力线比较清晰,找到空隙并不难。随着阵法越压越小,众多灵力线纠缠在有限空间内,再想理清其中脉络就变得更加艰难。

    想进一步压缩阵法,就必须找出灵力线间的空隙。

    要找出空隙,则必须看清压缩后的阵法结构!

    问题是,怎么才能看清压缩后的结构?这时候眼睛的作用已非常有限,顶多看看外层结构,至于里面的情形,眼睛已鞭长莫及。

    唐晨苦苦思索,眉头拧成了疙瘩。

    怎么能看到里面的结构……

    他心中一动:神识!

    神识无色无味,无形无质,却真实存在。神识覆盖范围内,就象布满了无形的细小触手,它无孔不入,有空隙的地方,神识几乎都能渗透进去。肉眼看不到的死角,在神识面前清晰重现,任何细微的变化都无所遁形。

    修士对神识的了解很有限,妖才是玩神识的行家。

    修士通常更重视修为、法诀、阵法等能直接检验的东西,最好是有助于提升战斗力,神识不具备这些特征,因此愿意苦修神识的修士寥寥无几。除此之外,神识受天赋影响很大,神识强的修士非常少,严重制约了对修士对神识的研究,修士世界罕有神识修炼方法和传承,就是这个原因。

    唐晨具备过人的神识天赋。

    可是师傅也不知道如何修炼神识,只能让他自行摸索。

    没有人告诉他,可以用神识解读阵法。

    唐晨不再说话,将双手放到胸前,十指如兰花般绽放。不一会,一个全新的聚水阵便告完成,花费的时间甚至比第一次更短。聚水阵甫一成形,唐晨便开始压缩,直到将阵法压缩到二指大小。

    深吸一口气,等心情平复后,唐晨闭上眼睛放出了神识。

    神识很快钻进阵法中,阵法结构由外而内,在唐晨脑海中倒映出来。

    有门!

    唐晨没有立刻开始进一步压缩,他耐心观察着阵法中每一根灵力线条,测算线条间相对距离,以及相互间的联系,思索着要先动哪里,后动哪里,什么地方要强压,什么地方要联动……

    脑海中,压缩方案被不断完善。

    就是现在!

    十根手指,突然穿花般穿梭摆动,二指阵法象被手指控制的提线木偶,颤动着,表面不断出现一个个小坑。小坑倏生倏灭,每一次生灭,阵法外观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可很多次生灭累积起来,对阵法的改造效果则变得明显。

    阵法在变小!

    虽然速度很慢,却足以让唐晨感到振奋,这说明他的方法正确可行。现在速度慢一点不要紧,这是他第一次尝试用神识解析阵法,他需要适应过程,随着熟练度逐渐提升,相信效率会越来越高。

    他不怕进展缓慢,怕的是没有方向。

    阵法仍在压缩着,但压缩起来已越来越难。

    阵法被压到一指宽时,唐晨满头大汗,双目赤红,额头青筋突突直跳,十指也象托着千钧重担一般,不再灵动,打摆子似地抖个不停。

    唐晨只能咬牙坚持,如果不能一鼓作气将阵法压缩成型并打入,阵法会失去控制,即使不发生爆裂,也会直接回复到阵法画成时的初始状态,那意味着前功尽弃,需要从头再来。

    唐晨想到了弹簧,压迫越甚,阻力越强,消耗的灵力就越多。

    他面红耳赤,竭力控制着灵力。

    “只差一点!”

    “要小,要小,要更小!”

    已经好一阵岿然不动的阵法,终于退让了一小步。

    神识笼罩下,阵法的每一分变化,唐晨都能第一时间感知。

    只是一小步,却已足够!

    用最后仅存的灵力,将压缩好的阵法打入藤绳。

    阵法很快消失不见。

    唐晨没来得及检查阵法是否能正常运转,一头栽倒在地上。

    (说下更新:每天两更,中午和晚上各一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