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晃悠……

    “哒!”

    “哒!”

    少年在崖壁上挥汗如雨。

    崖壁每隔十米高度需设一个踏脚点,虽早知困难重重,可真正执行时,唐晨发现还是低估了该环节的难度。一手抓着山石或岩缝,双脚尽量在崖壁上找到落脚点,勉强保持住身体平衡。大多数时候,他只能一只手拿着削尖的棍子往崖壁上使劲捅,以期打出能插入一根木棍的孔洞。

    用木棍对付石壁,脚下难以发力,难度可想而知。

    中途换手几次,唐晨坚持了十分钟,就因体力耗尽不得不下崖休息。

    坐在崖下,唐晨拿起一个葫芦,拧开瓶口仰脖痛饮。

    葫芦只有一掌多高,山藤上结得到处都是,稍作处理就是天然的水瓶,唐晨很快便将一葫芦的水饮尽。盛满水的葫芦崖壁下有十多个,唐晨最多半天就会喝完,崖壁打洞的辛苦可想而知。

    喝完水,顾不得身体疲累,唐晨立即盘腿打坐,很快进入调息状态。

    体内灵力沿着特定线路游走,两个周天结束,唐晨睁开了眼睛。打坐时间虽然短暂,效果却出奇地好,经脉和四肢象被充过能,疲乏一扫而空。

    唐晨一跃而起。

    抓着垂下的藤绳,手足并用缘绳而上,身体象猿猴般矫捷,继续打洞。

    随着木钎一次次砸落,碎石瑟瑟落下,崖壁下起了碎石雨。

    缺乏铁器,唐晨只能用被削尖的棍充当木钎,不同长度的木钎他准备了三根,以应付不同地形和不同深度的需求。这些木钎材质较为坚硬,若非如此,也不能用来在崖壁上打洞。为了制成这几根木钎,唐晨心爱的砍骨刀崩出几个口子,考虑到木钎打洞时会磨损,以后还需对木钎进行修整,那把砍骨刀实际上从此与烹饪无缘。

    唐晨已经打好两个洞,正在打离地三十米高处的第三个洞。

    前两个洞用了一天时间,唐晨在地面与悬崖间往返不下二十次。在低处打洞总是容易些,一是有大量山藤方便落脚,二是坠崖风险没那么大,干起活来不容易缩手缩脚。五十米以上,覆盖在崖壁间的山藤已明显减少,百米以上,视线所及处到处是大片红褐色崖壁,找落脚点会更难一些,打洞效率自然受影响。

    开始已这么艰难,后面的工作不容乐观。

    唐晨努力将这些坏消息抛到脑后,他没有退路,不管多难,必须面对。与其想那些泄气的事情,还不如琢磨怎么才能打活干得更好。

    木钎撞击崖壁声,在寂静的山谷回荡。

    崖壁高耸巍峨,如洪荒巨兽般厚重凝实,附在崖壁上的少年,看起来象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蝼蚁在洪荒巨兽面前挥舞着爪牙,一次次将武器刺向巨兽身体,虽然很难对巨兽造成伤害,蝼蚁每一下仍拼尽用力。

    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唐晨在不断总结,任何可能提升效率的方法,他都愿意尝试。

    一味猛插狂刺并不可取,他发现,木钎刺进洞内时撬动几下,可能让周边岩石松动,加速岩石崩解速度。

    唐晨想到了愚公。

    “如果他老人家在这儿,一定会认为哥是他平生知已吧。”少年自嘲。

    分心代价就是脚下打滑,差点从崖壁上摔下去。好在他反应很快,及时松开木钎,两手抓住山藤才逃过一劫。饶是如此,本就残破的道袍,又被山石划开一道口子。

    唐晨惊出一身冷汗。

    这次意外发生后,他在悬崖上打洞时,都不忘在自己腰间缠一根藤绳,藤绳另一端系在最近踏脚点的木棍上。打洞由下往上,这根绳并不能帮助他在崖壁上稳定身形,甚至会增加他的负重,却能起到一定保护作用。即使再马失前蹄,也会被藤绳拉住,相当于给自己加了根保险。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非常明智,此后几次失手,都是保险绳把他从鬼门关前拉回来。虽然下坠过程中难免磕碰受伤,但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攀爬时衣服多有破损,他索性脱下,唐晨希望出谷时起码有衣服蔽体,哪怕破烂一点。乾坤袋帮了大忙,唐晨将里面一些暂时用不上的杂物取出,腾出空间装各种工具,藤绳、木钎、打入小洞的木棍、以及固定木棍的木楔都在里面,唐晨额外负重被降到最低。

    精赤上身,光脚,短裤,腰间缠一捆藤绳,藤绳上再挂一袋子。

    这就是唐晨在崖壁作业时的正常形态。

    他在崖上奋力打洞时,乾坤袋随之摆动,在双腿之间晃悠,晃悠……

    画面太美,让人不敢直视。

    白天的时间总是安排得满满当当,现阶段打洞是重点,同时还要兼顾整体进程。藤蔓不够了得割一些,以免晚上虚度光阴;木棍不够了也得找,否则落脚点进度将停滞。聪明的小汤姆可以帮唐晨一点忙,寻找适当尺寸木棍是它的强项,虽然它无力带回营地,却能帮唐晨节省些许时间。

    夜幕降临,准备晚餐时,唐晨才能迎来一段相对闲适的时光。

    吃完饭,晚上也不轻松,有大把事情要做。处理藤蔓有划伤手的风险,炼制藤绳更是让他耗尽灵力,但与白天在崖壁间挣扎的艰辛相比,这点付出实在不算什么。他可以坐在篝火前一边听音圭播报,一边完成晚间工作,或者打坐修炼。

    夜里可不只是工作和修炼,还有享受美食。

    小汤姆对黑甲虫群的杀戮升级,只为了多吃一顿宵夜。

    小家伙肚量有限,增加的食物绝大多数进了某个吃货的胃。每打入一个阵法,都会有一块虫肉被扔进唐晨口中,加快其灵力恢复。

    小汤姆依然无怨无悔,卖力地抓黑甲虫。

    自从吃货进入疯狂工作模式后,日间显得格外忙碌,甚至连烹饪时间都被压缩。原本的日间三餐变成了两餐,而且每一餐的烹制时间似乎都比以前短了些,有偷工减料的嫌疑,这不是汤姆凭空臆测,食物口感有体现。

    小汤姆对此颇为不满,却无可奈何。

    唐晨白天总是那样忙,它只能寄希望于晚上。

    晚上唐晨显得比较放松,偶尔还会陪它玩一会。

    最重要的是,宵夜的口感有保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