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吊床

    唐晨背倚大树,处理着手中的藤条。

    手掌上厚厚的茧疤,让他无需顾忌藤条上的突起,唐晨编织速度极快。两根细藤随着他的十指不断翻转,不一会,细藤就成了一根标准的藤绳。唐晨将藤绳放到一边,起身走向火堆,向里面加了一些干柴,火苗欢快地扑了上来,一时间火势大盛。

    唐晨没有象以往那样回到树下继续工作,他蹲在火堆前,一言不发。

    与刚坠下悬崖时相比,唐晨变化显著。

    白净的皮肤被晒得黝黑;细嫩的双手长满老茧;体重轻了几斤,但更加结实强壮;身上多出一块块微微凸起的肌肉;背部、胸腹、手臂、大腿上,还有或长或短的伤疤,都是与崖壁碰撞擦挂留下的痕迹。

    过去这段时间,唐晨除了工作就是修炼,每天睡眠从未超过两个时辰。

    天道酬勤,辛苦付出自有回报。

    今天正好是坠谷一个月,他完成了离地百米处的第一个前进营地。

    与天梯计划需要的庞大工作量相比,他现在完成的这些工作不值一提,前面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不过,唐晨还是决定休息一个晚上,权当是给自己这段时间辛勤工作的奖励,让疲惫的身心得到休整的机会。

    站起身原地起跳,双手稳稳抓住吊床,唐晨很快翻了上去。

    他双手抱在脑后,躺在吊床上,身体舒展打开,尽量让自己感觉舒服。久违的休息体验,再加上吊床轻轻摇晃,唐晨象是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安适而惬意。他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用心感受着这份难得的悠闲与宁静。

    吊床由藤绳织成,长度不达标的藤绳很多,正好利用起来。

    唐晨编织吊床的初衷,是想在黑甲虫钻出地面时有地方可以继续工作。虫潮出现的时间,也是小汤姆捕猎时间,随着唐晨和猫咪每天对食物需求量上升,小汤姆需要在更大范围内捕猎,这让对黑甲虫心怀畏惧的唐晨惴惴不安。如果虫潮出现时,小汤姆与他的距离超过五米,唐晨就有被黑甲虫攻击的可能。虽然这种情形还未出现,但他还是决定弄一个吊床。

    虫潮活动时段,唐晨可以在上面暂避其锋。

    黑甲虫的飞行高度不超过半米,而吊床离地最短距离则在一米以上,安全方面不用担心。不过吊床的稳定性始终无法解决,唐晨无法在上面打坐调息,多是躺在上面编织藤绳或打入法阵。

    躺在吊床上面非常舒服。

    唐晨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变得悠长。

    小汤姆准备给他制造一点惊喜。

    猫咪很聪明,从不在唐晨忙碌时添乱,唐晨忙碌的时候它要么自己玩,要么在一旁发呆。唐晨是它唯一的同伴,但这个同伴总是让它感到寂寞,寂寞能杀死人,自然也能杀死猫,尤其是天真活泼又无所畏惧的小猫。

    猫咪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让某人正视自己的存在。

    它缓缓起身,踱着优雅的猫步,在吊床下绕圈,一边打转一边观察。

    猫咪四只脚掌有厚厚的肉垫,行动时声音极小,至少唐晨对它的行动毫无察觉。猫咪跑向大树,几个纵跃便爬了上去,小猫前腿小心翼翼地踩上藤绳,很快四条腿都踩在同一根藤绳上,小猫颤巍巍地向吊床中央逼近。

    它决定对唐晨发动一场突袭!

    小猫要沿着这根藤绳,到达吊床位置。

    这段路并不好走,藤绳很窄而且极不稳定,小猫踩在藤绳上,尾巴扬起尽量保持平衡,却还是象喝醉了酒一般晃来晃去,走几步便一脚踏空。百忙中小猫锋利的爪子从趾缝伸出,前爪将藤绳死死抓住,两只后腿在空中乱蹬,小小身躯随着藤绳的晃动上上下下,看起来随意都可能跌下去。

    饶是如此,小汤姆也没有发出叫声。

    它几乎倒挂在绳上,歪着脑袋观察唐晨的动静,见唐晨仍然躺着没动,小猫松了一口气。就这么倒挂在绳上,交替移动前后腿,继续向吊床前进!

    就在这时,藤绳突然剧烈晃动,小猫毫无悬念地掉了下去。

    “又来这一套?逗逼!”

    唐晨坐起身,幸灾乐祸地看着小猫,顺便发出无情的嘲讽。

    “喵!”

    小猫低声叫着,从地上姗姗爬起,双腿用力一蹬,前爪稳稳抓住吊床边缘,三两下便翻了上去。小猫爬到唐晨怀里躺下,用舌头舔着身上弄脏的皮毛,圆圆的大眼睛不时望向唐晨,眼睛里写满了困惑和迷惘。

    唐晨抚摸着小猫颈背,没好气道:“绳摇得这么厉害,我会没有感觉吗?”

    “喵……”

    “汤姆,还是想不起以前的事吗?”

    “喵……”小猫低声回应着,叫声中带着几分黯然。

    唐晨轻叹一声,也用些无奈。

    小猫处于幼生期,它不可能凭空出现在这个绝谷,唐晨原本一直认为,谷中还有大猫存在,可与小猫多次沟通后,唐晨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小猫从未见过同类!

    小猫自有记忆起就在这个山谷,第一次睁开眼睛时,面前就有一堆被抓破壳的黑甲虫,就靠着这一点点指引,小猫知道可以把黑甲虫当作食物,独自在谷中顽强生存下来。小猫虽然聪慧,却还没能形成明确的时间概念,不知道小猫遇见唐晨前,已经在山谷中呆了多长时间。

    看着小猫幽郁躲闪的眼神,唐晨一阵心疼。

    “汤姆,又在想你的爸爸妈妈了吧……”

    “它们把你留在这里,应该有不得已的原因……”

    “其实现在这样也不错,就我们俩,有吃不完的虫子……”

    “你可以跟我一起走……”

    “它们会找你……”

    小猫安静地躺在唐晨怀里,身体轻微颤动,喉间发出有节奏地呼呼声,象在打呼噜。它伸出前腿,把一直在抚摸它的唐晨的手拢在胸前,用舌头轻舔手心。

    唐晨还是首次享受这种待遇,手心痒痒的,这种感觉很温馨。

    嘴角挂着笑意,唐晨沉沉睡去。

    天明,谷中吹起了风,吹在身上很舒服,唐晨懒懒地不想动弹,直到他听到小猫的呼唤声。

    唐晨猛然坐起!

    叫声从远处传来,带着惊恐慌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