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宁战死,不饿死!

    汤姆有麻烦!

    唐晨跳下吊床,循着叫声飞奔而去。

    叫声来自搭建天梯的崖壁方向,唐晨一路狂奔,脑子里飞快地分析可能的情形,越想越困惑。在这里呆了一个月,他早已走遍山谷每一个角落,除了黑甲虫,谷中没有别的动物,唐晨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威胁到汤姆。

    难道谷中还藏着惹不起的存在?

    或者来了不速之客?

    每天抓黑甲虫时,黑甲虫都是一副认命受死的怂样,趴地上瑟瑟发抖,从不反抗,因此唐晨也没看到小猫展现出象样的战斗力。不过,小猫的速度和敏捷,毫无疑问是超强的,完爆唐晨见过的所有灵兽。即使碰到惹不起的存在,小猫也大可溜之大吉,以小家伙的聪明和胆小,见势头不对,第一反应肯定是先回来跟自己会合,怎会象现在这样大喊救命?

    唐晨心中暗凛,夏日的风吹在身上,肌肤冰凉。

    “喵!”

    小猫仍在大声尖叫,声声泣血。

    唐晨再也顾不得许多,再次加快速度,大吼道:“我来了!”

    不管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都要把小猫救出来。这段时间他和小猫结下了深厚革命友谊,两个吃货一个会捕猎,一个善烹饪,天造地设的组合。没有小猫,他弄不到吃的,甚至很快便会沦为黑甲虫的食物。

    弄不到吃的……

    唐晨忽地打了个冷战,心中的恐惧彻底被抛到九霄云外。义愤填膺的唐晨从乾坤袋摸出一把牛角刀,以一往无前的决心和勇气冲出树林。

    不抛弃,不放弃!

    宁战死,不饿死!

    下一刻,他站在崖下,哭笑不得。

    三十多米高的崖壁上,小猫抓着根细藤在空中荡来荡去,象在荡秋千。

    猫天性喜欢攀高,平时唐晨做事的时候,小猫就喜欢爬到上面或玩耍,或居高临下地看唐晨忙活。今天唐晨难得起得晚,小猫自个跑到崖边玩耍,也是它运气不好,一根细藤被它从崖壁间扯落,困在三十多米高的半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又赶上今天山谷吹起了风,细藤被吹得不住摇摆,小猫的挣扎加快了细藤晃动幅度。到现在,小猫除了死死抓住细藤,没有任何办法,难怪它被吓得屁滚尿流……

    唐晨割藤条向来都是就地取材,尽可能节约时间,天梯路线上的山藤首当其冲,附近大片山藤被他清理一空。汤姆遇险的那段崖壁稍向内凹陷,光秃秃的崖壁上不容易找到落脚点,那一带的山藤才大半保留下来。

    “喵!”

    见唐晨赶到,小猫尖叫着,可怜巴巴地指望着唐晨上去救它。

    “坚持住!”

    唐晨也不多话,抓着先前绑好的藤绳就往上爬,很快便爬到与小猫齐平的高度。可小猫抓的那根细藤,与天梯水平距离至少有十米,摆动时距离天梯最短距离也有七、八米,唐晨看得见却摸不着。

    小猫很快也意识到这一点,叫声更哀。

    唐晨看得出来,小猫体力似乎已经不多了,坚持不了多久。

    怎么办!

    唐晨想了想,继续向上爬,在距离地面四十米高的踏脚点处停下。他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捆藤绳,牢牢绑在踏脚点的木棍上,又将另一端在腰间缠了几圈,挽了个死结。弄好保险绳后,唐晨又下到三十米处的踏脚点,估摸着高度差不多了,脚在崖壁上使劲一蹬,整个身体就飞了出去。

    保险绳是唐晨高空作业时的标准配置,多次救过他的命。

    身体快速下坠,保险绳逐渐拉紧,勒进他腰部肌肉里,痛得唐晨倒吸一口凉气,懊悔没穿上衣服再跳。可现在箭在弦上,他没有时间自怨自艾,唐晨努力控制着身体平衡,双腿时刻做好准备,不时用脚猛蹬崖壁,避免身体与悬崖亲密接触的悲剧发生。

    小猫抓的细藤象一个钟摆,唐晨就是另一个钟摆。

    虽然水平距离有十米左右,但如果摆绳够长、摆动幅度够大,总有交汇的可能!唐晨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加大自身摆动幅度,并调整好摆动节奏,直到顺利与小猫汇合。

    经过多次调整,唐晨终于找到些感觉。

    就是现在!

    两藤迎面而去,唐晨摆幅达到极限时,保险绳在空中有一个短暂静止,就在保险绳即将带着他返回时,小猫的细藤终于来到他的面前。等待良久的唐晨哪会错过机会,一把将细藤牢牢抓着。

    不过,他还需要将小猫从藤上解救下来。

    由于时间仓促,唐晨没办法从容调整摆动幅度和节奏,能抓到小猫所在的藤绳是他首要目标。现在抓住了,位置却与预料中有一些偏差,小猫在唐晨头顶约一米处。

    “下来!”

    小猫低头向下边看了看,也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体力已经耗尽,小猫没有听从唐晨的指令,仍紧紧抓着藤绳。唐晨心头一阵焦躁,如果小猫在他下面,他还可以提着细藤把小猫拉上来,可现在小猫在他头顶,这一招自然不管用,悬在半空的唐晨也没有办法自己爬上去。

    这时候,藤绳回拉的力量开始显现。

    由于唐晨抓着细藤不放手,细藤被崩得笔直,似乎随时都可能被扯断。以小猫现在的状态,那种情形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跳!”

    “快点!我会接住你!”

    催促和鼓励下,惊恐的小猫终于松开细藤扑向唐晨,爪子在空中乱抓。

    唐晨暗叫一声不好,却已无法改变即将发生的惨剧:**的上身多出几道长长的抓痕,鲜血很快冒了出来。唐晨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悲痛欲绝道:“你大爷的……”

    痛归痛,唐晨还没忘松开细藤。

    保险绳拉着他和小猫往回荡。

    惊魂未定的小猫对唐晨的悲剧一无所知,它身体一直在颤抖,小心肝跳得飞快,唐晨上身实在没地方方便它抓取,小猫决定转移阵地。直到它抓住唐晨的短裤,才有了一些安全感。

    顺便说一句,小猫再一次本能地伸出爪子……

    唐晨泪流满面,嘴唇呈“o”型:“救命……”

    唐晨再也无法维持平衡,身体撞在崖壁上,将一片山藤搅得七零八落。

    “哥这是造的什么……”话没说完,唐晨楞住了。

    崖壁上现出一个洞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