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洞府(上)

    崖壁下,唐晨暴跳如雷。

    “你看!你看!”

    “睁大你的猫眼,看清楚!”

    “会数数吗?不会?哥教你!十七道口子!流这么多血,哥得吃多少肉才能补回来?啊哈,哥不顾危险跑来救你,你就这么报答我!”

    “看看你那罪恶滔天的爪子,黑甲虫的壳够硬了吧,我用刀都撬不开,你一爪子下去直接扒皮,多么凶残啊。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用那么凶残的玩意对付我!怎么可以这样!”

    “哥弄什么好吃的,你没有吃过?你对不对得起我?”

    “你名字都是哥给取的,你这白眼猫!”

    小汤姆知道自己闯了祸,它垂头丧气地蹲坐地上,时而偷瞄唐晨几眼,尖尖的耳朵时不时抽动,一副洗耳恭听、认罪伏法的端庄模样。

    看到小猫咪这个样子,唐晨的怒火再也发不出来,恨恨地瞪了小汤姆两眼,从地上抓起两个葫芦,转身向小潭走去。他倒不是真的恼小汤姆,只是被抓得鲜血淋漓,又痛得厉害,不吼几句貌似太对不住自己……

    小潭边,唐晨把葫芦装满清水,默默坐在石头上清洗伤口。

    清凉的池水从伤口上流过,火辣辣地疼,唐晨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小汤姆跟了过来,看样子是想靠近一点,但又拿不准唐晨是否还在气头上,转了一圈后,还是在一旁默默观看。

    唐晨很快清洗好伤口,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酒瓶,里面还有半瓶烧酒。

    他没有喝酒的习惯,烧酒本来是用于烹饪,在谷中这段时间时常受伤,烧酒成了消毒液,原本几乎满满的一瓶,现在只剩下一半。

    旋开瓶口,烧酒倒下。

    “咝咝”,唐晨吸着气,面庞扭曲,表情十分精彩。

    “喵!”

    小汤姆伸出前腿,似乎想安慰唐晨,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唐晨心中涌出一股暖意。

    将酒瓶旋紧,送回乾坤袋。

    绝谷中各类物资匮乏,尤其缺乏药物,没有条件对伤口作进一步处理。好在到现在为止,唐晨运气还不错,屡次皮外伤都没有感染。即使如此,唐晨也不敢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运气上,他深知其中风险,要是哪一次运气不好伤口感染,很可能断送掉他的小命,令人头痛的是,烧酒也不多了。

    天梯进展到一百米,乐观估计完成度十分之一,烧酒已用掉一半。

    还有其它方面物质消耗也超出预期,比如说木钎,完成百米高处的前进营地后,木钎的顶部不再尖锐。尽管唐晨随即对几根木钎都做了修整,它们都恢复了锐度,但那把砍骨刀也宣告彻底报销。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唐晨只剩下一把牛角刀,单就修理木钎的效率而言,牛角刀远没砍骨刀好用,这意味着,唐晨即将失去能够在崖壁上打洞的工具。

    各方面情形很不乐观,唐晨心中有些焦虑。

    他刚才对小汤姆发脾气,正是心态失衡的表现,情绪有点失控。

    唐晨知道,这个兆头很不好,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弯下腰,单手捏着小猫后颈处的死皮,将小汤姆提了起来。小汤姆乖乖地收起后腿和尾巴,将身体蜷成一团,任由唐晨将它拎到面前。

    四目对视,大眼瞪小眼。

    “你的爪子能要人命,下次别搞我了,很疼的,知道吗?”

    “喵。”

    “噗嗤”,唐晨笑了,将小猫抱在怀里,大步向崖壁走去。

    “走,我们去看看那个洞!”

    他决定去探探刚才看到的那个洞,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形。

    那洞很隐蔽,正好处于崖壁间的一块凹地,被密密麻麻的山藤遮挡着,如果没有今天这段小插曲,唐晨正好撞在崖壁上,误打误撞地发现了洞口,或许那个洞会继续尘封下去。

    洞距离地面高约三十五米,洞下方大片山藤被唐晨砍光,露出红褐色的崖壁。从下方入洞难度很大,幸运的是,洞与天梯水平距离只有四五米,有过一次人形钟摆经验的唐晨,没费多大劲便到达洞口位置。用牛角刀将缠绕在洞口处的山藤一一割断,并扔往崖下,洞口很快完整地暴露在面前。

    洞口高度超过三米,宽却只有半米左右,洞口上下各有裂痕伸向远方。

    天梯所在崖壁是绝谷东方,现在是上午,太阳在洞的背面,但光线还是足以让唐晨看清靠近洞口这片区域。洞口后面是一条甬道,在十多米外有一个转向。甬道四壁皆是红褐色的岩壁,唐晨伸手在上面摸了一把,岩壁的成分与他此前遇到的并无不同,或许因为长期被山藤掩映,这里的岩石更湿润一些。距离洞口两三米有一块大石,象从地里长出来的钟笋。

    除此之外,视线之内再无其它。

    要想知道甬道通向哪里,继续前行就能找到答案。

    唐晨缓缓走到拐角处,向里面望了几眼便退了回来,却没有继续深入。他将腰间的保险绳解开,拴在那块石笋般的大石上,用力拉紧,于是一条连接洞口与天梯的绳桥宣告形成。做完这一切,唐晨回到洞口,对守在天梯上的小汤姆打了个招呼,小汤姆立刻顺着保险绳爬过来。

    爬动过程中,小汤姆非常小心,看来清晨的遭遇给它留下了深刻印象。直到踏上洞内的土地,小家伙才放松下来。

    “里面比较暗,我需要做些准备。你先玩着,别跑远。”

    “喵。”小猫给出了肯定的回应。

    唐晨打算先回到地面,做几枝简易火把,否则他根本看不清后面的路。现在他得到的信息很有限,不清楚这个洞到底有多深,也不知道这个洞是天然生成还是有人工痕迹。

    唐晨从乾坤袋掏出三捆炼制过的藤绳,接在一起,同样捆在钟笋石上,然后将剩下的藤绳扔了出去,增设了一条直达通道。唐晨最近天天爬上爬下,体力和攀爬技巧都今非昔比,三十五米高的藤绳对他已没有难度。

    这时候小汤姆跑了出来,嘴里含着东西,献宝似地向唐晨炫耀。

    唐晨目光一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