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洞府(下)

    石门之后,是一座溶洞。

    甬道高不过两三米,溶洞高度却在二十米之上,宽不止百米,从狭小甬道进入溶洞,感觉就象鸟儿从笼中飞向天空,眼界与心情都为之一宽。

    溶洞顶部错落垂挂着数十根石笋,石笋上宽下窄,呈乳白色,散发着淡紫色荧光,一根根倒挂如锥的石笋之下,是众多与之针锋相对的石柱。石笋石柱或昂扬,或厚重,唐晨走进溶洞时,正好其中一根石笋底部渗出一滴水珠,水珠从高空滴落,落在一根石柱顶部,迸溅开来,溅起的水花落到地上,很快消失不见。

    头顶和脚下,仍是熟悉的红褐色岩石。

    分布在不同方向的八颗夜明珠,散播着清冷光华,与乳白色石笋和淡紫色荧光交相辉映,多种色彩揉和在一起,随即衍生出奇妙的光影变化。溶洞空间内大部分区域,最终呈现出来的是一种梦幻般的蓝,神秘而瑰丽。

    溶洞高低错落有致,由低到高,大致可分为三个层次。

    唐晨所处位置是第一层,他正前方是一块长宽接近四十米的方形空地,地面尽是手指粗的小坑,凹凸不平。唐晨开始还以为是天然形成,只是有些奇怪小坑的宽度过分规则,他走近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些小坑竟是剑芒,这块空地,想来曾是被人用来练习剑诀的试剑场。

    从试剑场最深处,登上十八级石阶,来到溶洞第二层。

    第二层处于整个溶洞中心地带,占地更为宽广。

    一张石桌,几个石凳,后面连着一座池塘,池面完全被莲叶占据。

    池塘面积颇大,将第二层分为两段,一座小石桥傲立池上,没有栏杆,石料也与附近最常见的山石一脉相承,简约自然。桥面离水面很近,长满了青苔,与池中的莲叶几乎处于同一水平位置。远远看去,不象是一座石桥,倒更象是莲叶丛中长出的一条石径。

    桥后是几个长长的石台,石台上的东西让唐晨倍感亲切。

    石灶、铁锅、木铲、砧板、玉碗、玉盆、玉盘、盛物的钵、有孔的筛寻常人家厨房里该有的东西,这里几乎全部能找到,唐晨甚至看到臼和舂,这让他不禁恍然:难道这是一个功能完设、设备齐全的大厨房!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会将这些东西集中摆放。

    难道溶洞前主人也是同道中人?

    石台上所有厨具都落满灰尘,唐晨拿起一个玉碗,用手擦去厚厚的灰,玉碗顿时恢复光洁白净。不过,其他物品却不似玉碗这样耐得住光阴侵蚀,铁锅生满黄锈,锅底破了几个洞木铲和砧板早已碎化,一碰就成了粉末石臼也被溶洞中的水气浸入,原本光滑的臼面坑坑洼洼除了玉制容器,其他厨具几乎全部无法使用。

    唐晨震惊了。

    一名吃货,一名有档次的吃货,必须时刻关注与美食有关的一切细节,厨具自然是其中一部分。唐晨厨具非常多,为适应不同需求,乾坤袋中仅餐盘就有十多种。他毕竟是穿过来的,原本以为自己的厨具已经非常齐全,但与石台上这些厨具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其中好几样东西,他甚至不知能做何用途,这无疑极大伤害了吃货的自尊心。

    唐晨叹息:果然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哥浅薄了

    “喵!”

    唐晨检查厨具时,汤姆还以为有什么好事,忙不迭地跳上石台,用鼻子嗅来嗅去。可当它发现上面并没有什么美味时,觉得索然无味,缓缓踱到唐晨面前,发出不满的叫声。

    汤姆的叫声顿时让唐晨醒过神来,现在可不是看这些东西的时候。

    将小猫从石台上抱起,轻轻放在地上,唐晨继续向溶洞深处走去。

    再次登上十多级台阶,唐晨来到第三层,也是最高的一层。

    第三层紧靠石壁而建,登上台阶后,就看到一间虚掩着的石室。

    唐晨直接推开中央石室大门,看清门后的情形后,他大失所望。

    这个石室并不大,石室中央位置有一个蒲团,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唐晨有些不甘心,走进去转了两圈试图有更多发现,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修炼之所,难怪如此简陋!”

    到这个时候,唐晨已经完全确信,这个溶洞应是某位前辈修士的洞府。溶洞第二层的石桌石凳、以及平台厨具上厚厚的灰尘,无不说明这个洞府荒废已久,里面的东西自然都成了无主之物。

    无主之物,人人得而取之!

    隐藏的修士洞府,往往代表大把好处,传说中隐藏洞府法宝堆成山,秘籍多如草,是低阶修士们梦寐以求的奇遇。可唐晨走了这一圈,别提法宝秘籍了,稍微有价值的东西也没看到一件。他对法宝和秘籍不是很渴望,秘籍需要大量时间修炼,法宝往往需要足够修为来操控,越是厉害的法宝,需要的修为越高,唐晨只是一个炼气期的菜鸟,即便得到好法宝,也只能扔乾坤袋里睡觉。

    他是个实用主义者,没有做白日梦的习惯。

    现在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怎么离开山谷。

    洞府内的东西不少,但能够帮助他逃离绝谷的东西,一件也没有。

    难得发现一个隐藏洞府,更难得的是这个洞府荒废已久,传说中的奇遇没有也就罢了,竟连一件象样的工具都找不到

    这不科学!

    唐晨回到第一层,开始从头到尾,仔细搜寻每一个角落。

    半个时辰后,他满头大汗地坐在石室中央的蒲团上。

    从乾坤袋取出一个葫芦,将水一饮而尽,扔下葫芦后接着伸了个懒腰,也不管地面上厚厚的灰尘,顺势仰面躺下。唐晨盯着石室顶部的岩石发楞,恨恨道:“哪是什么废弃洞府,人家这分明是整体搬家!就扔下一堆不值钱的厨具,让哥白白忙活半天。”

    说到气愤处,一脚踢在蒲团上,蒲团被踢到墙角。

    “咦!”

    原先蒲团遮住的位置,现出一个法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