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残破传送阵

    “传送阵!”

    千符门弟子无不钻研阵法,唐晨对阵法的了解更是普通弟子无法企及。只看一眼唐晨就已断定,这不是一副图画,而是一个结构精巧的传送阵。蒲团下的地面被挖空,除了边缘一圈下限的凹槽,传送阵顶部与地面平行,蒲团放在上面,传送阵被遮得严严实实。

    传送阵上面有两道明显划痕。

    圆形阵面上,象被人划了一个大大的叉。

    划痕入阵两寸,不算太深,却足以对这个精巧的传送阵产生严重影响,里面很多阵法纹路遭到破坏。传送阵涉及深奥的空间领域知识,尤其对传送目的地空间道标设定,容不得半点马虎。任何细微不同都可能导致传送目的地相差万里,甚至直接传到空间乱流中,形神俱灭。

    唐晨对布下这个传送阵的人大为钦佩。

    这座石室并不大,里面除了一个蒲团,空空荡荡一览无余,给人第一感觉就是这是洞府主人苦修之地,而传送阵就大大方方地放在眼皮子底下,典型灯下黑。若不是唐晨无意中踢开蒲团,传送阵现了出来,恐怕很难发现里面另有玄机,当然,看到也是残破的,洞府主人心思之慎密可见一斑。

    更让他叹服的,是这个微型传送阵所包含的技术含量。

    传送阵并非单一阵法,由若干阵法组成的阵法群,包括很多高阶阵法,因此传送阵向来以结构复杂晦涩难懂著称。修士一直致力于传送阵小型化,传送阵小型化的好处有很多:一是能减少布阵材料消耗;二是减轻对地形的依赖程度,可以在更多地点实施传送;三是减少启动传送时的灵石消耗。

    千万年来,修士对传送阵的研究不遗余力,也有长足进步。

    但小到可以直接隐藏在一个蒲团下的传送阵,唐晨连听都没有听过。

    别说千符门,整个小仓界都没人能造出来,恐怕只有那些超级门派才有能力布置。能布置出这个传送阵的人,阵法造诣至少是大师级水准。

    唐晨刚发现传送阵时的欣喜激动已淡了下来,面色凝重。

    要想让传送阵重新恢复作用,唯一办法是将其彻底修复。

    这大大超出唐晨的能力范围。

    修复需要的各种材料、阵法水平、空间道标……唐晨手上一样都没有。他非常肯定即使师傅也无能为力,否则门派布置传送阵也不用从外面请人。

    师傅是大师级炼器师,对阵法颇有研究,但炼器主攻方向毕竟不一样。传送阵复杂程度堪比一门学科,耗费的资源也极为惊人,只有那些超级势力才有能力培养相应人才,普通门派折腾传送阵纯属自讨苦吃。

    唐晨想试着修复传送阵,即使他毫无头绪。

    对他而言,修复传送阵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天梯计划也好不到哪去。经过这段时间的尝试,他已明白天梯计划成功希望非常渺茫,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他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将天梯计划进行下去。两者都很难实现,不过,尝试修复传送阵需要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显然比搭建天梯少得多。

    他决定暂且在这里安顿下来,浩大的天梯工程也不差这点时间。

    “旋风术!”

    旋风乍起,红沙漫天。

    旋风裹挟着尘土,在石室里转了一圈,然后在石室外骤然消失,和它初起时一样突然。

    唐晨很满意旋风的效果,同时也对自己这段时间的进步有了更多认识。旋风术可不是流风术,是一个二阶法术,流风术只能加速,而旋风术还有困敌的作用,施放时消耗灵力会大许多。坠下绝谷前,唐晨施展旋风术还非常勉强,放出后任其自生自灭,现在却能控制旋风一段时间,进步明显。

    他在石室里盘腿坐下,眼睛死死盯着传送阵两条划痕,冥思苦想。

    七天后。

    满面憔悴、形容枯槁的唐晨,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这七日,除了每天回到谷底烹制小猫捕捉的黑甲虫,唐晨终日在石室中苦思,几乎不眠不休。

    七天殚精竭虑的钻研,他辨认出划痕至少破坏了传送阵二十七个阵法,遗憾的是他只认识其中两个,剩下二十五个阵法,他压根不知道是什么,更遑论修复。即使是他认识的两个阵法,也缺乏必要的修复材料。

    心情平复后,他想到更多问题。

    传送阵修复了怎么启动?

    传送阵启动需要消耗大量灵力,这就需要为传送阵配置灵石。

    距离越远,重量越大,传送时灵力消耗也就越大,能用于传送阵的灵石至少也要四品,这就是四品灵石很少在市面流通的主要原因。一些军用大型传用阵,甚至需要五品甚至六品灵石才能启动。唐晨手里只有几颗二品灵石,完全不可能启动传送阵。

    他不得不放弃修复传送阵的念头。

    完全不可能成功还顽固坚持,那不是执着,是愚蠢!

    出谷得另想办法。

    他没有就这样离开洞府,微型传送阵的发现,给唐晨提了个醒,这座洞府值得他投入更多精力。将小猫唤到身边,从乾坤袋里拿出烹制好的黑甲虫,一人一猫美美地吃了起来,这是近几天唐晨吃得最香的一顿,前几日他根本没怎么吃东西。

    唐晨再次对洞府展开地毯式搜索。

    又过了三天。

    小猫蹲在石桥上,百无聊赖地盯着池中莲叶发呆。

    唐晨突然从池塘冒出头来,正在走神的小猫被吓得跳起来,大眼睛里全是惊恐,小巧的身姿在空中横移飞过。

    唐晨头上顶着一片莲叶,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眼中却闪过一丝欣喜。

    这几天洞府被他掘地三尺,依然没有收获,反而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跟泥猴似的。唐晨跳下池塘清洗,却意外发现看似平静的池塘下面,竟然有暗流涌动。池塘连着活水,只不过池面完全被莲叶占据,看不到下面的情形。想来也是,如果池塘没有连接活水,洞府废弃这么久,池塘早该干涸,哪能长满莲叶?

    唐晨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懊恼。

    他在甬道中便感知到里面有水源,进到洞府后心思很快被传送阵吸引,后来又忙着搜索洞府,反而忽略了这一明显疑点。

    水道能不能出去?

    唐晨目光瞬间炽热起来。

    (小汤姆满地打滚,求推荐、收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