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暗河漂流

    临走之前,唐晨没忘对绝谷和洞府进行搜刮。

    甬道和洞府大厅拿到十二颗夜明珠黑甲虫壳耐火、质轻且坚硬,是上好的炼器材料,没用完的虫壳全部打包带走石台上玉制餐具是高档货,也不容错过由于乾坤袋容量有限,里面还要装大量葫芦、备用的藤绳和食物,唐晨不得不抛弃一些没那么重要的厨具和瓶瓶罐罐。

    唐晨丢东西时没觉得肉疼。

    今时不同往日,只要能出去,一颗夜明珠就足以弥补一切损失。

    穿着虫甲的小猫跳进了密封箱。

    唐晨关好箱门,跳入池中,身体用力压着密封箱,潜往出水口。

    这段暗河唐晨往返过多次,无需依靠事先绑好的藤绳,也能来去自如,顺利到达掌控区域最前沿。这里正好是一处中空地带,暗河在此处拐弯,前方很长一段河道全部在山腹中穿行,没有换气点,真正的考验到了。

    坐在一块岩石上,唐晨打开密封箱,小猫嗖地一下跳了出来。

    “前面的路我也没走过,结果如何难以预料。汤姆,记住我跟你讲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要慌!”

    “喵!”

    小猫小声回应着,瞪大眼睛四处张望,明显有些不安。

    唐晨站起身,将身上藤衣解下,接着从乾坤袋拿出一件全新藤衣,缠在虫甲外面。新藤衣有两个布袋,是他最近的改良,里面各有一颗夜明珠,虽然提供的光亮有限,却不无小补,并且不占用双手。旧藤衣他没有马上扔掉,而是收回乾坤袋,以备不时之需。

    他掏出一根短藤,分别系在藤衣和密封箱的藤条上,打上死结。

    做完这一切,他送向小猫一个笑脸。

    “看,我们不会分开了。”

    “喵!”

    小猫轻盈地跳回密封箱,却没有老老实实地蹲下,前腿搭在箱子顶部,默然看着唐晨,唯恐以后再也见不到唐晨似的。

    唐晨心中一暖,摸着小猫的头,柔声道:“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出去!”

    “喵!”

    小猫用小舌头轻轻地舔着唐晨的手,然后乖乖蹲下,箱子被再次锁死。

    唐晨提着箱子走下暗河。

    走到入口前,他停下来向身后回望,四周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让他本就忐忑的心情更加紧张。虽然做了很多准备,但他其实对前面的路也没有太大把握,若非别无选择,他不会拿命去搏。

    别无选择啊!

    唐晨眸子里闪过一抹狠厉,他深吸一口气,猛地潜入水中。

    冒险开始!

    湍急的水流推搡着他进入封闭的河道,眼前一片黑暗,这样的环境下,布袋里的夜明珠似乎也被吓得花容失色,收敛起光华,在黑暗中瑟瑟发抖。耳边只有嘈杂的水声,河水是暴虐的,它们冲激着礁石,洗刷任何敢于阻挡它们的东西,就象现在。它们在河道里尽情撒着欢,把唐晨一次次推向随处可见的岩石,炮制一次次撞击,乐此不疲。

    撞击很猛烈,但在藤衣和虫甲保护下,唐晨并未受到实质伤害。

    唐晨最初还试图保持住平衡,可他的一次次努力,都被河水无情粉碎。于是他不再挣扎,他象守财奴吝惜财富一样,珍惜每一分体力,神识集中在周边数米。唐晨任由水流推着前进,暗自估算在水流中前进了多远。

    一百米!

    两百米!

    唐晨心中凛然,这段封闭河道长得实在不象话。

    胸中开始出现烦闷感,说明体内氧气消耗已达危险值。唐晨恍若未觉,最近憋气能力见涨,可以坚持一阵,即使在极限到来前仍没有开放性河道,乾坤袋里上百个葫芦,足以让他在水下生存很长时间。

    唐晨在腰间摸索着,连着密封箱的藤还在,崩得笔直,他放下心来。

    三百五十米!

    正当唐晨准备拿出一个葫芦,身体猛然一轻,一股大力将他推上水面。

    这段漫长的封闭河道终于走完!

    唐晨仰卧在水面上,贪婪地呼吸着空气,还没等他把气喘匀,又被水流卷进暗河,进入下一段封闭水道。入水前,唐晨接连听到葫芦与岩石撞击声,一系列撞击产生的庞大能量经过重重削弱,传到被水浸得冰冷的身体上,仍隐隐作痛,象被木棍直接敲打。

    “幸好有虫甲!”唐晨暗自庆幸。

    时而被掀上水面,时而被卷入水底,就这样,唐晨在暗河中浮浮沉沉,迅速远去。虽然在藤衣虫甲保护下,他还没有受到严重伤害,小葫芦也只用掉几个,但这个过程并不美妙,在一次头部与岩石撞击后,他晕厥了,尽管很短暂除此之外,长时间泡在水里体温过低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唐晨开始感觉眩晕,很想闭上眼睛睡一会。

    小猫的情形,也让唐晨感到担忧。

    漂流开始后,他与小猫的联系就此断开,经过这么长时间撞击,密封箱有没有破?即使没破,密封箱的空气只能让小猫支持半柱香,可被撞得头晕眼花的唐晨,无法准确估计已经过了多长时间

    必须想办法停下来!

    马上!

    唐晨不再吝惜体力。

    他取出一根藤绳,藤绳一端有一个活套,这是他事先准备的减速绳,如果套中目标,就会紧紧缠住。唐晨将另一端在手臂上缠了几圈,但没有马上行动,他如同一匹猎豹,默默等等着时机,

    他终于又等到一次水流上涌。

    就是现在!

    刚浮出水面,唐晨挥手将藤绳活套扔出,同时双手抓紧另一端!

    两秒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水流再次卷入水下,继续带着他飞速向前。唐晨有些失望,默默地将藤绳拉回,等待下一次机会。

    第二次,藤绳依然没有套到岩石!

    唐晨开始焦急起来,如果超过半柱香

    水流带着身体侧转,河道在这里有个弯道,唐晨第三次抛出藤绳。

    失败!

    唐晨没有被卷到河底,说明这段开放型河道够长,还有机会!

    第四次,失败!

    第五次,手臂上突然传来一股大力!

    藤绳很快收缩勒紧,手臂几乎被扯断,传来一阵巨痛,唐晨却是大喜。他拼命抓紧藤绳,双腿蹬在河底礁石上,一步步摸向岸边。

    不等上岸,他已抢先将箱子打开,气急败坏地呼喊:“汤姆!”

    “喵!”小猫蜷缩在箱子里,有气无力地轻叫回应。

    “哈哈!哥就知道你没事!”

    唐晨身体压在箱子上,脸凑在箱口,就这么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

    半晌,唐晨艰难地将身体挪到一块大石上,打量周围的环境。

    他忽地一滞。

    不过处,有一片濛濛光华,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微弱。这种光华让唐晨有一股熟悉感,仿佛回到了甬道。

    他很快反应过来,夜明珠?

    片刻后,他站在一个石洞前。

    一个隐藏在山腹中的秘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