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以境为号

    山腹中的石洞,没有门。

    左右洞壁各有一颗夜明珠,正是因为远远看到两颗夜明珠放出的光华,唐晨才能在漆黑的山腹,找到这个隐秘洞府。

    洞府中央有一汪泉水,直径仅半米,霞光氤氲灵气逼人。

    泉眼气泡汩汩作响,冲出水面后化为灵气,很快与霞光汇合,萦绕在清泉周围,竟是一眼天地自然生成的灵泉。

    灵泉前有一个蒲团,蒲团旁一枚玉简。

    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唐晨隐约觉得很眼熟,随即想起,样式与绝谷洞府中的蒲团一模一样。再参照夜明珠的大小、色泽和放置手段,唐晨基本肯定,此地应与绝谷洞府一脉相承,府主应是同一人。很多修士开辟洞府时,都有在明府附近再设一个秘府的习惯,以防范仇敌或隐藏秘密。

    从规模和隐蔽程度看,此处应是秘府无疑。

    如果是秘府

    唐晨心跳骤然加剧。

    目光在秘府内又巡视了一番,秘府很藏不住什么,除了那眼灵泉,只有蒲团和玉简。唐晨走过去将蒲团拿起,先检查下面有没有藏着传送阵,又将蒲团拿在手里翻来覆去检查。

    蒲团很普通,没有发现。

    唐晨目光落在那枚玉简上,将玉简捧到额头,神识渗入。

    一个温和的男声,在识海中回荡。

    “吾王奉舟,一心向剑,舍剑之外无它物,求剑道之极,穷百年之功,历经百劫,终剑意大成随团远征碎星境,连败三大妖帅,斩妖将数十,诛妖尉无数,迫妖军弃碎星半境,沧澜北疆平定。受同道抬爱,以境为号,谓沧澜真人”

    “与友探无尽海,于海域深处骤遇强者,苦战不敌,挚友陨落,吾重伤退走,修养数载方恢复,引为生平奇耻”

    “忆当日之战,非败于剑道,修为不济也。”

    “吾等剑修心中只有剑,以为剑意精纯便可越阶而战,一剑扫破万法,修为只是其次,吾初时亦然,此败后方知大谬无奈修为提升缓慢,自忖与强敌差距,纵日夜苦修,穷尽一生恐亦难及修剑之外吾唯好美食,另辟蹊径,自创饕餮经,以食补天。廿年奔波获取灵食,险死还生,修为亦突飞猛进,终达成进阶,自忖或有一战之力。”

    “今抱必死之心,再赴无尽海,与敌决战!”

    “此番前去,生死未卜,不忍所学就此失传,封于此简,留待有缘。”

    留言的王奉舟,声音醇厚温和,让人听着很舒服,如沐春风,事情表述也轻松平淡,娓娓道来,唐晨却听得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静。

    他对这位前辈充满敬意。

    舍剑之外无它物、历经百劫、穷百年之功心志何其坚毅!

    连败三大妖帅、斩妖将数十、诛妖尉无数战力何其强横!

    另辟蹊径自创功法

    以他在碎星境战场表现出的强横战力,除剑意精纯,修为也定然极高,毕竟是打败妖帅的人,再想提升分毫都不容易。王奉舟竟然能靠自创功法,使修为再次突飞猛进,非大智慧者,不可能做到!

    碎星境是妖魔修的主战场,至少已有数千年历史。

    从王奉舟的留言分析,碎星境沦为战场,很可能就是从那次远征开始,打得妖军放弃半个境,可见修士远征军当年的强悍!

    王奉舟居功至伟,被大家尊为沧澜真人。

    沧澜境在哪?

    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境,出去后慢慢打听。

    以境为号,是修士最大的殊荣,目前虽然没有,过往还是间或出现过,不过几乎全是境主。一境之主,以境为号自然是情理中事,譬如蜀山掌门,有强大的门派为后盾,以蜀山为号谁也不会有意见。可王奉舟情况却不同,从他出门拼命留下一身所学,不象是有势力的人,很可能独来独往。凭个人实力达成以境为号,这份成就,罕有人能与之争锋。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象王奉舟这样的人,却在无尽海被打得重伤而退,对手的强大简直无法想象。逼得王奉舟卧薪尝胆廿年,逼得王奉舟自创功法,进阶后去复仇,却也没指望能活着回来,将一身所学封印,留待有缘。

    唐晨总算解开了困扰他多日的一个疑问:山腹洞府为何不设下禁制?

    他先前以为,或许是洞府主人托大,以为洞府足够隐密难被发现,现在才知道原委。以王奉舟的修为和地位,他的洞府谁人敢闯?再赴无尽海,有意将所学留待有缘人,自然更不会设禁制,以他的盖世修为,设下禁制谁能攻破?传人未必有,死人一定多。

    王奉舟留下的这段话,让唐晨恍如在梦中。

    “留待有缘,敢情我就是你的有缘人,终于知道为什么会穿越哥穿了三年,掉到绝谷,拿命拼才来到这里,看样子要时来运转了。”

    “也对,你好美食,我也是吃货,我们有共同爱好!”

    “练剑就算了,那么辛苦没兴趣。不过你自创那饕餮经,以食补天,倒是挺合我的胃口。”

    唐晨对饕餮经充满期待。

    作为一名吃货,一名为美食不惜放弃修炼的吃货,唐晨向食之心甚坚,即便被勒令下山游历,他也从未后悔。唐晨对提升自身修为并非毫无兴趣,但凡修士,没有人不在意修为,修为对修士影响体现在方方面面。

    以唐晨为例,在外流浪闯荡这三年,他时常需要到炼器坊打工挣灵石,如果他修为更高一些,获取酬劳会更多修为高一些,他能更快更安全地获得食材跌下悬崖后,他对修为的重要性感悟尤为深刻,修为更高一些,成为筑基修士,掉到绝谷也可以用飞行法器逃出去。

    当然了,至于他筑基后会不会舍得买飞行法器,那是另一码子事。

    修为提升还能增加寿元,这是谁都无法抵挡的诱惑。

    绝大多数修士走上修真的初衷,或多或少都有这样的考量:长生。

    修真者,不求长生求什么?

    修为是修士的根本,绝不是一句空话!

    唐晨以前放弃修炼,主要是因为修为提升太难,还不如好好享受生活,尝遍美食。可如果饕餮经有王奉舟讲的那么神奇,能快速提升修为,增加寿元,唐晨显然一百个愿意。

    还是那句话:活得久,才能吃得多嘛。

    唐晨将玉简放回额前,神识渗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