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脱困

    从秘府离开,唐晨和小猫再次进入暗河。

    开始还比较顺利,虽然水流依然湍急,撞击依然频繁,但都没有对他们构成严重伤害,直到暗河行进到一处地下瀑布。地质断层形成的地下瀑布也不知有多高,下方礁石密布。

    唐晨被水流重重地拍到礁石上,即使有藤衣虫甲保护,落下时他也差点晕厥过去。一连串撞击,让他当场断了两根肋骨,胸腹间火熛火辣地痛,左腿伤势也不轻。更严峻的是密封箱出现裂缝,虽然裂缝很小,但防水功能彻底丧失,当唐晨听到小猫惊恐的叫声,忍着剧痛将密封箱打开时,密封箱已被水淹了大半,小猫狼狈不堪地从里面爬出来……

    剩下的历程不堪回首,充满着恐惧和挣扎。

    身受重伤的唐晨再也无力保持身份平衡,任由暗河水将他推来推去。失去密封箱后,如何保证小猫不被淹死在暗河里,就成了唐晨必须时刻关注的事情。他用左臂将小猫圈在怀里,避免小猫遭受直接撞击,顺势将一个拧开盖的葫芦塞在小猫嘴里,确保小家伙不会窒息,小猫也知道情况危急,不叫也不跑,乖乖地咬住葫芦嘴,直到将葫芦再也不能给它提供氧气,它会用爪子挠唐晨的身体,提醒唐晨为它更换另一个葫芦。

    河道中仍然有许多地段全封闭,由于身体难以动弹,唐晨再不能象以前那样,在开放式河段快速换气。很多时候,他也得依靠葫芦换气,乾坤袋中葫芦的数量不断减少。就这样,唐晨一路小心翼翼地护着小猫,在暗河中苦苦挣扎,等待着浮出水面的机会。

    浮浮沉沉中,每一秒都很难捱,暗河的转折仿佛永无休止。

    剧烈的撞击,更是差点将唐晨五脏六腑从腹中震出来,剧痛让他恨不得晕过去免受煎熬,然而他不能。晕过去,他和小猫都会失去活下来的希望,被暗河连皮带骨吞噬掉,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葫芦!

    唐晨想不起怎么从暗河里出来的,也想不起在暗河中漂了多久,更记不得自己何时晕过去。醒来时,他已经在一个房间里,浑身酸痛动弹不得。

    是阿甘救了他。

    当时阿甘在屋后玩耍,听见河里传来凄厉的猫叫。

    阿甘来到河边,看到被藤和葫芦裹着的唐晨。小猫伏在唐晨怀里,它浑身湿透,冷得直打哆嗦。小猫一边挠唐晨的身体,一边凄切地叫着,想把唐晨唤醒。其实它完全有能力自己游上岸,但小猫没有那样做,它忍受着寒冷与饥饿,始终陪在唐晨身边,任由河水带着他们漂流,直到阿甘跳到河里,将唐晨拖上岸。

    迷迷糊糊中,唐晨感觉有一股热气喷在自己脸上。

    缓缓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一张脸把他吓了一跳,随即明白那股热气,正是面前这家伙呼吸。唐晨皱起眉头,问道:“阿甘,你在干嘛!”

    “我在数你的眉毛!”

    “数清楚了吗?”唐晨哭笑不得,却仍然耐着性子道。

    “还没有,阿晨,你眉毛真的好多,我数了一个时辰都没数清楚!可是你刚才眉毛动了,我又得重新开始数。”阿甘的语气中满是惋惜。

    唐晨无力呻吟,忙道:“我想喝点水。”

    “喝水啊,好!等我一下!”

    阿甘站起身,他今年15,年龄和唐晨一样,却长得十分结实,比唐晨高了半个头,相貌相当俊朗,一头罕见的银灰色头发为他平添几分神秘。

    他的眼神也很特别,象孩子一样纯真。

    他的思想,也象孩子一样纯真。

    阿甘智力发育有些滞后,他对世界的认知相当于五岁小朋友的水平。

    通俗点讲,阿甘是个傻子。

    阿甘取来一碗水,喂唐晨喝下。

    唐晨注意到他的膝盖处有点脏,刚才阿甘数眉毛时,显然是跪在床前。脑海中马上浮现这样的画面:一个少年跪在床边,伏在另一个少年胸前痴痴地数眉毛,那画面太美,辣到眼睛……

    “那好,我们开始吧!”将碗放回桌上,阿甘又兴致勃勃回到唐晨面前。

    “做什么?”

    “数眉毛啊!姐姐说,要有始有终。”阿甘笑着,笑容天真无邪。

    看到阿甘双手又向自己脸上摸,唐晨心里一阵烦躁,高声道:“住手!”

    许是唐晨的声音大了些,神情也十分不善,阿甘有些不知所措,他跪在那里,稚气未脱的面庞明显透着几分不安,眼眶中泪光波动,竟似马上就要哭出来。回过神的唐晨赶紧对他温言劝慰,辩称自己并不是对他发火,是对看不到汤姆不满云云……

    阿甘信了,恢复了笑容,转身到桌上抓起一根骨头,美美地啃起来。

    外面依然安静,唐晨长舒一口气,还好没惊动那一位……

    躺在床上,看着阿甘啃得满嘴流油,唐晨欲哭无泪。

    “哥重伤躺床上不能动弹,还得哄着他,哥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这日子没法过了!”

    小猫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悄悄从阿甘脚边绕过,跳到唐晨床上。

    唐晨艰难地将头抬起几寸,对小猫道:“你还知道回来啊,跑哪去了?”

    “喵!”

    小猫向阿甘的方向望了望,叫声颇有些委屈。

    唐晨很快明白,小猫为什么不愿呆在这间房里。

    “哎呀,你回来了啊!”阿甘显然听见了小猫叫声,他飞也似的跑过来,两只油腻腻的手伸向小猫,打算将小猫抱在怀里。小猫身体灵活走位风骚,轻而易举便躲到一边,阿甘的手收势不住,在唐晨身上留下一片油污。但阿甘不以为意,反而乐得大笑起来,又一次张开双臂向小猫扑去。

    小猫被撵得到处跑,情急中跳上一柜子,几个起落便爬上横梁,犹心有余悸。它蹲在上面,幽怨地望着躺在床上的唐晨,“喵!~”

    “好吧,哥错怪你了,你也不容易啊。”唐晨无能为力,只能叹息。

    唐晨的叹息声中,阿甘已把一张椅子搬到横梁下,站上去用手比划着。阿甘身高臂长,站在椅子上堪堪摸到横梁下沿,阿甘踮着脚,竭力将指尖向小猫所在的方向伸去,口中不断地呼唤着小猫的名字。

    “汤姆汤姆,过来跟我玩!”

    “汤姆汤姆,我找你好久了!”

    小猫不理他,见手指离自己已不远,起身走向横梁另一边,想摆脱阿甘的纠缠。但阿甘很快从椅子上跳下,搬着椅子跟随小猫移动,只要小猫一停下,他就会再次站在椅子上,试图把小猫捉住。

    “来嘛来嘛,我不数阿晨的眉毛了,我想数你的胡须!”

    小猫一次次转移,阿甘一次次搬着椅子跟进。

    半柱香时间过去了……

    看到小猫烦躁不安的模样,唐晨不忍卒睹。

    (新书首次上推荐,凌晨会放一章,晚睡的帮着投点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