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道爷,给本妞笑一个

    阿甘的智力仅相当于五岁孩子,他一直非常单纯。

    可单纯的人有时会让人更加难以容忍,比如现在。

    小猫被阿甘撵得到处逃,唐晨越来越看不下去。

    阿甘救过他的命,但小猫跟他何尝不是过命的交情?还在绝谷的时候,要没有小猫,唐晨恐怕早就被黑甲虫啃得尸骨无存,被水流从暗河中冲出,小家伙也一直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论感情亲疏,小猫和唐晨更加亲近,而且现在是阿甘持续骚扰小猫,唐晨实在有点看不过去。

    “阿甘,别弄汤姆了!”

    “我想跟它玩!”阿甘搬着椅子,玩得不亦乐乎。

    小猫尖叫着,有被逼疯的趋势。

    唐晨心头火起,怒道:“给道爷住手!”

    阿甘茫然站在椅子上,眼眶中水雾弥漫:“阿晨凶我……我要告诉姐姐!”

    看到阿甘委屈的模样,唐晨本有些不忍,可这小子居然打算告诉姐姐,顿时勾起他脑海中某些不好的回忆,唐晨冷笑道:“动不动就告诉姐姐,去吧,你以为道爷我真怕那小妞?”

    “吱呀。”

    房门被推开,一名少女站在门前。

    少女生得极美,轮廓与阿甘有几分相似,只是更加柔和。她的头发同样是银灰色,随意披散在肩头,少女款款而行,银灰长发波浪般上下起伏,火红长裙也随之翩翩摇曳,仿佛火焰与海水在隔空对峙。

    她出现在门口,房间内似乎也多了一抹亮色。

    然而,她的目光却是冰冷的。

    唐晨身体一僵。

    “姐!”阿甘立刻忘了刚才的不快,站在椅子上冲着少女乐。

    “嗯,阿甘乖。”

    “姐,汤姆好象能听懂我的话呢!”

    唐晨心跳骤然加速,他万万没想到阿甘会说出这样的话,短短几天,居然察觉到小猫的灵异,他真是傻子?抑或应了“人傻心不傻”那句老话?灵兽和能听懂人言的通灵灵兽完全是两码事,前者是大街货,后者则可遇而不可求,以唐晨现在的实力,一旦被人察觉到小猫的灵异,保住汤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搞不好还有杀身之祸。

    好在少女并没有把阿甘的话当真,她已经习惯阿甘说出不着边际的话,柔声附和道:“好聪明的小猫!那阿甘以后又多一个能说话的朋友了。”

    “是啊是啊!”阿甘笑容很灿烂。

    少女轻盈地走进屋内,掏出来一块丝巾,仔细地为阿甘擦去手上油污。做完这一切,她走到床边,站在唐晨身前淡淡道:“这位道爷好威风。”

    唐晨暗暗叫苦,硬着头皮道:“虹姑娘,误会。”

    “虹姑娘三字,小女子可当不起,这位道爷还是直接叫我小妞好了……”少女莞尔一笑,手提着长裙在床边坐下,一股香风,直接钻进唐晨鼻孔。

    唐晨心里一个激灵。

    得赶紧想法子自救,否则下场凄惨!

    “虹姑娘说笑了。阿甘正在和汤姆玩呢,你看阿甘玩得多开心。可恨汤姆这笨猫忒不懂事,不明白阿甘的好心,一直在那大呼小叫,不知道的,还以为它被阿甘虐待……”

    少女看了看横梁上的小猫,小猫正狐疑地盯着唐晨。小家伙虽然聪慧,终究还是少了些见识,哪里懂得唐晨这番拐弯抹角的话,委屈地在那呜呜。

    少女似有所悟,心头一软。

    可当她目光从阿甘身上扫过,看到阿甘又自得其乐的踩着椅子抓小猫,她心中又是一阵莫名地痛。阿甘是她弟弟,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她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阿甘。对她而言,保护弟弟是她的天职,她的使命,也是她最深沉最执着的信念,哪怕她只比阿甘早出生片刻。

    再望向唐晨时,少女的目光又冰冷如霜。

    她淡淡道:“你该换药了。”

    唐晨身体一滞,苦着脸道:“呃,又要麻烦虹姑娘了。”

    少女不为所动,伸手将垂到胸前的银发拢到肩后,不紧不慢道:“你我非亲非故,若非阿甘救你回来,我不可能让你留在这里,替你治伤。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如果阿甘被人欺负了,我的心情就会很不好。我心情不好,就容易忘事情,别的倒没有什么,就怕替你治伤时犯糊涂。上次不小心多放了一味药,我真怕下次……万一让你落下残疾什么的,那可如何是好……”

    唐晨对少女充满鄙视,这是**裸的威胁!

    可鄙视归鄙视,别人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虽然刚才讲话大声事出有因,对阿甘发火终究还是不该。现在形势比人强,得面对现实。

    上次也不知怎么得罪了这小妞,换药后唐晨浑身奇痒无比,偏生他又动弹不得,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从那以后,唐晨对仙子般美丽的虹姑娘有着本能的忌惮。

    “欺负阿甘?谁!”

    唐晨叫起了撞天屈,本想解释清楚,但看到少女脸色时,他立刻意识到这次似乎把对方得罪狠了,此时明智地做法是认罪伏法,听候对方发落。唐晨腹诽不已:这小妞人不大,护起犊子来跟个小母鸡似的,简直不可理喻。胸看起来蛮大的,怎地胸襟如此小……

    唔,貌似跑题了。

    他垂头丧气道:“虹姑娘,你说怎么办吧。”

    “我现在心情不好。”

    “要怎样,才能让虹姑娘心情好起来?”

    唐晨咬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容不得他装糊涂。

    “很简单,做些让我开心的事情。”少女上身前倾,俏脸凑到唐晨面前,吐气如兰:“道爷,能不能给本妞笑一个?”

    唐晨一滞,嘴微微张开,象是被人在里面塞了个鸡蛋。

    虹姑娘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看到唐晨现在的神情,她心里充满快意。她冰雪聪明,年纪虽不大,却能从人性角度大致推测出对方的内心感受,甚至能把握到情绪变化过程:1错愕;2感觉屈辱;3愤怒;4挣扎,在委曲求全与宁死不屈间抉择;5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爆发或妥协……

    少女揣摩着唐晨的反应。

    被一位女子如此戏弄,他应该很恼火吧?

    十五岁少年,不会愿意在年龄相仿的女子面前丢脸,尤其是一位美女。

    这正是她期望的。

    她希望唐晨思考的过程尽量长一些,思考越久,说明思想斗争越激烈,对方受到的触动就越大。她希望这次能够给唐晨留下深刻印记,让他在今后的日子里,再不敢轻易对阿甘发脾气。

    “你想清楚了,可以让阿甘叫我。”少女欲起身离开。

    唐晨如梦方醒,忙不迭道:“这很简单嘛!你看!”

    眼帘中,是一张和熙的笑脸,看不到半分期望中的挣扎和勉强。

    这一下轮到少女楞住。

    按常理,他难道不应该严辞拒绝,表现得很有气节吗?

    即使最终认错,似乎也应该先在自己面前装出威武不能屈的样子吧?

    他应该挣扎!

    应该反抗!

    可他屈了!

    立马就屈了,完全不带犹豫!

    看着那张笑脸,她心里没有半分得意,反有些心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