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严家(上)

    “怎么样怎么样?还满意吗?”

    见少女杵在床前半晌不吭声,唐晨笑得更愉快了,主动出声询问。

    “这是个什么人啊。”少女心中哀叹。

    原以为自己挥出一记令对手难以承受的重拳,打中就能完胜。

    孰料打是打中了,对手却根本没有倒下,跟没事人似的依然活蹦乱跳,她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但少女不是惯于食言而肥的人,深望了唐晨一眼,道:“很好,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欺负阿甘,否则……”

    “好说好说,我懂规矩的,下次我又笑给你看就是!”唐晨嬉皮笑脸道。

    “你,你……”

    少女大怒,脸涨得通红,气得说不出话来。

    “跟你开玩笑的。”

    唐晨这才收起笑脸,正容道:“虹姑娘,阿甘对我有救命之恩,你对我有治伤之德,我怎么可能欺负阿甘?不过,阿甘的性子你也知道,有时……汤姆被阿甘追撵了差不多一柱香时间,就差离家出走了,我想阻止他而已。你是阿甘的姐姐,不希望阿甘受委屈,这我理解,可汤姆在我昏迷的时候不离不弃,它在我心中的份量,或许不比阿甘对你来得轻,见它被追得实在可怜,我才……刚才情急之下有点口不择言,还请虹姑娘见谅。”

    唐晨态度诚恳,由嬉皮笑脸到郑重其事转换自然。

    这番话情真意切,少女完全发不出脾气。

    “这些天你应该也看出来了,阿甘有些……简单。”

    少女小心地组织着语言,她永远不会承认阿甘是个傻瓜。

    她有些落寞,幽幽叹息着:“阿甘有时会做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但他不会故意去伤害谁,所以,如果他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多包容。我会教他不要一直撵你的猫,在你伤好离开之前,如果他再调皮不听话,你可以在换药时告诉我,算是我的请求吧。”

    唐晨笑了:“阿甘是我的朋友,虹姑娘但请放心。”

    少女放下心来,招呼着阿甘一起离去。

    汤姆立刻从横梁上溜下来,跳到床上,在唐晨身上蹭来蹭去,脚在唐晨衣服上留下朵朵梅花,喉间不断发出讨好的呼噜声。唐晨想摸小猫几下,可刚一抬手,就发出一声闷哼,额头也渗出冷汗,只得苦笑着老老实实躺在床上,与小猫说会话。

    “汤姆,你好象瘦了。”

    “是不是因为阿甘?以后他再追你的话,你可以跑远一些,等他走了再回来,以你的速度,他没可能抓到你的。刚才我跟虹姑娘谈过了,她会跟阿甘打招呼,以后你的日子应该会好过一些。”

    “其实你比我好多了,起码还能到处跑,我现在连翻身都难,关节象生锈了一样,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最惨的是,想弄点好吃的都没机会,虹姑娘说,还要过几天我才能下床慢走,等我恢复后,一定要把这些天的损失吃回来。”一直静静倾听的小猫,顿时来了精神,喉结明显动了一下。

    严虹和阿甘在院后河边散步。

    不管多忙,她每天都会尽可能抽些时间出来陪阿甘一会。阿甘仍喜欢象小时候那样,牵着严虹的衣袖落后半步,他的身材已经比孪生姐姐高出大半个头,这导致两人散步的样子看起来有一些滑稽,可无论阿甘还是严虹都没有改变的意思,似乎两人都觉得这样牵着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阿甘根本不可能意识到这问题,严虹则是根本不屑于顾忌别人的看法,带阿甘到外面遛达她尚且如此,在自已家里更不会改变。

    和阿甘在一起时,严虹总是很温和,很恬静。

    她始终微笑着,倾听阿甘的经历,分享他的喜悦。当阿甘讲出自己得意的事情,她总能恰到好处地用眼睛或肢体语言,表达惊讶、鼓励或赞赏,于是阿甘的兴致更浓。半个时辰后,姐弟俩的散步宣告结束。

    跟阿甘道别,严虹回到房间,站在窗前静立不动。

    片刻,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外。他生得白白胖胖,皮肤保养得很好,一张圆脸,脸上保持着和熙笑容,很容易给人留下好感。

    门开着,中年人在一扇门扉上轻敲了两下。

    “进来吧。”严虹头也没回道。

    中年人进门,将门关好,走到严虹身后两米处站定。

    虽然严虹背对他,他仍一丝不苟地行拱手低头礼,恭声道:“小姐。”

    严虹一声轻叹,幽幽道:“然叔,严家已经不比从前,无须如此多礼。”

    中年人微笑摇头,道:“有小姐和少爷,严家早晚会有复兴的那一天。外人不知道倒也罢了,我严浩然自幼在严家长大,家中四代皆为严家效力,主家没拿我们当外人,赐严姓,严家的规矩,是万万不能废的。”

    严虹默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外人时,严浩然仍坚持着固有礼仪,让她非常感动,同时,也一次次地提醒她,必须要承担起复兴严家的责任。严家直系血脉,只剩下她和阿甘,阿甘的情况还是没有好转,复兴家族的担子,只能落在她肩上,她没有退缩,勇敢地挑起了重担。

    为了严家!

    为了阿甘!

    无怨无悔!

    她一直在为严家的复兴努力,只是她毕竟还是一名15岁的少女,沉重的压力有时会让她喘不过气来,可无论多么辛苦,都必须坚持走下去。

    严虹收回思绪,问道:“唐晨来历查得如何?”

    谈到正事,严浩然顿时站得笔直。

    “有把握的有三点。”

    “1、唐晨不是本地人,方圆五百里的门派没有他的资料,应是外来者。”

    “2、会炼器,不过受修为和年龄限制,技能等级不高。他此前最近一次出现,是四个月前在大洪城,唐晨在炼器坊打短工27天,大洪炼器坊管事认为他年青有潜力,想将他留下,他推辞不就。”

    “3、最近应有些际遇。四个月前,他修为是炼气五层,短短四个月,进阶到炼气七层。”

    严虹转过身,惊讶道:“四个月前炼气五层?会不会弄错了!”

    她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以严浩然的作风,要么不讲,讲出来的消息必然经过多方佐证。

    严浩然沉声道:“扣除在炼器坊的时间,他离开大洪城其实是三个月前。”

    严虹点头,道:“必然是有一番际遇了,还有什么?”

    “已证实的只有以上三点,下面是我的判断,暂未证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