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络腮胡

    “找灵力充沛的地方很有优势,别人要用神识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感知,哥倒好,眼睛扫一眼就能看个大概,万一发现灵泉灵脉或者洞天福地以后有空就到处转转,找到好地方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卖给别人,灵气多的地方修炼速度才快嘛,这也算帮助大家共同进步,哥就是这么无私!”

    “练了这饕餮经,注定一辈子吃货,灵目怎么才能用在吃上?”

    “唔,得好好琢磨一下”

    这时候眼部传来刺痛感,唐晨知道这是使用过度的症兆,忙闭目养神。待刺痛感消退后,他再次睁开眼睛,继续研究刚获得的新能力。神通初成,得赶紧摸熟摸透。

    但这一次,视界内哪还有什么荧光?

    把手伸到面前,光点和线条消失不见,视线中的一切跟往常一样。

    唐晨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他没有慌张,灵目不可能轻易消失。将先前的情形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试图找到两次的不同,再一一修正尝试。唐晨很快找到荧光消失的原因:运转功法。

    运起功法,荧光再次在眼眸中出现!

    散去功法,视野又恢复正常状态。

    灵目依然在,唐晨不禁松了一口气。或许是神通初成的缘故,他还不太适应视野时刻呈现灵力的模式,总感觉脑子里乱哄哄的,而且持续使用灵目会导致神识和灵力消耗,虽然消耗并不大,可时间长了也够他喝一壶,发现灵目神通可控制,让他着实放心不少。

    想了想,拿出一面铜镜。

    铜镜是在绝谷中时,通往明府的甬道中找到,唐晨顺手把它带了出来,偶尔拿来正衣冠装束。他将铜镜放在桌上,用盛放食物的碗盘作为倚靠物,将铜镜竖起来,调整好角度,使铜镜正好对着双目。

    看着铜镜,运起功法,催动灵力。

    铜镜中,唐晨双眸间灵光一闪而逝。

    若非他一直盯着铜镜,未必能看到眸中变化。

    唐晨满意地点头,灵目神通施展时越隐蔽,被人识破的可能性就越小,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修为低微的修士身怀秘密,如果不懂得藏拙,下场往往比较凄惨,唐晨不希望自己成为杯具的一部分。

    整夜时间,唐晨都在熟悉天目神通。

    就象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般,一遍遍玩个不停。

    窗外天光亮起,他仍意犹未尽,精神仍处于亢奋状态,丝毫不觉困倦。

    “吱呀”,门被推开。

    阿甘走了进来,见唐晨端坐床上看着他,阿甘不禁一乐:“晨哥醒了啊,太好了!昨天你在床上打瞌睡,我来了几次你都没醒,饭也没有吃,我本来想把你唤醒,宋嫂说你睡醒了自会起来,我让人把饭给你送进来了你睡了一天,我无聊得紧,吃完早饭后我们去玩吧!”

    说完,阿甘一脸期待地望着唐晨。

    前几天,唐晨询问了阿甘的出身时间,随后宣称自己比阿甘大一个月。于是阿甘对他的称呼,也由“阿晨”改成了“晨哥”。事实上,本尊是孤儿,唐晨并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出生,只是本能地不愿称阿甘为哥。

    没有歧视的意思,就是不想而已。

    穿越前唐晨是18岁,穿越后的经历与见识也远比阿甘广博。阿甘智力只有五六岁孩童水平,行事跟孩子无异,虽然曾经救过唐晨,但阿甘更需要唐晨的保护和照顾。从这个角度看,唐晨绝对当得起一个“哥”字。

    除此之外,唐晨也有点私心。

    阿甘与严虹是孪生姐弟。

    阿甘叫自己“哥”,那个特别没胸襟的小妞该怎么喊,自己看着办吧

    饕餮经第一层还不熟练,天目神通也需细细揣摩,唐晨本想拒绝,但看到阿甘清澈双眸中的希翼,心中有些不忍。转念一想,如今饕餮经练到第一层,已经能通过进食灵食提升修为,也该出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食材了,遂答应下来。

    阿甘欢喜不已:“晨哥,一会我们去哪玩?”

    “去镇上逛逛吧。”

    “好耶!”

    阿甘跑到床头,嘴巴对着正蜷身睡觉的小猫耳朵使劲一吹,想给小猫一个难忘记忆。可他显然低估了小猫的警觉性,他的气流刚离开嘴,小猫的耳朵就耷拉下来,轻松挫败阿甘蓄谋已久的偷袭。风声过后,小猫抬头张望,看到对方还在得意地傻笑时,小猫有些不满,怒视阿甘,胡须抽动。

    “哇,比谁眼睛大吗?”

    阿甘来劲了,趴下与小猫对瞪,鼓起嘴发出各种咆哮,自带配音效果。

    小猫更怒,空气中隐约传来刀剑交击、电闪雷鸣声

    阿甘已不再疯狂追逐小猫,他经常拿好吃的过来,足见对小猫的喜爱,与小猫的大有改善。不过或许因为他先前的“迫害”让小猫仍然记忆犹新,小猫始终与阿甘保持着一定距离,从不肯让对方触碰。阿甘是孩子心性,意识不到自己有前科,反以为这是小猫特有的游戏方式,热烈回应。

    阿甘认为汤姆跟自己很要好,理由是:它愿意和他玩游戏

    看到对峙的一幕,唐晨也有些无语,走过来:“汤姆,起来了!”

    “喵。”小猫爬起来,避开阿甘的双手,轻轻跳到唐晨肩上。

    在饭厅用完早膳,阿甘拉着唐晨就往外走,轻车熟路地穿过几个院子,两人一猫沿着镇上的街道闲逛。清晨街上的人虽然不太多,可习惯独处的小猫还是有点不适应,来来往往的人让它感觉紧张,为躲避行人,小家伙如惊弓之鸟,浑然没了绝谷小霸王的气势。

    唐晨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唤道:“上来吧。”

    小猫嗖地一下跳到肩上。

    唐晨笑着摸了摸它的头,施施然从一间酒馆门前走过。

    酒馆靠窗位置,一个满脸络腮胡的修士注视着小猫,面露讶色。

    “刚才是我眼花了吗?竟没看清它的动作!”

    坐在唐晨肩上,小猫镇定了许多,它伸出舌头在唐晨脖颈间舔了几下,然后便乖乖地呆在那里,好奇地东张西望。

    络腮胡眼睛更亮了,迸射出贪婪的目光。

    “外形绝佳,有灵性,即使品阶低一些,也能卖出个好价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