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音清,体柔,形美

    东台镇主街,沿着河道一路延伸。

    大大小小的商铺,多集中在这条主街上,经营范围皆与进山补给与灵兽处理相关,同质化严重,竞争额外激烈。

    时值清晨,整条街已是人声喧哗,伙计们站在自家地盘上,剑拔弩张,如临大敌。每当有客人从门前走过,伙计就会摇动刻有清心咒阵法的铜铃,将事先准备好的拉客辞播放出来,虽然喧嚣,却不会惹人厌烦。同行如仇,别的店铺也不肯落后,稍有点经验的伙计都知道,但凡有人摇动铜铃,必是有客经过,不管有没有看到,正确反应是立马跟进。

    于是,每天开市后,大街上总是很热闹,铃声此起彼伏。

    几乎每天都会因拉客引发争吵,久而久之,伙计们都已习惯一边招揽客人,一边向竞争对手怒目而视。

    唐晨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地逛商铺。

    东台镇毗邻大东山脉,大量修士和佣兵团从此地进山猎取灵兽。

    每天都有人从山里返回,他们的收获大多会直接卖给商铺,虽然价格比城里略低一点,但是能节省时间,省下来的时间无论修炼还是继续狩猎,都能为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这也使得,东台镇囤积了很多灵兽。

    唐晨拉着阿甘,快步走过补给区,直接来到大街另一边的灵兽市场,灵兽大多集中在这里。各种各样的灵兽被关在铁笼中,吃喝拉撒睡只能就地解决,市场旁边不远处屠宰场浓浓的血腥味,也不失时机地凑热闹,整个市场气味并不芬芳。

    作为资深吃货,唐晨早已适应灵兽市场的气味。

    只要能找到让他满意的食材,区区恶臭不过是浮云。

    食材能不能让他满意,主要取决于两方面:一是食材的美味程度,二是食材的价格。前者评判标准具备相当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后者时常变化,与他的荷包丰满程度呈联动态势。

    考虑到他以前几乎没阔过,他对灵兽市场的食材,通常是不满意居多。

    在市场里转了一阵,唐晨忽然眼前一亮。

    他走到一个铁笼前,指着里面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那伙计在这行做的时间久了,看人的眼光贼准,从唐晨打扮和神情看,不象是有钱的主,多半是问着作耍,他本有些不爱搭理。不过,看到跟在唐晨后面的阿甘,伙计立马变成一团火,热情地推销自家货品。

    东台镇的人,没有谁不知道严家傻子。

    所有人都知道阿甘傻,明明自个家里开着整个东台镇数一数二的店,却时不时跑到外面的商铺买东西,这不是傻是什么?严家对阿甘的宠爱和迁就,也让很多人羡慕,阿甘看上的东西,哪怕本家有,严家也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所以阿甘深受镇上商家欢迎。

    好在人们也不好意思占阿甘便宜,都在东台镇混,没有人狮子大开口,败坏自家声誉,商铺老板多是以低于市价的优惠价格结算。可伙计们的收入大多与业绩挂钩,虽然价格不能坑阿甘,但总归是生意,只要说动阿甘,严家一准掏灵石。

    “哟,两位公子一看就气度不凡,定是有来历的贵人!”

    “这是天岚鸟,二品灵兽,无攻击力,其音清,其体柔,其形美天岚鸟灵性中下,在二品禽类灵兽中非常罕见,驯化之后,天岚鸟每日早晚均可鸣唱一次,鸣声清越,可驱除杂念,凝神静气,乃不可多得的好鸟!此鸟还有一神奇之处,择主,非有福缘者难让其认可,两位公子相貌堂堂,必能让天岚鸟趋之若鹜”

    “你们看,它嘴巴张开了!”

    “嘴巴张开了!尾巴也翘起来了,翘起来了!”

    “是迫不及待地想让两位公子带走吗?天哪!分明是求带走求包养的节奏啊!多么有灵性的鸟啊!两位公子还犹豫什么”

    “呃,原来是拉了一泡屎”

    “拉屎的姿势都这么优雅,这么**,如此好鸟,小人平生仅见!”

    阿甘听得两眼放光,显然已经被打动,嘴里喃喃道:“好鸟,好鸟啊!”

    唐晨哭笑不得,一脸崇拜地看着伙计,这家伙真是太能忽悠了,真把自己当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了?这不行,照这节奏发展下去,价钱可不好压。

    他决定给伙计提个醒:“天岚鸟很难驯化吧。”

    伙计一滞,眼中掠过一丝尴尬。

    他先前把天岚鸟说的天花乱坠,大部分确有其事,不利消息轻轻带过。这天岚鸟确实有很多优点,但很难驯化,被捉后通常活不过两个月,伙计对此只字不提,为避免日后扯皮,还抛出所谓的择主论,其用心不言而喻。

    “呃,是有点难驯,但二位公子是有福缘的人,能人所不能”

    唐晨打断他:“这只鸟,是雄是雌?”

    伙计呆若木鸡,直到唐晨再次重复后,他才确信自己没听错。

    伙计对自己的失态非常不满意,因为这容易让顾客反感,太不专业了!他赶紧想办法补救:“公子果然不是一般人,买鸟也要分雌雄,当真有品位!至于它的性别,容小的检查一番”

    唐晨问价天岚鸟,是有原因的。

    天岚鸟,朵颐录有载:二品灵兽,居于高崖之上,飞行疾速且无声,多个界有出产加少许食盐焖制,香气浓郁,入口即化,唇齿留香,雄鸟味道尤佳

    半柱香时间过去了。

    伙计面无人色地抬起头,冲同伴喊道:“有眼睛好的,都过来帮忙!”

    一柱香时间过去了。

    唐晨和阿甘早已到旁边找地方坐下,那伙计从笼边跑过来,头发上沾着鸟粪,他也没在意,激动地对唐晨道:“公子,看清楚了!雄鸟!雄鸟!”

    “雄鸟啊,有雌的吗?”唐晨一脸遗憾地说道。

    伙计只感觉两眼一黑,差点吐血,站在那里如丧考妣,半晌才道:“天岚鸟活不长,我们就这一只。”

    连真话都出来了,可见伙计精神上深受打击。

    唐晨慢条斯理道:“我想买雌鸟,但叼扰了小哥这么久,有些过意不去。这样吧,你且说说价格,如果合适,我可以勉为其难将就着买下。”

    本以为泡汤的买卖,忽然峰回路转,伙计下意识道:“三十颗二品灵石。”

    “这价格倒也公道,不过我今天忘带灵石,先给我留着,下次带钱来。”说完,唐晨拉着阿甘就走。

    伙计以为唐晨嫌价格高,咬牙道:“二十五颗,真不能再少了!”

    “哦,留着!”唐晨丢下这句话,落荒而逃。

    不是他不想买,实在买不起。

    得搞些灵石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