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梦魇

    从灵兽市场离开,唐晨便一直在琢磨怎么搞灵石。

    二十五颗二品灵石,对现在的唐晨来说不是小数目,他只拿得出零头。天岚鸟由于驯化不易,被捕获后很快会死去,猎人们抓到天岚鸟后,通常会将它们灭杀,独采有炼器价值的翎羽,因此活的天岚鸟不容易见到。

    东台镇灵兽市场,还是唐晨第一次见到活的天岚鸟,自然不想错过。

    除此之外,唐晨将饕餮经练到第一层,需要弄到食材以提升修为。如果不能弄到食材,只是按饕餮经心法打坐,修为当然也能缓慢提升,但那样一来,与普通功法没太大区别,显然不是唐晨愿意看到的结果。要弄到食材其实也不难,有灵石就行!

    无论是一饱口福,抑或是修炼所需,灵石是唐晨必须面对的问题!

    他打算找严浩然问问。

    严浩然是严记杂货负责人,严虹姐弟似乎从不插手严记杂货具体事务,阿甘是不懂,严虹则是看不上这点生意,所有事务均由严浩然全权处理。严记杂货在东台镇地位稳固,生意做得大,人手也请得不少,具体事务自有掌柜和伙计们对付,所以严浩然的日子,看起来过得颇为滋润。

    至少,唐晨是这样认为的。

    如果他知道,严浩然悄无声息地起了他的底细,一定不会有这种想法。

    唐晨到严记杂货时,严浩然正悠闲地品着茶。

    见唐晨拉着阿甘进来,严浩然忙不迭地站起身,招呼婢女给两人斟茶,又随手拿起一把扇子给阿甘扇凉,直到阿甘额头的汗珠没有了,严浩然才停手坐下,和气地问唐晨有什么事。

    “然叔,镇上可有炼器坊?”阿甘称严浩然为然叔,唐晨也跟着喊。

    严浩然笑了:“东台镇巴掌大一块地方,哪有什么炼器坊?”

    唐晨不禁有些失望,指着店里的器具柜和法宝柜,问道:“没有炼器坊,那些东西哪来的?该不会都是从城里买的吧?”

    “说对了,还就是从城里进的货。我们跟炼器坊长期合作,要的量大,进价方面坊里给的折扣更多一些,别的叔不敢夸口,在大洪城周边,严记杂货的进货价,应该是最优惠的。”严浩然话语中透着自信与得意。

    唐晨默然,东台镇没有炼器坊,意味着他没办法凭借拿手的炼器打工。不能炼器,他就赚不到灵石,既尝不到天岚鸟的美味,又买不到修炼需要的食材。尤其是后者,让他心痒难耐,自晋阶炼气七层后,唐晨对修炼的热切程度显著提升,毕竟筑基已不远,他又掌握了能快速提升修为的钥匙,却因为缺少灵石驻足不前,心中的难受可想而知。

    严浩然看在眼里,也不说话,有一搭没一搭地陪阿甘说话。

    唐晨找他问炼器坊的原因,他心知肚明,缺灵石了。

    阿甘是严家唯一的男丁,身边时刻都有人保护,阿甘跟唐晨前脚刚走,负责暗中保护阿甘的人后脚就跟了上去。两人在灵兽市场转了半天,唐晨看中一只天岚鸟的事情,严浩然是知道的,甚至那只鸟的要价他都一清二楚,只是唐晨不提,严浩然也不会去问。

    严浩然想知道,唐晨没办法靠炼器赚灵石,接下来会怎么做。

    倒不是他无聊,实在是因为阿甘与唐晨走得太近,他不得不额外慎重。阿甘心地善良,象孩子一样纯真,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救人,作为一名向来需要家人保护的大龄儿童,阿甘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再加上唐晨与他年龄相仿,唐晨在阿甘心中份量不容忽视。

    严浩然擅长调查和分析,阿甘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很明白阿甘的心理。

    阿甘太需要朋友了。

    他乐于看到阿甘多些朋友,只是唐晨的来历至今没有确切结果。

    唐晨这几年独自下山飘泊,居无定所,给严浩然的调查带来很多困难。

    虽然严浩然认为唐晨并非故意接近阿甘,也不太可能伤害到阿甘,但终究有些不踏实。如果阿甘只是把唐晨当作玩伴还好一点,可现在大有将其引为平生第一个朋友的趋势来历不明,心性未知,这样的家伙居然被少主当成好朋友,严浩然感觉压力山大。

    最近,严浩然远没有人们看到的那样悠闲,他一直都在琢磨唐晨心性,有时做梦都在想。严浩然能力不容置疑,可他手里的资料实在太少,缺少不止一个关键拼图,能分析出来的相当有限,这让他越来越焦躁。

    唐晨在懵然不知的情况下,被他贴上了一个标签:梦魇。

    梦魇让他睡眠不好。

    现在梦魇碰到困难,严浩然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唐晨没有留意严浩然的神情,即使他有留意,也绝对看不出什么端倪,严浩然的城府与精明,远不是现在的唐晨能看透。

    “怎么才能赚到灵石”带着这个问题,唐晨走了,步履沉重。

    严浩然笑得很愉快。

    在他心里那本帐上,他给唐晨加了一分。

    唐晨没有利用与阿甘的亲密关系,借严家力量达到目的,如果唐晨想,让阿甘开口没有任何难度,这一点让严浩然颇为欣赏。二十五颗二品灵石,是唐晨的一道坎,但在他眼中不值一提,梦魇的品行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不用担心他骗阿甘。

    严浩然相信唐晨能搞定天岚鸟。

    他探过唐晨的底,知道唐晨乾坤袋里有十多颗夜明珠,随便拿一颗出来都能换不少灵石,搞定天岚鸟不要太简单。

    咦,貌似有点不合情理,包里有贵重物品,却不肯拿出来应急,难道那些夜明珠对他有特殊意义?还是这厮根本就是扮猪吃虎,包藏祸心?

    严浩然悚然而惊,预感今晚可能又睡不好。

    他叹了一口气,怅然道:“我就知道,梦魇没那么容易对付啊!”

    严浩然头痛的时候,唐晨也在抓狂。

    从王奉舟洞府取出的夜明珠,他倒也想过换灵石,但他也有顾虑:以自己的修为和全身装备,象拿得出龙眼大小夜明珠的主吗?别人要问他东西咋来的,他怎么解释?修真界杀人夺宝的例子太多,唐晨不希望自己也成为悲剧主角,夜明珠选项,一开始就被他排除了。

    “哥要赚灵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