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柳扬眉,绫如画

    铁根界土质奇硬。

    该界草木无论大必坚韧顽强,根茎坚硬如铁,铁根界由此得名。

    妖军刚退走,一名青年站在高台上,视线越过前方的符阵群,越过正忙着打扫战场的军团将士,最后被天空中的彤云挡住去路。

    青年有一张方方正正的脸,个子不高,其貌不扬,连他身上穿的道袍,也与普通修士一般无二。如果一定要在他身上找到亮点,必然是那对眉毛,如剑一般挺拔昂扬,如同他的名字一样。高台下所有将士望向他的目光中,都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和崇拜。

    将士们坚信,只要他站在高台上,一定能带领大家击退敌军。

    只要他在,大家浴血奋战才有价值!

    他是柳扬眉!

    二十天前,他的名字还默默无闻,他的眉军团同样默默无闻,可现在,柳扬眉和他的眉军团,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存在。无论是谁,在三支妖族军团轮番冲击下,用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后备军团奇迹般守住防线,并且大量杀伤敌人,这个人注定会成为一颗闪耀的将星。

    众多战地记者闻风而至,足以说明眉军团现在炙手可热。

    连续击退敌人,力保防线不失,军团将士信心越来越足。

    柳扬眉面色平静,他能感觉到,经过这二十天战斗,眉军团正在蜕变,虽然和他希望的高度还有很长距离,但毕竟迈出了最难的第一步。这些天,军团将士已不再惧怕妖军,因为他们已经干掉很多曾经让他们恐惧的敌人,他们一直在进步,越打越强。

    “靠地利扼守关隘,利用土质建立符阵群,终究是占了大便宜,以前的眉军团打不了硬仗此役之后,希望军团能铸就军魂,成为真正的善战之师。眉军团还需磨砺,对面妖军可千万别半途而废。”柳扬眉轻声呢喃。

    一名中年修士登上高台,向柳扬眉一礼,道:“扬眉,战斗中损坏的符阵工事,修补需半个时辰已派哨探前出警戒我团伤员均得到妥善安置阵亡将士能找到遗体的,全部收敛完毕。”

    “伤亡如何?”

    “阵亡28人,伤42人,其中7人伤势严重,很难撑过去。”

    柳扬眉怅然,对中年修士道:“师叔,让郎中全力救治,别舍不得灵丹。”

    “会的。”

    中年修士见柳扬眉心情欠佳,劝慰道:“扬眉无须难过,所谓慈不掌兵,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我们牺牲了几十人,可妖军这次战损至少在三百以上,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柳扬眉默然,半晌道:“物资还有多少?”

    “部分符阵材料略显短缺,预计还能支持五天,其他物资都还充足。”

    “下一批补给会在三天后送到,够了。”

    中年修士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扬眉,当初大本营给我们团的任务,是守五日,现在已经守了二十天,我们还要在这里守多久?”

    “师叔,不想打了吗?”柳扬眉笑看着中年修士。

    中年修士哂道:“活了近百岁,从没象现在这样痛快过,战死又有何妨?就是想知道你的打算,好有个准备。”

    “我不知道。”

    柳扬眉认真解释道:“还能打,为什么要退?师叔,我们在这里打得越好,宗门战场外得到的好处就越多您放心,我不会将大家置于绝地。守不住了,或者军团磨砺够了,就是我们退的时候。”

    “有数就好。师叔没有不信你,只是怕你被胜利冲昏头脑,放手做吧!”

    中年修士拍了拍柳扬眉肩膀,转身离去。

    小仓界河,茫茫无际,浊浪滔天。

    界河之畔,一名女子久久站立,白衣如雪,脸色苍白如纸。

    她年方二十,正是桃李年华,双目犹如一泓清水,顾盼间自有一股清雅气质,清纯可人,让人自惭形秽不敢亵渎。然而这名女子神情悲切凄婉,泪眼婆娑,身体在风中颤抖着,柔弱无助如初生羔羊。

    她望着界河中的波涛,悲怆欲绝,忽然对着高声呼喊。

    “为什么?是谁嫁祸我们秋风盗?”

    “诬我们威逼栖霞派,诬我们报复杀人,秋风侠盗团的名声是假的么!”

    “突然之间所有人都成了敌人,没人听我们辩解,我们只好避而远之,可风陵渡!风陵渡!是谁泄露了我们的行踪?”

    远处踉踉跄跄奔来几个人,跑到女子面前,扑地大哭。

    “二首领,二首领啊!可找到你了!”

    “幸好你还活着,别的首领和众兄弟都去了,秋风盗没了,没了啊”

    这清纯无助如邻家小妹的女子,就是秋风盗的二首领,绫如画。

    众所周知,秋风盗最强者兼精神领袖是绫万山,而秋风盗的大脑正是绫万山的女儿、界河边这个柔弱的绫如画。她年青,美丽,看起来比小白花还要柔弱,但她坐上二首领位置,完全靠的是自身能力和贡献,否则她大可继续当秋风盗的大小姐,而不是二首领。

    看着在地上痛哭流涕的余众,绫如画很快强迫自己恢复平静。

    “我们栽了,死了很多叔伯兄弟。”

    她的声音清脆中透着冷漠,她一开口,所有人都停止嚎哭,认真倾听。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绫如画轻易不讲话,但她开口,所有人都会静听,因为她的话通常都很重要,要么是决定,要么是关键点。秋风盗名声如此响亮,绫如画居功至伟。

    “秋风盗没了,被人联手覆灭,现在我能肯定两件事:第一,背后策划整件事的人势力很大,否则,以我秋风盗的侠名,不可能连分辩都没有第二,我们内部有叛徒!”

    “叛徒?”

    “是谁?”

    “剁了他!”

    界河边一顿骚动,大家眼睛红了。

    “我不知道。我得把他们找出来,为冤死的父亲和叔伯兄弟们报仇。”绫如画幽幽一笑,看着众人道:“你们呢,要不要一起?”

    “愿追随二首领!”

    绫如画摇头,笑得云淡风轻:“秋风盗没了,不再有二首领。”

    “你们可以叫我名字,或者大小姐,就象五年前那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