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初试身手(上)

    顺风楼,东台镇最大的酒楼。

    顺风楼老板马标,打量着楼下那东张西望的少年,面上现出狐疑之色:“我说洪掌柜,请不到炼食师,也别随便找个人来凑数嘛。这小子才多大?以他的年纪,怕是只能做些食材处理的活儿吧。”

    洪掌柜小声道:“严记严老板介绍过来的。”

    马标有些意外:“严老板介绍?让他进来吧。”

    “好咧。”洪掌柜应了声,下楼而去。

    马标面容一肃:“严老板居然给我介绍炼食师,看来顺风楼停供灵食的事,已经在东台镇传开这炼食师真是太难找了。”

    东台镇是灵兽集散地,食材众多,遗憾的是没有专门的炼食楼。马标颇有商业眼光,看到东台镇灵食市场潜力巨大,一年前从城里聘请炼食师,希望开发并独占东台镇灵食市场。

    可具体运作后,他才知道想找个合格的炼食师有多困难。

    炼食师是个比较尴尬的职业,这是诸多客观条件所致。

    首先,提升技能很难。

    绝大多数食材都是鲜货,使得炼食受产地、运输等客观条件限制较大。大多数时候,炼食师只能炼制少数几种主要食材,而且食材数量未必充裕,导致炼食师技能提升很慢,并衍生出另一个问题:炼食师往往有很强的地域性,换个地方,如果当地没有其擅长的食材,炼食师比新手好不到哪去。

    其次,工作不稳定。

    灵食价值不匪,能经常吃上灵食的多是有钱人或大门派,但大门派通常会自己培养炼食人才,外面的有钱人又始终是少数,且某些食材还具备季节性。和炼丹师相比,炼食师生产效率低下是显而易见的,实力差的炼食楼往往会在淡季缩减人手。

    第三,灵食远不及丹药方便。

    炼丹和炼食,都是对可食用的灵物加工,让身体更容易吸收其中灵气,灵气吸收效率两者相差无几,但便捷性和保存周期,灵食被丹药完爆。丹药可以保存很多年,灵食有即食性,保存期多以时辰计丹药服用简单,食用灵食的时间长很多此外,筑基期修士可辟谷,基本不会再进食。

    炼食师受种种客观因素制约,整体处境不佳,从业者越来越少。

    优秀的炼食师多被大势力罗,待遇优厚,炼食环境也好,不屑到东台镇这种小地方来。愿意来的多是些炼食新手,水平很难让马标满意。马标知道,他没有挑三拣四的余地,只得从低阶炼食师中择优录用。他打算借东台镇食材多的优势自己培养人才,可炼食师也不傻,愿意来的人纯粹把东台镇当成了练级点,水平差不多了就拍拍屁股走人,另谋高就。

    十天前,又一位炼食师辞工,顺风楼至今没找到继任者。

    这已经严重影响了顺风楼的声誉,其主要竞争对手最近特别嚣张。

    思忖间,洪掌柜已带着那少年进来。

    虽然是见老板,那少年也丝毫不紧张,淡定自若地笑着。马标暗自点头,技艺水准先不说,少年这份镇定已相当难得。

    马标心头忽然多了分期待,问道:“小师傅怎么称呼啊?”

    “回老板话,我叫唐晨。”

    马标淡笑道:“原来是小唐师傅。不知小唐师傅学炼食几年了?”

    唐晨扳起指头算了算,然后认真道:“前前后后加起来,四个月左右。”

    “四个月?”

    马标和洪掌柜同时发问,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两人面面相觑。

    顺风楼聘用炼食师已有一年多,对行情也算熟稔。同大多数职业一样,炼食师需要靠不断练习提升技能水平,可行业特性决定了炼食师没有足够的食材挥霍,技能水平提升相对较慢。通常情况下学习炼食三年方可出师,一个学了四个月的小家伙也敢来顺风楼应聘,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马标端起杯喝茶,洪掌柜只好硬着头皮,询问道:“会调制几种灵食啊?”

    唐晨没有正儿八经地炼过食,遂决定保守一点,拿炼食心得上有详细举例、且他在东台镇看到过的食材作为目标:“十种应该不在话下。”

    “噗”,正准备放下杯子的马标,嘴里含着的茶喷薄而出,茶水在空中划过一道银色弧线,洪掌柜脸上水花四溅。马标也不好过,少量茶水被呛进气管引起剧烈咳嗽,脸憋得通红。

    好一会,马标才缓过劲来,他瞪着洪掌柜道:“十种?不在话下?”

    洪掌柜脸上全是茶水,看起来很是狼狈,但他此时也无暇顾及,黑着脸问道:“我们这里的灵食食材,主要来自灵兽,你擅长禽类还是兽类?”

    “都略懂一二。”

    马标和洪掌柜对视一眼,都有些哭笑不得。

    洪掌柜挤出一丝笑容:“你到楼下稍等片刻,我跟老板商量一下。”

    唐晨刚离开,马标已是忍不住摇头:“十多岁的少年,自称懂十种灵食调制方法,而且各类食材的做法都略懂一二。你确定他不是逗我们玩?”

    洪掌柜额头水光涔涔,分不清是被喷的茶水还是汗水,苦笑道:“能调制五种以上灵食的炼食师,能在城里炼食楼享受礼遇,且多为专精一类这少年看着挺机灵的,谁知道牛皮吹得这么清新脱俗,我这就去打发他走。”

    “慢着。”

    马标冷哼一声:“他是严老板介绍的人,即使不合适也不能这样轰出去。这样吧,让他进厨房试试手,那时我们再婉言谢绝,严老板面上也好交代。”

    唐晨在楼下百无聊赖地等着。

    他有过几年在外闯荡的经历,自然能看出刚才的“面试”并不成功。他大致猜到可能说错了话,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他已做好打道回府的准备,洪掌柜下楼后让他进厨房试手时,唐晨颇有些意外。

    就在这时,一个胖子走进顺风楼。

    看到洪掌柜在楼下,刚进门的胖子眼前一亮,大声招呼道:“哟,洪掌柜也在啊!今儿个,你这店里可有灵食?”

    洪掌柜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