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猫牌狗牌

    牛老板一声不吭丢下几块灵石,拂袖而去。

    洪掌柜站那满头雾水,他已经做好迎接牛老板怒火的准备,连反唇相讥的措辞都想好了,敢把这份所谓的“灵食”端出来,他就不怕与牛老板撕破脸。这段时间顺风楼没少被牛老板上门恶心,洪掌柜心里是一肚子火。

    你不是想吃灵食吗?

    满足你!

    吃不吃得惯那可是你自己的事!

    然而牛老板居然一言不发地扬长而去,剧情不对啊?

    难道这份所谓的灵食,竟然将牛老板打击得无言以对了?抑或牛老板意识到顺风楼的态度,知道再闹下去是自找没趣,故尔一走了之?

    一定是这样了。

    洪掌柜脸上露出笑容,能让牛老板吃瘪,总是件愉快的事。

    忽地,洪掌柜笑容一滞,眼睛盯着那几块灵石。

    以牛老板性子,吃了暗亏肯退走已相当不易,可为什么还要留下灵石?那些灵石,倒也正好是一份灵食的价钱。

    难道

    洪掌柜看着那份灵食,牛掌柜只尝了两口,灵食还是满满的一盘,色香均无可挑剔。洪掌柜沉吟片刻,从箸筩取出一双长箸,夹起一块野猪肉,小心翼翼地送入口中。

    他也象牛老板一样怔在那里,象是头上被人打了一棍子似的。

    好一会,洪掌柜才回过神来。

    他神情激动,端着盘子就往楼上包厢跑。

    片刻后,马标跟着洪掌柜匆匆忙忙下楼,两人直奔厨房而去。洪掌柜此时才反应过来,装灵食的是个脏盘子,本是想整牛老板,然而没想到把自己和马标也陷了进去。但此时洪掌柜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与他们的发现相比,那点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你没有直接让小唐师傅走吧?”马标心宽体胖,走得快了就一阵喘。

    “没有!”

    “那就好,我们这回差点看走了眼,严老板推荐的人,怎么可能差呢。幸好我们没有当面回绝,还有挽回余地。”马标叹道。

    “是啊,谁能想到他年纪轻轻就有这等技艺,人不可貌相”

    老板和掌柜联袂而来,将唐晨从厨房请到包厢,这样的礼遇前所未有,至少老林在顺风楼这些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林对此感觉匪夷所思,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炼食新手、一个炼制灵食时居然象八百年没吃过饭似的将一份灵食吃掉三分之一的家伙、并且很是卑劣地欺骗他这首席大厨打杂的坏蛋,明明应该毫不留情地扫地出门,现在居然劳烦老板和掌柜一起前来邀请,这是要干嘛?

    老林叹息着,他已经想不起,上次老板进厨房是什么时候。

    老林随即想起,洪掌柜先前来厨房催菜时对他说的话,洪掌柜显然知道唐晨只是个炼食新手,这让老林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他是顺风楼老人,对这座酒楼感情很深,以洪掌柜的精明,既然清楚唐晨的底细,那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顺风楼很快对内宣布,聘请唐晨为炼食师。

    随之而来的一些安排,也让老林大感意外。

    首先,顺风楼为唐晨配备了两名帮厨打下手,灵食生意向来比较清淡,配一名帮厨已经绰绰有余,以前一直是这样,这次配两名帮厨便显得非常突兀其次,酒楼同意唐晨提出的“七日双休”的要求,完全颠覆“十日一休”的传统做法,在顺风楼内部引起轩然大波,并且很快在东台镇传扬开来,成为近期热门话题第三,宣布任命的不是洪掌柜,而是老板马标。

    所有人都明白,那个少年地位不一般。

    当大多数人认为顺风楼出了昏招的时候,马标却无比满意自己的决定,事实上顺风楼给予唐晨的远不止大家所知道的那些。唐晨的薪酬是前任炼食师的两倍,每五日结算一次薪酬,对手甚至没有答应长期留在顺风楼这也是唐晨坚持七日双休制的原因,但马标还是很庆幸能聘请到唐晨。

    “老板,他真有那么强的实力?”洪掌柜有些惴惴不安。

    马标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我们的凶暴野猪肉,在冰窖放了多久?”

    “上位炼食师走之前留下的,差不多一个月。”

    “都一个月了啊”

    马标有些感慨,道:“凶暴野猪是二品灵兽,东台镇的炼食师水平有限,上一位炼食师用新鲜食材炼制灵食,都不能保证每次都炼制出一品灵食。食材存放在冰窖里,一个月时间下来,肉中灵气不可避免地流失掉一些。但我们刚才都尝过了,唐晨做出来的肯定达到一品灵食水准,甚至非常接近二品灵食水准。洪掌柜,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如果是新鲜食材,他很可能做出超越食材品阶的灵食!我的天”

    马标点头,淡笑道:“唐晨的炼食水准,起码可以摘到猫牌。”

    “猫牌!”

    洪掌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心跳加速。

    炼食师虽然落魄,可作为一个传承数千年的职业,职业行会依然存在,并且对炼食师的技能水平认定非常严谨。炼食师共分五级,以五种玉牌代表炼食技能等级,从低到高分别是:蓝猫、青狗、绿猪、黄羊、红牛。

    顺风楼以前请到的炼食师都是学徒,摘到牌的一个都没有,摘到最低级的猫牌,就能在炼食楼或大门派轻松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不可能跑到东台镇。洪掌柜乍闻唐晨有猫牌实力,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倘若真象他自己说的那样能炼制十多种灵食,摘得狗牌也不在话下。他是新手,今天第一次正式炼食,试吃了三分之一的食材,说明他不熟悉,等他对炼食更熟悉一些,嘿嘿”

    狗牌!

    洪掌柜目瞪口呆,猫牌尚且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狗牌带给他的已不再是幸福,而是担心。他明白马标意思,他们很可能请到的是一位炼食天才!对一位炼食天才而言,顺风楼给的不是太多,而是太少。

    半晌,洪掌柜红着眼道:“他恐怕待不久!”

    “所以他的那些条件我都答应了,只要人在这,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