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鹿一鸣

    唐晨赶到时,顺风楼大堂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牛老板站在大堂中央,面含讥诮之色,脚下放着两个黑布罩着的盒子。洪掌柜脸涨得通红,垂手肃立在一旁,显得既愤怒又无奈,鲜少管事又成天乐呵呵的顺风楼老板马标坐在一张椅子上,脸色也相当难看。

    唐晨从里面出来,正好在牛老板视线之内。

    牛老板眼前一亮,皮笑肉不笑道:“哟,顺风楼的炼食师总算肯出来了。我还是第一个品尝这位师傅手艺的食客,上次的灵食让我至今回味无穷…这不,好不容易搞到两份食材,我就巴巴地过来了,相信这位师傅不会让我失望而归吧。”

    马标担心唐晨不明就里中招,先开口道:“牛老板,我想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这两份食材能不能接,得让炼食师看了才知道。”

    “马老板这样讲就不对了,顺风楼是东台第一酒楼,新请的这位师傅,更被大家公认为东台近来最好的炼食师,区区两样食材,当不在话下。”

    马标皱眉不悦道:“我顺风楼虽然接受加工委托,但炼食一道博大精深,城里炼食楼的师傅通常也只会寥寥几种,牛老板这两样东西若是太过稀罕,城里炼食楼都未必能接,更不用说我这小小的顺风楼了。小唐师傅,你且瞧瞧牛老板的食材,可得看清楚了。”

    马标给了唐晨一个隐晦的眼色。

    洪掌柜也走过来,轻声提醒道:“来者不善,量力而行。”

    唐晨轻轻颔首。

    现在的情形,倒也不难猜度。

    牛老板又来找茬,故意带食材来给顺风楼难堪。既然对方是有备而来,黑布之下的东西,多半不会是寻常食材,马标先把话说在前面,就是希望唐晨不要轻易接下委托,以免落下更多口实。

    牛胖子也不多话,径直将两块黑布揭开,黑布下是两个铁桶。

    一个桶里有一只圆滚滚的大鱼在悠然游动,身体呈椭圆形,前部钝圆,尾部渐细,象一个被吹了气的皮球。鱼身上有斑点,吻短而圆钝,口不大,上下颌各具有2个板状门齿,中缝明显。唇发达,下唇两端向上弯曲在上唇的外侧。眼小,鳃孔小,为一弧形裂缝,位于胸鳍的前方,体表密生小刺。背鳍位置很后,与臀鳍相对,无腹鳍,尾鳍后端平截。

    另一个桶里,则是一只龟。泥青色的硬壳,四肢和短尾大多缩在壳里,龟壳和四肢显得缺乏水气滋润,附着干燥的泥土。许是黑布突然被揭开,光线骤变的缘故,龟的脑袋正缓缓伸出,向四周好奇地张望,憨态可掬。

    “大河豚!”

    “岩龟!”

    “天,居然是大河豚和岩龟!”

    围观人群中有人报将出来,引起一阵躁动。

    牛老板一派淡定自若的模样,马标和洪掌柜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马标眼睛一眯,怒道:“牛胖子,你还说不是来找茬?”

    牛老板见马标翻脸,反唇相讥道:“我拿食材来你顺风楼加工,你马大嘴却说我找茬?嘿嘿,这东台最大的酒楼,实在有失待客之道。”

    马标怒极反笑:“既然你牛胖子要逞口舌之利,我今天就当着大伙的面,跟你说道说道,看到底是我顺风楼待客不周,还是你得月楼故意寻衅。”

    “河豚肉据说鲜嫩可口,十分美味,然而河豚肉含剧毒,稍一不慎便会使人中毒,大河豚作为二品灵兽,毒性远比普通河豚猛烈,祛除毒性也更为麻烦…早些年食用大河豚致死事件屡有发生,为避免更多人误食受害,各地曾组织人手集中捕杀大河豚并销毁,野生大河豚几乎被杀绝种,偶有落网之鱼,城里的炼食楼轻易不接受大河豚加工委托…牛老板好本事,竟能找来大河豚,佩服佩服!”

    “再说这岩龟。岩龟非常古怪,按照传统的龟鳖炼制方法,炼出来的灵食灵力极低,明明是二品灵兽,却连一品灵食都难以炼制成功,各地炼食师都想找到岩龟炼制之法,至今尚无人成功。”

    “我顺风楼业务以普通酒食为主,灵食为辅,聘请炼食师也只有一位,不比城里专门提供灵食的炼食楼。你牛老板,拿这两样炼食楼都未必会接的食材来顺风楼,却说我有失待客之道……嘿嘿,我倒想问问你,如果我顺风楼接了你的委托,做出来的大河豚肉你敢不敢吃?”

    马标说完,人群中议论纷纷。

    围观人群中开始有人指指点点,嘀咕牛老板的不是。

    被马标不留情面当众揭底,牛老板脸上红一阵青一阵,却尤自不死心,冷哼道:“马老板果真有见识,不过你毕竟不是炼食师。这大河豚虽说有毒,但毕竟有成功炼制的先例,只要小心一些,炼出适合的灵食并不难;至于岩龟肉,也绝非马老板说的那样无人知悉炼制方法,我小仓界就有人能用岩龟炼出二品灵食。”

    “再者,你我先前有言在先,顺风楼敢不敢接受委托,得问过炼食师。现在炼食师还未说话,马老板断然拒绝,是不是有些不妥?”

    马标和洪掌柜对视一眼,心中越发不安。

    顺风楼和得月楼是东台排名前两位的酒楼,竞争向来激烈,但大家都是要体面的人,此前至少保持着表面上的和睦。前段时间,牛老板屡次到顺风楼找茬便显得突兀,马标当时还道牛老板发神经使性子,也没太在意,然而今天已经不是刻意刁难的问题,倒象是蓄谋已久的挑衅。再想到刚才对方说,有人知道大河豚和岩龟的炼制方法,马标心头的担忧更浓。

    果然是来者不善!

    正当马标苦思对策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有人漫不经心道:“倘若连最简单的食材加工都不敢接,这顺风楼,干脆滚出东台镇好了。”

    声音并不大,顺风楼人多嘈杂,却如在每个人耳边响起,人人能听清。

    众人都不由得愕然,顺着声音望去,才发现讲话的是大堂中一年青人。年青人穿月白色长袍,脚踩追风靴,桌上一把鲨鱼皮为鞘的长剑,剑柄上系着一条紫色流苏。青年看上去颇有身家,却神情落寞,脸上呈现不健康的苍白色,正坐在大堂一角独饮。

    马标瞳孔微缩。

    青年刚才的言语很无礼,可马标反而恢复了冷静,他从对方身上看到的不仅仅是无礼,还有大派弟子特有的傲慢。再看到青年发声后牛老板明显舒了一口气,马标心中已有明悟。

    马标深吸一口气,道:“恕我眼拙,阁下面生的很,不知怎么称呼?”

    青年将酒一饮而尽,随手将杯子往桌上一扔,酒杯稳稳落在桌面。

    青年这才慢悠悠道:“鹿一鸣。”

    马标一滞,狐疑道:“可是元武派的鹿一鸣?”

    “正是。”

    酒楼中顿时陷入死寂。

    看热闹的人群,集体朝远离青年的方向退出三步。

    望向青年的目光中,有惊羡,有怀疑,更有畏惧。没有人能想到,这个看起来无比落寞的青年,就是以狠辣嗜杀著名的鹿一鸣?

    小仓界,很多人听过鹿一鸣的事迹。

    不知道鹿一鸣的,至少知道元武派,以及他的师傅、元武掌门薛望川。

    马标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

    他艰难道:“牛老板最近总是过来苦苦相逼,原来是攀上了贵派…”

    青年叹了一口气:“得月楼是我元武派的产业,有些废物迟迟打不开局面,所以我来了。”

    牛老板身体抖了一下,却没敢吭声。

    马标心头一沉,对方毫不避讳地把话挑明,就不会给自己斡旋的余地,可他在东台镇好不容易才创下这份基业,如何肯轻易放手?马标快步走到鹿一鸣桌旁,躬身陪笑道:“鹿公子,马某对元武派心仪已久,顺风楼愿每年向贵派送上贡奉,但求…”

    鹿一鸣目光中充满同情,轻声道:“没商量。”

    马标象失了魂似的,看起来一下子老了几岁。

    尽管没听到最后的对话,但所有人还是能猜个大概,于是大家望向马标的眼神也跟鹿一鸣一样,满是同情。元武派,小仓十大派之一,不是马标这样的商人能惹的…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大堂中响起。

    “老板,我觉得可以接下这份委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